• 確認
  • .
要如何讓罪犯不再犯罪(上):暴力到底能不能解決問題?
雖然我們還有《民法》以及《行政法》等法規,但似乎為數不少的人們相信出動《刑法》來施以刑罰是解決問題的最佳良方,而且「越暴力的越好」,尤其是鞭刑和死刑最廣為受到喜愛跟推崇。對這種人而言,大象無論再怎樣大,再怎樣複雜都無所謂,殺死牠就對了。
2018/05/15 | flyingV
流浪在凱道上的愛人同志:巴奈與那布
巴奈在兩年前曾是總統就職典禮上的演出嘉賓,現在卻選擇在距離幾百公尺不到的地方抗爭⋯問她這段時間最辛苦的事情是什麼?「最辛苦的就是『裝睡的人,你怎麼叫都叫不醒』」巴奈想了一下說。
2018/06/28 | 精選書摘
ㄧ位心理學家的療癒書寫:以愛或正義為名的國家暴力不會手軟
每場運動,都在考驗政府與社會大眾對多元價值的容忍度,在平衡社會偏執的方向,社會運動若能和平落幕,彼此協調退讓,台灣的民主自由基礎將更扎實,若以流血暴力收場,社會的開放會大幅度倒退。
獨裁者與他們的祕密警察:國家強制機構與暴力行為的比較分析
"Dictators and Their Secret Police"一書探討威權政體裡面一個重要的機制,也就是拿來鎮壓反對勢力的強制機構組織設計原因,以及其帶來的暴力行為影響。
2017/03/01 | 讀者投書
二二八的詮釋史觀:哪一種人性是你想攫取的?
面對228事件,史觀下的詮釋,是否隱藏著將國家暴力化身為國家合法統治權的行使?是值得我們深深思考的問題。但這並不是說史學是一門各說各話沒有專業的學門,而是要去表達,哪一種人性是你想攫取的?
2016/06/17 | 燧火評論
「危害國家安全」的《星國戀》,一部主打舐犢深情與遺憾的新加坡流亡敘事
新加坡政府禁映這樣一部不刻意突出政治成分的人權紀錄片,卻使國人跨越禁令的疆界去滿足好奇心的舉動,變相地為原來受限於小眾的傳播形式,進行了「國家級」的宣傳。
2016/05/12 | 精選轉載
鄭捷「伏法」後,這個國家第三次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恐懼
我們只是希望在確定死刑判決的過程中,能夠程序上更謹慎、更小心,還有更注意被告為自己發言與辯護的權力。但諷刺的是,越具爭議性的案件,程序的瑕疵似乎也越多,謝依涵是如此,鄭捷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