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9 | 林慎
警權立論:一些觀察及分析(一)
今次抗爭是社會運動、純粹發洩的騷亂,還是顏色革命?對法律訂明的權力架構不滿,上至特首,下至警員,大家接受在現行框架下有修復的餘地嗎?雙方武裝及武力的程度應以哪裡為界?以上問題本質可粗略化為:「現況為何及如何不能接受?」,並進一步討論。
2019/08/29 | 讀者投書
「國家機器」可不是鬧著玩的:數位老大哥的三個秘密
「國家機器」這個名詞,在台灣常被喊成有如一擦就掉的政治口水,但若深探其脈絡,應該時時刻刻把這威脅放在心裡,保持警惕,讓它永遠不會在我們身邊出現。
在別人的車上裝設GPS追蹤器,究竟會犯什麼罪?
現階段司法實務對於GPS追蹤器的使用,仍認為將對於個人隱私權構成侵害,故在實施偵查或私人蒐證階段上,仍存有著違法的風險。
2019/08/19 | 王老吾
張善政與韓國瑜的整合,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身為馬政府施政滿意度最高的閣揆,選戰早期的張善政仍然很少口出惡言,但隨著戰局改變,他卻開始批林飛帆、要求蔡英文「對媽祖發誓」,但或許,這些話是講給韓國瑜聽的。
2018/12/19 | 波昂刺刺
《新橋戀人》:逃離理性的殘缺愛戀
依循李歐卡霍設定的命題:「自由」,導演運用巴黎建城200周年施放的絢爛煙花去點綴主角愛情,這大概正是《新橋戀人》如夢似幻的迷人所在吧。表面觀眾耽溺角色的浪漫愛戀,實際上觀眾期盼的是逃離理性束縛的道德規訓。
2018/12/19 | 波昂刺刺
《新橋戀人》:逃離理性的殘缺愛戀

依循李歐卡霍設定的命題:「自由」,導演運用巴黎建城200周年施放的絢爛煙花去點綴主角愛情,這大概正是《新橋戀人》如夢似幻的迷人所在吧。表面觀眾耽溺角色的浪漫愛戀,實際上觀眾期盼的是逃離理性束縛的道德規訓。
2018/07/23 | 精選書摘
西蒙韋伊《壓迫與自由》:論馬克思主義的矛盾
在馬克思的分析方法和他的結論之間,存在著某種顯見而刺眼的矛盾。這並不令人意外:他在找出方法前,就先得出了結論。馬克思主義作為一種科學的要求因而顯得相當可笑。
2018/05/30 | 精選書摘
韓國小說《少數意見》:一部關於「真相,以國家之名被扭曲」的故事
這本書曾被改編為同名的電影,相較於電影所傳達「每個人的意見或正義,都有可能只是少數意見或少數正義」的意旨,我更熱愛原著。因為它讓讀者看到許多法庭攻防的情節,讓我們意識到自己隨時在面對良心與本能的戰爭,更讓我們重新深思什麼才是法律正義。
學生運動和社會變革間的關係,是我們必須持續思考的重要問題
隨著時代的演進,學生運動已經不見得一定要與民族主義或政治抗議行動掛勾。很大的程度上,與其問說:學生運動為何發生?不如問說:學生會對哪些問題產生了基於良知的熱情,從而願意投入去讓運動發生,從而達成「創造社會」的目的。
從一場遊行,想想「權力」的濫用和「威權」的復辟
「權力」和「威權」緊密相關,由2017年底的幾個事件,政府應該警醒自身對權力的濫用,以免再度復為另一部威權的機器。
2017/11/03 | 精選書摘
俄國革命一百週年:再談無產階級革命中的蘇維埃和黨
我們經常跟著列寧複誦馬克思的話:起義是一門藝術。然而,若未能以近年來累積的豐厚經驗為基礎,研究內戰的藝術的重要元素,藉此補充馬克思的說法,這句話就成了空談。
2017/11/02 | 精選書摘
俄國革命一百週年:再談無產階級革命中的蘇維埃和黨
我們經常跟著列寧複誦馬克思的話:起義是一門藝術。然而,若未能以近年來累積的豐厚經驗為基礎,研究內戰的藝術的重要元素,藉此補充馬克思的說法,這句話就成了空談。
2016/09/27 | 王萬睿
數位不回頭:簡評CNEX影展「數碼黑社會」單元
資訊就是力量。但它如同所有權利,許多人只想將之據為己有,分享並非不道德,而是道德的迫切使命。我們要奪回資訊,無論它們被儲存在何處,我們都要拷貝一份,與世界分享。
2016/09/15 | 精選轉載
台電幫俘虜政府,不是只想保住鐵飯碗而已,而是有真金白銀在裡面
台電的歷史,正是壟斷國營事業,俘虜原委會、經濟部和全國人民,並讓台電幫自肥的一頁血淚史。了解台電的問題,就了解台灣經濟問題的一大半了。
少年殺人了,而楊德昌卻感覺每個人都是兇手:談《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白色恐怖成為被視為特權階級的外省族群難以言說難以被理解的歷史創痛,直到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完整呈現外省族群的特殊處境與多樣面貌,才解構「外省人=殖民者」的刻板印象。
2016/04/26 | 當今大馬
為何獅城人如此不安?拆解新加坡建國神話背後的「危機」論述
只有開啟多元、深刻的討論,重新審視李光耀的思想及治國理念,新加坡才能夠從強勢政府的陰影中走出來,才得以探討:為何會國會有了更強大的反對黨,經濟就不能發展?為什麼沒有菁英的統治,就找不到未來?
2016/04/26 | 當今大馬
為何獅城人如此不安?拆解新加坡建國神話背後的「危機」論述
只有開啟多元、深刻的討論,重新審視李光耀的思想及治國理念,新加坡才能夠從強勢政府的陰影中走出來,才得以探討:為何會國會有了更強大的反對黨,經濟就不能發展?為什麼沒有菁英的統治,就找不到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