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2/14 | 余杰

讀楊小娜《綠島》:虛構的小說,反而是敘述台灣威權史最正確的方式

獨裁體制最可怕的地方就是讓受害者及其家人終身為囚徒。二二八不是一天,六四也不是一天,它們是每一天,每一年,貫穿生命中所有的日子。

2020/11/13 | 精選書摘

《奈及利亞史》:受西式教育的新一代奈及利亞人,催生反抗殖民的國家主義運動

在奈及利亞,國家主義者的活動核心,就是殖民政府的中心──拉哥斯,而拉哥斯也是大部分受西式教育之奈人的集中所在地。

2020/10/09 | 許劍虹(Samuel Hui)

資深榮民究竟認同哪一國? 從陳廷寵將軍的「我是中國人」談起

如果把時空背景置換回到陳廷寵將軍擔任陸軍總司令的年代,台灣幾乎人人都以「中國人」自稱,他本人也出生在1931年的中國大陸,會有這樣的認同沒有問題。筆者身為中華民國派,認為比較值得思考的地方是他所指的「中國」是哪一個中國?

2020/09/16 | 劉威良

德國文件的國籍選項經常沒有「台灣」,我該據理力爭嗎?

每次在德國填寫國籍的經驗中,都必須和辦事員據理力爭,跟他們說明把我的國籍填上中國是不對的,但是其他國籍的選項經常是沒有台灣。每次我都要猶豫,是否該為自己的身分而與對方爭辯自己不是中國人?

2020/09/14 | 傅紀鋼

討論是否接收香港政治難民時,根本上無法迴避「統獨問題」

對於鐘聖雄談香港政治難民的臉書文,許多藍綠陣營都借題發揮。而正如鐘聖雄在文中所述:「這個『不能講』背後有很多考量,最關鍵的當然是中台政治問題。」台灣要不要接受香港政治難民?這跟國家認同和統獨議題有關。

2020/02/16 | 護台胖犬 劉仕傑

「自己的選擇自己承擔」的正面意義,就是讓「中華民國國籍」再次強勢

台灣的國家性經過這次事件被強化,也讓「中華民國國籍」成為處理這起兩岸互動爭議的決定性因素,且我方掌握主動發球權,非常具有歷史意義。

2019/04/03 | 讀者投書

從《萬葉集》選出「令和」是去中國化嗎?日本給台灣的「脫中」啟示

在日媒報導中,「漢字文化圈」、「跨越國境」、「日本古典」等關鍵字眼屢屢出現,也許可以稍微一窺日本人較為廣闊的看法。文化本就沒有明確界線,但如何從舊有文化中,重新詮釋或創造出新的意義,認識「我們是誰」,才是有趣的觀察。

2019/03/24 | 讀者投書

歐陽娜娜是不是台獨?「大祖國」時代的文革式批鬥

尤其歐陽娜娜一家,在台灣也是在國民黨工作的外省族群,就文化意識及血緣上比起許多人更為「中華傳統」,甚至要說中國人也不為過,然而中國網民卻連這樣的在文化以及血統上親近中國人的「台灣人」都不放過,這不是批鬥是什麼?

2018/11/21 | TIME

美國人為何逐漸喪失國家認同?

美國民族主義者曾經也是用這樣的方式來看待自己的國家:不是用種族,也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一個共享傳統與相互忠誠的多元種族社會。

2018/11/16 | TIME

美國人為何逐漸喪失國家認同?

美國民族主義者曾經也是用這樣的方式來看待自己的國家:不是用種族,也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一個共享傳統與相互忠誠的多元種族社會。

2018/11/09 | 《思想坦克》

只會怪台灣不如南韓?《聯合報》自己要先有長進

沒去細看南韓發展的細節及政治文化的連結,只會胡亂責怪意識形態作祟造成發展停滯,凸顯這15年來,自己也毫無成長,就不要抱怨台灣落後南韓。

2018/10/22 | 何中尉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二):我們寫的東西,台北不看,北京會看 

中共授權他們的心戰部門去攻擊臺灣,臺灣卻不授權給我們的心戰部門去反擊中共。人家已經侵門踏戶,把我們掃射得血肉橫飛了,我們卻還沒從長官那裡獲得對敵開火許可。

2018/08/29 | 多維TW

面對「祖國的召喚」,星馬華人是如何看待「中華民族」的認同?

《紐約時報》報導稱,一個崛起的中國,可能會把新加坡華人在文化上對中國的現有親近感轉化成對「祖國」的忠誠,從而破壞精心安排的平衡。

2018/07/16 | 精選書摘

〈命運的洋娃娃〉小說中,台韓友誼與「祖國」認同的轉移

蕭金堆的小說〈命運的洋娃娃〉,相當寫實地描寫了台灣青年志願兵的心理狀態和志願動機,因此,在戰場上或終戰後面臨國家認同的問題,這篇小說都具有高度的參考價值。對經歷過被殖民經驗的台灣人來說,這些問題乃切身的歷史課題。

2018/05/14 | 林艾德

外省人世代追尋的「美麗中國」早已不復存在,這才是他們痛苦的來源

跟土地失去連結、對族群沒有認同的人是不可能快樂的,無論哲學或是心理學都得出過一樣的結論。「建國」從來不只是一個經濟上或外交上的問題,而是更實際地與我們每個人的「快樂」息息相關。

2018/04/12 | GeogDaily地理眼

北京腔國語以外的台灣:身為外省第三代的國家認同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國家認同的歷程,無論你是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台灣人、原住民、新住民,或是那些生下來就以台灣稱呼自己的世代,我們能夠從頭說出一遍自己的國家認同如何走到此,我想那都是屬於這塊土地上重要的故事。

2018/03/27 | 吳馨恩(壞情感)

從民族主義出發的認同一定是保守右翼嗎?

回到國族/民族議題上,即使國族/民族認同建立國族/民族主義之上又如何?我們不是活在無國族/民族的烏托邦,也不是所有台灣人的國族/民族認同都是保守右翼的意識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