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6 | TIME
美國人為何逐漸喪失國家認同?
美國民族主義者曾經也是用這樣的方式來看待自己的國家:不是用種族,也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一個共享傳統與相互忠誠的多元種族社會。
只會怪台灣不如南韓?《聯合報》自己要先有長進
沒去細看南韓發展的細節及政治文化的連結,只會胡亂責怪意識形態作祟造成發展停滯,凸顯這15年來,自己也毫無成長,就不要抱怨台灣落後南韓。
2018/10/22 | 何中尉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二):我們寫的東西,台北不看,北京會看 
中共授權他們的心戰部門去攻擊臺灣,臺灣卻不授權給我們的心戰部門去反擊中共。人家已經侵門踏戶,把我們掃射得血肉橫飛了,我們卻還沒從長官那裡獲得對敵開火許可。
2018/07/16 | 精選書摘
〈命運的洋娃娃〉小說中,台韓友誼與「祖國」認同的轉移
蕭金堆的小說〈命運的洋娃娃〉,相當寫實地描寫了台灣青年志願兵的心理狀態和志願動機,因此,在戰場上或終戰後面臨國家認同的問題,這篇小說都具有高度的參考價值。對經歷過被殖民經驗的台灣人來說,這些問題乃切身的歷史課題。
2018/05/14 | 林艾德
外省人世代追尋的「美麗中國」早已不復存在,這才是他們痛苦的來源
跟土地失去連結、對族群沒有認同的人是不可能快樂的,無論哲學或是心理學都得出過一樣的結論。「建國」從來不只是一個經濟上或外交上的問題,而是更實際地與我們每個人的「快樂」息息相關。
北京腔國語以外的台灣:身為外省第三代的國家認同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國家認同的歷程,無論你是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台灣人、原住民、新住民,或是那些生下來就以台灣稱呼自己的世代,我們能夠從頭說出一遍自己的國家認同如何走到此,我想那都是屬於這塊土地上重要的故事。
從民族主義出發的認同一定是保守右翼嗎?
回到國族/民族議題上,即使國族/民族認同建立國族/民族主義之上又如何?我們不是活在無國族/民族的烏托邦,也不是所有台灣人的國族/民族認同都是保守右翼的意識形態。
2018/01/15 | 讀者投書
亞特蘭大元旦升旗見聞:某種對於「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確認
2014年三一八運動之後,許多人重提公民民族主義,取代傳統上以血緣、語言、歷史為認同因此互斥衝突的族裔民族主義。此方法在年輕民主世代或許有機會實現,但背後不同世代和族群的糾葛可能沒有辦法輕易化解──而時間不在台灣這邊。
2017/10/12 | 假圖天國
從文化台獨到台獨文化(上):建立台灣核心文化論述,比消滅中華民國更有效
以文化台獨建立新的國家認同,這才是獨派現階段最應該要努力的目標。不以激烈手段攻擊中華民國,並不代表你就是認同中華民國。這樣才能接納目前不會特別厭惡這個國號,或明白目前更改國號有困難,但也拒絕統一的「天然獨」們。
2017/10/06 | Lo
獨立公投之路——你的國家叫什麼名字?
並非每一場公投都能達成「獨立」的目標,即使成功獨立也不見得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多數承認。造成這樣的結果,其實與經濟、認同和外國影響等三個因素有關。
2017/09/09 | eoiss
台灣統派結構性崩潰後,誰可以承接這股新興「天然獨」力量?
既然統派結構已經崩潰,那麼,其他自認獨派的,應該怎麼去收割這些還沒完全確定的民意比較好?歷史告訴我們,砸錢砸人興辦教育、開辦文化跟媒體各種組織,進入體制改革。先用大家聽得懂的話,講一般人都可以接受的改變。
2017/07/07 | 精選書摘
旅遊文化提升了「身為日本人」的共性,對於國家認同的形成具有重要意義
截至十八世紀早期,旅行已經成為全國性的熱潮,每年當春天的溫暖灑遍大地時,數百萬的日本人便開始出遊。客棧、飯館、茶室的星羅棋佈,提供指南服務的驛站的增多,以及高度完備的交通體系的發展,刺激了娛樂性旅遊的發展。
2017/06/25 | 精選轉載
當一個社會對人文學科有需求、卻又給予這個領域的工作者非常低的待遇
如果我們有一個好的歷史教育,也許台灣的外交處境會依舊艱難,但我們必然會擁有更多。
「誰是華人?」來自中國、台灣、香港三地到澳洲的移工這麼想
這篇文章的出發點,就是想了解「華人」一詞如何被使用(或濫用),以及不同群體如何看待自身以及其他群體。
2016/08/29 | The Glocal
緬甸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問題──以果敢族為例(中)
與中國漢民族為同一民族共同體的果敢族,在其內心深處無法忘卻對以漢族為主體民族的中國記憶,以至於「大多數果敢人內心的祖國仍然是中國」。
2016/08/27 | The Glocal
緬甸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問題──以果敢族為例(上)
果敢族是緬甸一個較為特殊的少數民族,在民族的歷史發展上,他們與中國漢民族具有相同的血脈關係;在地理分佈上,他們與中國毗鄰而居。而果敢族長期游離於緬甸政權之外的政治現實,撕裂了果敢族與緬甸主流社會間聯繫的紐帶。
2016/08/13 | TJ
如果一個國家只講「相忍為國」,那就別問我「能為國家做什麼」
拿掉族群國共等等的情感因素後,政府提供給我們哪些東西,讓我們願意捍衛我們的國家?如果我們留在這裡的原因就只因為出生在這裡,當不了曹興誠、吳珈慶或是謝淑薇讓人捧著錢來轉籍,這樣子的「愛國情操」是很可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