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07 | 陳平浩
【影片修復與再現】時光台灣 (下):政治(不)正確
「時光台灣」的檔案影片,多屬官方新聞片,來自戒嚴時空,必然沾染了白色恐怖黑影、銘刻了國家暴力痕跡⋯⋯新世代導演重新剪接阡插舊影片,即是透過檔案活化,讓「去政治化」的影像(與)歷史,得以在此時此刻的影像流變裡「政治(不)正確」。
2019/05/07 | 陳平浩
【影片修復與再現】時光台灣(上):與亡者對話
2018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和國家電影中心合作,讓多位紀錄片導演開啟庫存老影片,從中創造新作⋯⋯舊底片上烙印的昔日影像,進入了當代的鏡頭,似讓當下的影音立時產生了神祕質變,進而擾動了甚至翻新了當代的耳目。
【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大象會跳舞》:無聊的動物,失語凝視
《大象會跳舞》引用自1950年代台影新聞片中的動物園廣告,如獅子跳火圈;猴子被穿衣戴帽,在鐵籠裡騎著單車繞圈,或者穿戴面具;山羊踩著滾動的鐵桶因踩空而折彎腿。鐵籬外,看檯站滿萬頭攢動的人群⋯
【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通過台灣歷史檔案的再創作
2018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首映「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系列的13部影片,公視頻道隨後也陸續播映。這些穿插運用了台灣歷史檔案的再創作,也將於2018下半年「台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開放全台藝文單位申請放映。
在影像流動中學習:全像性的電影學校
法國電影教育的推動起因,約略可回溯至1985年前後,當時,VHS錄影帶已發展為家用格式,戲院受到錄影帶店與民眾觀看模式改變的衝擊,觀影消費大不如前,為維繫生存,戲院業者紛紛主動投入復興電影運動,政府也有意識地自教育著手復興。
2017/01/21 | 放映週報
翻開導演蔡揚名的電影相簿
台語片的那個年代漸漸被新一代的觀眾遺忘,回憶起台語片時代大家像家人一樣的革命情感,那種以誠相待、兩肋插刀的日子,蔡揚名一邊感慨「那樣的日子已經回不去了」,卻也笑著說:「拍電影是非常棒的事情,我們都覺得很快樂。」
以電影貫穿教學科目:專訪樹林國小資優班教師廖宏翊
值得一提的是,孩子們出乎我意料地喜歡《萬花嬉春》,放映時,多數孩子對電影中的音樂稍有印象,也對其中的踢踏舞非常感興趣。
李烈:一直做下去,成果就是你的
我每次被問到這個問題都只有一個答案,就是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很重要,所以說三次。一直做下去,成果就是你的。
舊情再綿綿:台語電影的數位修復與時代回音
台語片以台語為基礎有其時代背景,時代流轉、經典再現,而承襲其本土厘俗風格的「新台語片」(如豬哥亮主演的賀歲片)是否有可能出現另一波類型片高峰?
不該與生活脫節的藝術教育:專訪永和國小音樂教師黃洛琳
由於課堂時間有限,難以擁有足夠時間完整播映一部電影。但黃洛琳會搭配音樂課的主軸,挑選出電影曲目,帶著學生反覆聆聽,並拆解一首曲子,認識其中有著什麼樣的樂器。
每個世代都該培養出自己的人才:專訪電影配樂師柯智豪
這個世代過了就是這個世代的事情,每個世代必須培養出屬於該世代的人,如果沒有,那就掉了一個環節。就只能再往下一個世代找了。
來唱片收藏家陳明章的家挖寶 ——私房收藏的國台語電影主題曲
台語片沒落,國語片興起,然而音樂與電影曾如此合作無間。電影主題曲畢竟為一時宣傳,隨著電影落畫,幾無再版可能,數量稀少,更顯難得。
召喚歲月塵埋的記憶-專訪《尼羅河女兒》攝影師陳懷恩
我想起當年獨特的都市色彩,更有感於現在地景的遞嬗。後來國家電影中心提供機會進行修復,便和那次觀影經驗銜接起來,更能進入修復該片的情緒心態當中。
2016/02/15 | 陳 德齡
獨立製片生存指南(六):一個在體制內的嘗試:讓我們一起認識電影吧
我不是教育工作者,但作為以台灣電影資產保存為使命的電影工作者,我們深知電影的土壤是教育,是觀眾多元品味培養,是讓人產生疑問的路徑,不論對生命、個人、或社會提問,其開創的視野造就一個國家的歷史風格。
2016/02/12 | 鄭 博名
獨立製片生存指南(三):扶植國片沒土壤 台灣文化政策都是空談?
「政府要蓋國家電影中心已經說了二十幾年,從有錢講到沒錢,就算改朝換代,如果結構性問題沒有解決,新官上任又想要有一番作為,往往會讓許多足以延續的政策中斷。」
2014/07/29 | 羊正鈺
國家電影中心成立 侯孝賢:從小接觸好電影 長大會很不同
導演王童表示,50年前就期盼成立國家級的電影中心,「很高興心中的夢想,今天終於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