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11 | 陳睿穎
修復了影像,然後呢?從台語片字幕談語言的修復
退潮後就知道誰沒穿褲子,如果真的沒有中譯字幕,你我理解台語的能力將面臨嚴峻的考驗。台語片的類型非常多樣,即使用的都是同一種語言,仍需要「翻譯」團隊像考古一樣把每一個字追究清楚。
影像資產大遷徙:中國電影製片廠的悲歡歲月
中國電影製片廠自1933年創立後,歷經剿匪、抗日戰爭,在兵馬倥傯的背景下,經歷顛沛流離、隨戰隨拍的建廠、電影攝製工作。這一段自中國遷移至台灣的過程,以及長年拍攝的電影作品,都是中國、台灣電影史的重要標誌。
電影復興基地:北投有個中國電影製片廠
國影中心帶觀眾回顧這段電影史,以視覺重建現已拆除泰半的廠區館舍,一窺當年士官兵們是如何分工和完成一部影片的拍攝。
2017/07/28 | 放映週報
提供選擇,看見自由:專訪香港「社區院線」創辦人張景暉
「社區院線」開辦不到一年,獲得廣泛創作者、觀眾等支持,規模漸漸形成已,也培養了一些不同於院線和影展的觀眾群,究竟他們是怎麼在有限的人力、時間與資金之下辦到的呢?
暗室光影的守護者:專訪國影中心放映師
數位放映在2012年、2013年時大肆崛起並取代膠卷放映,許多放映師因此失業,卻未受到電影院業者應當的尊重,傳統放映師在數位的浪潮襲擊下成為時代的犧牲者。
電影編劇的本事:編劇家蔡國榮談劇本創作來時路
我們邀請到了中華編劇學會理事長蔡國榮,來為我們回顧他所經歷過或聽聞過的電影編劇歷史,細數明星因好的劇本而閃耀的掌故,講述一個編劇家要說好一個故事有多少個出發點,藉以展望往後有志於編劇的朋友的各種說故事的可能,就讓我們一同走入電影編劇家的創作世界吧!
以電影貫穿教學科目:專訪樹林國小資優班教師廖宏翊
值得一提的是,孩子們出乎我意料地喜歡《萬花嬉春》,放映時,多數孩子對電影中的音樂稍有印象,也對其中的踢踏舞非常感興趣。
是賭注也是挑戰:專訪台北電影節策展人郭敏容
策展是一種權力,話語權、選擇權,在這個權力位置上,我常覺得焦慮、自我懷疑,更恐懼-恐懼自己習慣或喜歡上這個權力。
台語片失蹤事件簿(下):王寶釧苦守寒窯18年 陳年懸案終破迷霧
台語片離奇失蹤案仍未完全解開,搶救與保存台灣電影的故事未完待續。唯有這個搜查行動本身也被傳承下去,回憶才會停止失散,故事才得以流傳。
台北影業膠片沖印設備拆遷記事
儘管膠卷在放映端的應用日趨式微,但膠卷仍是目前被世上公認,最能長久保存電影的典藏媒材。保存膠片沖印設備與技術,事關影像的再生技術,讓未來與過去兩造得以暢通的溝通媒介。
每個世代都該培養出自己的人才:專訪電影配樂師柯智豪
這個世代過了就是這個世代的事情,每個世代必須培養出屬於該世代的人,如果沒有,那就掉了一個環節。就只能再往下一個世代找了。
老電影修復職人與他們的大玩具
就算是現在,膠卷依舊能夠呈現出比數位更多元的色階,同時我們也別忘了,膠卷是目前唯一能夠完整保持電影畫質的方法,我們無法知道數位資訊能否延續,但膠卷可以,只要我們妥善的保管與照顧。-馬丁•史柯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