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

國語可以是指:

《國語》:春秋時期左丘明所撰,為一部中國分國紀事之古代經典史書。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3/02/07 | 方格子vocus

112學測是混合題登場的第二年,看似沒有範圍的國文科到底該怎麼準備?

112學測是混合題登場的第二年,在108課綱改革的浪潮下,素養導向的評量成為趨勢,而看似沒有範圍的國文試題,細究仍有規律可循,選文多從課文延伸,只要平日認真上課,並且從中培養閱讀各類文本的能力,相信考前無須花太多時間準備,亦不用死背太多知識,便可在國文這科上取得不錯的成績,以下提供給要考學測的高中生幾點建議。

2023/01/14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112學測國文考題跨領域《獅子王》、木星合土星入題,少見題材「籌海議」成難題之一

俄烏戰爭持續,台海議題也備受社會關注,112學年度學測國語文綜合能力測驗選用清末洪繻的「籌海議」,分析台灣攻守情勢,適合在何處誘敵深入等,解題老師認為是少見的題材,是今年的難題之一。

2022/12/04 | 方格子vocus

身為國文老師,我們不應該只回答學生「因為大考要考,所以你必須學國文」

學國文到底有什麼用?我們念那麼多古文要做什麼?隨著越來越多頂大的二類組科系不採計國文,大一國文到底該不該廢除,關於國文是否為廢科的討論越來越熱烈。身為國文老師,我們不應該只回答學生「因為大考要考,所以你必須學國文。」而要談如何改變之前,應該要先確認的是「我們到底想透過國文教育帶給孩子什麼,是對他的人生真正有幫助的?」

2022/11/16 | 彭振宣

如果社會需要多元又偏門的「怪傑」,那大學可不可以採計國文成績一下下就好?

「國文」作為唯一可以靠短時間衝刺拚起來的主科,在補習界應該早就是人盡皆知的秘密。而國文之所以可以這樣搞,原因跟國文教育無關,而是跟國文考試有關。

2022/11/10 | 李芯

頂大入學越來越不採計國文,學者談「文言文到底有沒有用」

徐國能表示,大家有時把「文言文到底有沒有用」的爭議看得太過簡單,當成古今語言的差異,「我們看到的是裡面的一些思想、文化情境跟人性道德的部分,這部分可以透過經典轉譯,保留在文化裡面。」

2022/11/10 | 李芯

台師大調查:75%民眾自評國語文能力程度好,21.4%對求學階段國文課印象不好

年輕人相對其他年齡層來看,自評國語文程度好的比例較高。對此,師大國文系教授徐國能認為,這個年齡層的民眾覺得自己程度好,或許是指能夠自在運用各種語言工具,包含網路、口語,上一代則比較重視閱讀,或者可以不假思索地寫出許多內容。

TNL+ 2022/11/08 | 謝達文

頂大二類組科系不採計國文引發論戰:以英格蘭和柏林為例,參考他們是如何「教國文」

在國文科的重要性又被拿出來討論的時候,我們可以參考其他國家的「國文課綱」,去思考國文教育到底要達到什麼?選文一定要限縮在特定幾篇文章嗎?語文教育跟文學教育,有什麼差異,又有什麼重合的地方?

2022/03/27 | 讀者投書

「年輕人不應把青春浪費在古文上」?我們來看看英國中學教育和考試有多少「古文」

從2015年開始,英國高中畢業會考英語文學的考試包括至少一部莎士比亞的戲劇、至少一部19世紀的小說、從1789年以來的詩歌作品,以及從1914年以來英國小說或是戲劇,這難道是叫做「封建」與「造神」?

2022/03/12 | 魯汶的袋熊先生

討論大學國文必修該不該廢除,先想想「學習語言」的意義是什麼?

到底大學應不應該要有國文必修呢?讀古文到底有什麼好處?不讀會不會「靈魂枯竭」?你一定也聽過這些討論,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或許該從「學習語言是為了什麼」來開始推論......

2022/01/20 | 方格子vocus

學測國文作文「感性題」該怎麼寫?五分鐘一次掌握寫作技巧

大考考古題與研究試卷的趨勢,為常常測驗具體事物與抽象意義的連結(不論選擇或是作文)。選擇題中測驗學生是否有能力解讀,作文中則反過來要你用類似方式寫作。尤其在感性題裡頭,這樣的方式最為大宗。

2022/01/05 | 魯汶的袋熊先生

討論「要不要教文言文」之前,你可曾發現課本上都沒有「負面」的詩詞歌賦?

並不是古文不該讀,而是別把古文當聖經,因為古文有自己的時代氣質,更有自己的時代侷限,因此我們不應該讓那些詩書禮樂來同化我們,而是讓我們去同化它們。我們不該忘記曾經有人用這種形式、這種意象、這種文法去寫一種心情,它們,更應該是我們靈感的來源。

2022/01/02 | 方格子vocus

花時間寫歷屆學測國文考古題有必要嗎?我認為要,而且這是很實用的教學素材

常有許多人覺得「國文又不會考一樣的題目跟文章」,花時間寫歷屆題真的有必要嗎?諸如此類的困惑常常有學生問起,對此,或許可試著從以下幾個角度來思考。

2021/08/01 | 方格子vocus

新課綱:素養導向,國語文教什麼?

事實上,國文課的注釋、國學常識、時代背景以及讀懂所有字句等,並沒有不教,只是不再視為教學中「最重要的一環」。新課綱趨勢下,素養教學依然會需要這些背景知識,只是退到輔助的位置——學生了解這些資訊是為了更進一步組織思考,看見更深的東西。

2021/06/26 | 方格子vocus

台大學生會提案廢除「大一國文必修」,背後仍是「寫作課 vs. 文學課」之爭

教育改變不在一朝一夕,若真要教寫作,需要整個系統的資源配套,以及投入教材研發,但藉著這次討論,也許可以讓我們不再只是被動地接收,而重新思考國文教育的目的。

2021/01/23 | TNL 編輯

學測數學近5年最難,國文作文出現電影《王牌冤家》和柯裕棻〈冰箱〉

由於去年題目較簡單,高達1.4萬人滿級分創紀錄,被抨擊缺乏鑑別度後大考中心主任張茂桂因而自請下台。

2020/12/30 | 讀者投書

從〈燭之武退秦師〉一窺兩千多年前春秋戰國時期古人如何進行談判

若是對於當時的時空背景進行想像,便可發覺,談判技巧在戰爭頻繁的春秋戰國時期,確實有其存在的必要。放眼當代,在全球化的時代下,各國政府、各跨國企業為尋求自身利益,談判、說服的情形或許也天天在你我周遭上演。

2020/07/15 | 精選書摘

《青春散文選》編者序:在閱讀文學的過程中,我們抵達了人類總體經驗與命運的總合

在閱讀文學作品的過程中,我們突破了作為一個現實的人的侷限性,抵達了人類總體經驗與命運的總合。這也就是文學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