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9/08 | 厭世哲學家
先不討論文言白話,為什麼國文課本都是失敗者的牢騷?
我們為什麼不選一些成功者的文章?我們為什麼不教學生讀巴菲特傳記?因為「成功」容易讓人迷失自我,讓人以為只要成為一個世俗價值觀中所謂「成功」的人,努力達到這個目標,他的人生任務就完成了、圓滿了。但真的是這樣嗎?
2017/09/07 | 羊正鈺
「過去多是漢人、男性、異性戀文學史」上百位作家連署減少文言文
朱宥勳認為,「台灣國文教育最荒謬的地方,就是一個學生就算認真地唸了六年國文課,他走進書店裡面,卻幾乎一個作家都不認識。」
教師同行們,不要為了1%的學生,硬拖著99%的學生一起陪葬
現行的國文教育,是沒有達到目的的,因為連目的是什麼都含混不清,更別說是手段。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繼承道統?那只是極端少數人。絕大部分學生並不需要也不想要,終其一生更是完全不會用到。那你花那麼多時間要學生死背硬記幹嘛?
2017/08/29 | 精選轉載
國民義務教育並非菁英教育,中學國文也不是中文系先修班
我並不認為在教材中增加白話文比例會使學生語文能力退化,甚至如某些人恐懼的文化斷根。我相信,學生若在貼近生活經驗、日常語言的白話文中,習得能力、取得自信、培養出長期閱讀的習慣,他自然就會去挑戰更豐富、更深難的文本。
2017/08/29 | 精選轉載
管他文言文還是白話文,語文教育最重要的是「同情共感」
在文學與現實生活情感連結中最強的,就是小說與戲曲。但可惜,古代小說與傳統戲曲,根本進入不了「文言文最高」的討論視野裡。金瓶梅全本、紅樓夢前半,戲曲劇本,都有太多太多即使是現代人都似曾相識的情緒悲喜。
2017/04/27 | 厭世哲學家
國文教育改革不在於啟發學生自己找答案,而是問一個真正的問題
國文老師能做的就是引導,而且要好好地引導,從提出問題、釐清問題開始,教學生應該怎麼問出一個真正的問題,如何精確描述這個問題,證明這個問題確實是一個成立的問題。然後才是指引他們如何動手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