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3/01 | 讀者投書

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小人:劉禹錫〈陋室銘〉原來是篇激怒文?

若我們考慮到文本的寫作脈絡,將〈陋室銘〉一文可能存在的寫作背景拉出來一起看,或許可以有不一樣的思考。如果作者果真是在人際應對失當下,遭致「陋室」的後果,卻只是強調「斯是陋室,唯吾德馨」,而不去調整自己的人際相處模式,即使時機來到,真能有所作為嗎?

2021/02/07 | 讀者投書

白居易〈慈烏夜啼〉不符合新課綱精神,別以教育之名洗腦學生

白居易〈慈烏夜啼〉一詩,旨在奉勸世人及時行孝,立意良善,但卻利用了吳起做為負面實例,只陳述了來龍去脈之中的「部分事實」,讓讀者無法理解「母歿喪不臨」的背後,其實是隱藏了一言難盡的掙扎與權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