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5/12/16 | queerology

若說愛滋條例是惡法,那社會除了嚷嚷「它是惡法」外,還能如何翻轉它?

社群廢除本條最大的障礙,正是社群抗拒認識本條法律與背後的制度;若僅僅指稱本條是惡法,僅僅指點著背後支撐的法之暴力,其實並不足以使自己逸脫於這暴力所宰制的範圍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