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如何讓不懂法律的「國民法官」也能有效參與判案?
讓國民成為法官,與職業法官一同審訊判案,目的在豐富法院判斷的視角與內涵,讓更多元的觀點進入法庭。但若要讓制度發揮作用,必須讓國民法官具備一定的知識基礎,讓他們能問對問題,切中案件要點,針對核心進行判斷。那這些教育該如何進行?
海苔熊:國民法官真的靠譜嗎?從心理學角度談國民法官
我們都喜歡聽故事,對這些素人國民法官來說,當案情故事繼續進展下去的時候,會不會有意無意地將判決導向我們偏好的故事走向?什麼是我們「偏好的故事」呢?
想實踐公正廉明與鄉民正義?先來算當到國民法官的機率
我們真的有機會坐在法官席上,聽著兩造雙方的意見,檢視證據與法理,然後做出定人生死、奪人自由的判斷嗎?國民法官制度到底與我們有多近?我們可以先從目前已經發布的草案中,來估算看看我們能當到國民法官的機率。
接到國民法官通知的注意事項:權利、義務、何時能夠拒絕?
如果有一天,我們打開信箱看到一張「候選國民法官」通知書,後續應該要做什麼呢?國民法官的權利、義務和注意事項又是什麼?而在哪些情況下,我們有拒絕擔任國民法官的權利?
海苔熊:國民法官會不會被媒體和社會「未審先判」的氛圍所影響?
我們的大腦其實不是那麼靠譜,在國民法官的草案通過後,我們有可能變成一日法官,你能確保自己眼睛所看到的資訊、開庭之前媒體所揭露的訊息(當然包括目擊證人的證詞), 不會影響到你的判決嗎?本文將介紹六大影響判決的因素。
國民法官制度:國民參與審判之源起與流變
被當作國民法官制度參考基底的日、韓兩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在其國內試行後,個別有什麼樣的狀況?本文將從司法官體系的僵化開始談起,試著一一回答上述問題,期望能有助於大家更了解這個制度的源起與流變。
國民法官制度:當國民實際參與審判程序,能增進對司法的信任嗎?
對於一般民眾而言,由於司法程序太過於遙遠,若不能親自參與,僅透過傳播媒體單向傳述,容易造成對司法的誤解,而透過裁判員制度的實施,使人民親自參與司法,能理解法官裁判的艱難,也能促進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
2018/03/15 | 法操FOLLAW
法官性騷擾為什麼從免職變罰款?職務法庭又是什麼?
日前職務法庭作出陳鴻斌懲戒案件的判決,引起各界譁然。經過再審後,職務法庭判決最高罰款金額一年的月俸,約200餘萬元。為此判決,其中一名陪席法官謝靜慧憤而辭去職務法庭法官一職!究竟為什麼會從免職變成罰款呢?職務法庭是什麼?
陪審團場景將成真?「國民法官」成司法改革關鍵一環
經過國會全面改選及總統直選,台灣人的立法權和行政權已經完成民主轉型,政府目前推動的司法改革中,還沒完全達成共識的「國民法官」就是扭轉民眾對司法信任的關鍵。
2017/12/05 | 法操FOLLAW
「國民法官」是實質審理,還是橡皮圖章?
我國目前推行的「國民法官」並不是這樣的制度,反而比較接近日本的「裁判員」制度。依照目前的草案,只要年滿23歲且非排除適用的對象的話,就有機會參與司法審判。檢辯雙方會從被通知報到的國民之中,挑選出6位國民法官,及數位備位國民法官。這6人將在接下來的程序中,與法官一起對案件進行事實認定及裁罰、量刑,比美國陪審員的職掌範圍更大。
2017/12/01 | 李修慧
年滿23歲就可以當「國民法官」,到底是陪審辦案還是找人民背書?
一名不願具名的檢察官則說,國民法官依據他們的社會經驗、社會觀感審理案件,倘若碰上「反感」案件,刑度可能會下的比一般法官來的重。
2017/08/19 | 法操FOLLAW
歷經十個多月的「司改國是會議」到底總結了什麼?
長達10小時的司改國是會議總結會議已經落幕,但由於此會議為建議性質,究竟各項決議是否會被落實,仍須視各部門的努力與實踐。
2017/08/17 | 讀者投書
以「人民法治觀念不足」為由反對人民參與審判,這樣合理嗎?
當職業法官的判決與國民法官的判決皆具有司法正義的性質,並且國民法官的裁判基礎不得脫離法律基礎下,所謂「我國人民法治觀念不足」便不會使我國司法正義有所減損,反而更能發現職業法官是否真的是恐龍與法律是否過於老舊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