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4/14 | 新公民議會
恐龍法官跟年齡無關,問題出在極端「考試導向」的台灣法學教育
把年齡視為一切只是逃避問題,法律界必須正視當前的法學教育環境與考選方式,唯有在這兩個方面痛定思痛的改革,台灣才更有可能選出符合期待的法學人才。
2015/09/19 | 北美智權報
「恐龍判決」、「娃娃法官」怎麼解決?或許可參考醫學教育方式
法律和醫療,是少數能夠定人生死的工作,也因此這兩個行業長年吸納了台灣最優秀的人才。但法律教育除了在最後一關的國家考試設下高門檻以外,對於教育內容以及入學門檻通通撒手不管。在台灣醫療品質持續精進的同時,司法品質卻鮮見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心當然也日漸低落了。
2014/12/31 | 羊正鈺
柯市長找秘書》或許該找的不是「一個能存活下來的人」
簡單來說,首長的秘書有這三種... 建議柯市長在一開始對外招募人選的時候,就可以講清楚除了「香蕉」外,他願意開得起多好的「福利」給願意進入市政府為民服務的有志之士。如果柯市長想找的真的是人才,我不認為柯市長找不到。
2014/07/17 | CMoney團隊
砍掉重練的人生:法官助理轉行設計APP,每天追尋自己的熱情才算真的活過
年輕人其實很容易陷在,需要父母、社會認同的迷霧中,不敢走出自己人生。其實,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真誠面對自己,不要害怕轉換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