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藝會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全名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簡稱國藝會)是中華民國政府捐助成立的藝術與文化類財團法人機構。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06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逃跑的人》導演曾文珍:用八年扭轉逃跑移工的「可惡」印象

為了靠得更近,尋找更無人知曉的切入點。曾文珍在拍攝《逃跑的人》6年期間,親自至越南拍攝兩次,只為更加了解移工生活的脈絡,理解他們的家庭文化。

2020/06/07 | TNL特稿

【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計畫】挖掘更多「非人」觀點,觀眾該以何種角色走進生物藝術?

以「生物式敘事物件」重新解構三件MU 2019得獎的作品.並以三個面向:反思、象徵、融入,評論得獎作品如何將生物作為一種素材,結合不同的語意、材料、象徵,透過藝術家之手的拼貼,呈現出一個能夠引發眾人討論的敘事空間。

2020/06/07 | TNL特稿

【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計畫】在全球主義危機中,反思生物藝術的「普同物」情結

要策劃一個能涵括這些生物藝術作品的展覽是一件不小的工程。這是一個找尋定位(position)的過程。是情緒上的定位,也是政治上的定位。

2020/06/06 | TNL特稿

【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計畫】我們為何看蝸牛做愛?生物藝術與性別視角的交織探討

或許生物藝術的激進實踐,不論從物種滅亡或生殖技術的角度,來拓展肉身的邊界、感官經驗和時空交錯的相遇,都試圖對未來進步主義保持距離。

2020/06/06 | TNL特稿

【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計畫】緣起:「典範」是否降低了跨領域實踐的實驗性?

「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 」 專題計畫受2019年國藝會現象書寫補助,本文為四篇文章裡的第一篇前導文章;一開始將簡介荷蘭生物藝術與設計大獎的運作模式,思考該獎項在生物藝術與生物設計領域樹立「典範」,是否會破壞跨領域實踐的實驗性?

2019/10/23 | TNL特稿

災害如何構造感官世界──《玻璃總是要碎的》展覽與其事後性

拉岡本人在其《書寫》談到所有記憶都是「事後」重構,在這個概念來討論臺灣史上「颱風」災難對社會的影響與其記憶構成,其中涉及「重建」如何被國家理性滲透,也包含風災過後「現代化」意識是如何透過技術,讓失落難以恢復。

2019/10/21 | TNL特稿

談符芳俊「吳郭魚計畫」的技術:移動的知識者,移動的勞力者

戰爭影響著物質的交流與重分配,戰爭背後也包括了技術人員,或者說知識的重分配,這樣的現象顯露在「吳郭魚」於台灣的敘事中,符芳俊以吳郭魚做為引子的藝術計畫,投射出臺灣戰後綠色革命、後冷戰東南亞移工、台灣認同政治間的多樣性。

2017/05/05 | 《典藏.今藝術》ARTCO Monthly

台灣文化中介組織的現況反思

檢視國藝會機制到展望文策院的未來走向,許多仍待深入釐清的問題突顯了文化中介組織的角色,在當前台灣文化治理體制變革中牽一髮而動全身,也在不同時期、不同法規條件以及國外不同機制的引介下,拼湊出當前複雜的面貌。

2016/12/31 | 沈 伯丞

2016鴕鳥抬頭:藝術文化又一年

看似薛西佛斯般的徒勞,或許只是更需要弘願的乘願再來,至少這一年我們終於看見了鴕鳥抬頭了。

2016/12/17 | 《典藏.今藝術》ARTCO Monthly

國際交流的「彩蛋」或「麥高芬」?重新檢視文化部「翡翠計畫」與國藝會「七大網絡發展平台」

我們或許可以反問︰在國際交流的政策推波下,什麼是能推進到最遠的藝術位置,而非看似恆常追逐卻悵然若失的等待果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