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4/11 | 讀者投書

阿華師的出現讓我思考:推廣母語只能採取競爭、救亡思維嗎?

語言一定是「競爭型」的嗎?閩南語的確在現今受到壓迫,是弱勢的語言。不過筆者認為能從「共善型」的方式,重新理解語言的共存和推廣。

2020/02/24 | 張書銘

為什麼越南華人也把華語稱為「國語」?這與國民政府的僑教政策有關

為什麼越南華人也稱普通話為「國語」?因為早期越南的華校獲得中華民國支持,故對1970年代以前出生曾受中文教育的越南華人而言,華語就是ㄅㄆㄇㄈ注音符號的「國語」。

2019/04/27 | 李修慧

俄國「發護照」招攬烏克蘭人,烏克蘭國會通過《國語法案》針對俄語

通過國語法案後,烏克蘭國產影片中最少90%對白必須是烏克蘭語,而烏克蘭所有出版社未來每年必須出版一半以上的烏克蘭語書,書店書籍也必須有最少一半烏克蘭語書。

2019/04/27 | 李修慧

俄國「發護照」招攬烏克蘭人,烏克蘭國會通過法案「不准說俄語」

通過國語法案後,烏克蘭國產影片,90%對白都必須是烏克蘭語。出版方面,烏克蘭國內所有出版社,未來每年必須有50%以上的「烏克蘭語書」,書店書籍也必須有50%的「烏克蘭語書」。

2018/08/27 | 當代評論

張錦忠:讀馬來文學作品,就像在同一座花園裡綻開的不同花卉,一樣美麗燦爛

我閲讀、翻譯、編輯馬來文學作品,純粹是因為馬來文作為文學作品的表述語言,自有其動人的聲音;而不是讀馬來文學作品就表示某種愛國情操,或有人用華文或英文(而不用馬來文)書寫就表示有損馬來文學的價值。

2018/07/15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從老歌〈魂縈舊夢〉追溯「制定國語」的往事

即便白光唱「魂 ㄖㄨㄥˊ舊夢」是有所本的,後代的歌迷聽眾還是認為「魂 ㄧㄥˊ舊夢」才對。應該沒有人預料得到,國語的制定,也影響了日後大眾認為流行歌曲的歌詞字音該怎麼唱吧!

2018/06/25 | 精選轉載

對國語宣戰:金曲獎國語專輯是「最」重要的獎項?

林生祥在2007年拒領以語言分類的獎項,已經提醒當時的新聞局應審慎思考,且當以音樂類型作為獎項分類原則。從音樂角度來看這是十分正確的主張,不同樂種之間的差異實在太大,若要以同一種語言為基準去評斷不同樂種的作品,實在強人所難。

2017/11/16 | 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

使用「破國語」將被罰款?馬國擬修法賦權語文局執法

近日,馬來西亞國家語文局或將被賦予權力,對未正確使用國語者,包括網站上未能使用正確國語的廣告,施以罰款。這項計劃旨在對付使用不正確國語的人,藉此推廣規範國語,避免國語的地位遭玷污。

2017/10/24 | 台灣教授協會

國家語言政策的困境:英語迷思和多元「國語」的可能

政府於擬定語言政策之際,不論是具有法定地位、政府機關公告、溝通媒介之第一、第二官方語言,或者是標訂為「國家語言」的各族群所能使用之自然語言,必須沿著國家政治體制之整體設計的面向來思考。

2017/10/24 | 精選書摘

地位尷尬的「祖國」:兩岸三地社會的國族認同

同樣是華人社會,兩岸三地社會的國族認同卻南轅北轍。本文嘗試以「祖國」概念為切入點,探尋其中弔詭之處。這些弔詭現象折射出的是兩岸三地在不同時空下所經歷的政治社會環境之變遷過程。

2017/10/23 | 精選書摘

地位尷尬的「祖國」:兩岸三地社會的國族認同

同樣是華人社會,兩岸三地社會的國族認同卻南轅北轍。本文嘗試以「祖國」概念為切入點,探尋其中弔詭之處。這些弔詭現象折射出的是兩岸三地在不同時空下所經歷的政治社會環境之變遷過程。

2017/08/24 | 羊正鈺

高中國文的「文言文」太多了?否則不會那麼多補習班

向陽說,國文教學的重點,是要讓學生會寫自傳、一封求職信,和朋友在網路溝通時,能寫出一篇很有邏輯的短文,這才是國文課該教的。

2017/08/22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年少時以為政治離我很遠,其實「戒嚴幽靈」嚴密控制了我的身心

如果我們不能重新認識過去被掩蓋、扭曲的歷史,不去理解政治受難者及其家屬在戒嚴時期的遭遇,不去思考人權的重要性,不認真檢討政府犯了什麼錯、如何防止錯誤再發生,台灣社會就沒有真正解嚴。

2017/08/04 | 精選書摘

《反離散》:「華語語系研究」對台灣文學研究有哪些可能意義?

台灣的創造權不局限於知識分子或政治代表手上,而是在所有人的手上。「台灣性」的邊界,因此是所有台灣多元文化的極限,而這些多元文化的展演,我們一方面需要循著歷史去了解它的過去,一方面需要接受且期待它所有可能的、開放的未來。

2017/07/07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皇民化與奴化——扣在台灣人頭上的兩頂大帽子

活在日本統治時期的台灣人被斥為皇民化,日本人走了又被指責為奴化,兩頂大帽子壓得台灣民眾喘不過氣。

2017/06/19 | 麻瓜的語言學

「語言癌」也是外來語:中文裡的「和製漢語」

語言就像不斷演化的生命,所謂純粹的語言不是不可行,但恐怕得放棄所有與外界交流的機會,因為一旦出現對話,人們就得開始交換「概念」,這個過程恐不是少數人所能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