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17 | 黎蝸藤
中日近代史再認識(五):「牡丹社事件」與「琉球處分」,日本是正義的一方嗎?
在回顧琉球處分的歷史時,有一點必須強調。中國在有關藩屬、領土、主權等問題上,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強調紙面上的權利多,能令中國振振有詞。但一說到實際上承擔的義務,中國的理據就慘不忍睹。
2020/05/21 | 黎蝸藤
中日近代史再認識(二):羅發號事件與「南岬之盟」,證實台灣東部不屬於清朝
「羅發號事件」和「南岬之盟」在國際法上有重要意義。最開始美國把台東理解為中國的領土,因此要求中國政府處理。但中國政府的表現讓李仙得大失所望。
2020/05/14 | 黎蝸藤
中日近代史再認識(一):琉球是否屬於日本?這個問題造成台灣近代史的開端
日本兼併琉球是近代領土擴張運動中,第一次「侵略型」的擴張,日本自己也很心虛。除了試圖讓中國直接承認之外,日本更保險的做法,還是在國際法上製造先例,造成「琉球屬於日本」的國際法例子。
2020/03/22 | 精選書摘
《人權的條件》:盟國四強因受傷而刺痛,但它們仍然願意停住復仇之手
傑克森告訴法官們,「真正的告訴人」並非盟國四強而是「文明」自身。因為各被告把德國人民帶到那麼低的「惡劣水平」,又在各大洲煽動起仇恨和暴力,他們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國際法遠遠落後於道德。
2019/11/19 | Abby Huang
41年來政策大轉彎,美國正式承認以色列屯墾區「不違反國際法」
屯墾區一直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間最具爭議性的問題,巴勒斯坦長期呼籲拆除所有屯墾區,以致得以在這些區域建立自己的國家。
2019/09/17 | 李秉芳
德國人向國會請願「與民主的台灣建交」聯署已破8000人
聯署人數達到5萬人後,德國政府必須舉行公聽會,讓發起人去陳述意見。相關部會如德國外交部必須出席備詢。也就是德國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將會在德國國會中被討論。
2019/09/17 | 李秉芳
德國人發起「與民主的台灣建交」請願,連署破5萬門檻將進入國會討論
等到連署人數達到5萬人後,德國政府必須舉行公聽會,讓發起人去陳述意見。相關部會如德國外交部必須出席備詢。也就是德國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將會在德國國會中被討論。
2019/05/26 | Raphael
血染東非種族滅:反思盧安達大屠殺,真相是正義的前奏曲嗎?
如果說盧安達大屠殺對人類社會、對台灣有什麼啟示,我認為那就是面對邪惡——我說的是純然的「根本惡」。
2019/04/08 | 精選書摘
《美中開戰的起點》:「中國特色的門羅主義」能把美國趕出亞洲嗎?
沒有任何一個美國總統願意容忍這樣的行為,因為這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經濟發展將是一記重擊。因此,雖然「台灣獨立」可能是中國、美國和台灣不敢越過的紅線,但自由航行和飛行可能會是美國在亞洲的紅線。
2019/02/20 | 黃柏彰
「兩岸和平協議」就如大雄和胖虎打勾勾約定和好,下課照樣被痛揍一頓
國際現實環境來說,中國在國際上違約那麼多次從沒受過多少制裁,聯合國更不可能有任何實際動作,中共決策者又豈會為了一張跟台灣簽訂過的紙而決定不武力犯台?
2019/02/10 | 精選書摘
《中華民國斷交史》:如果台灣最後一個邦交國都沒有,會發生什麼事?
「台灣」或中華民國,當今並未受到太多國家承認、或與他國建交,但我們也不太可能和國際社會脫節。然而,未與他國建立邦交關係,並非代表台灣就無法在國際上生存(甚至有論者認為,如果所有國家都跟我國斷交了,或許反而是台灣能夠脫離「中國色彩」進而重新與國際社會往來的機會)。
2019/01/31 | 讀者投書
台澎主權並不屬於中華民國政權:回應〈修憲或制憲?如何以法律的手段建國〉
陳怡凱副教授主張台灣人也可以透過對《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修憲、制憲來產生國際法上的建國效力。筆者以為,這種說法固然言之成理,但如果從台灣的法理狀態及國際法的角度進行檢視,從這樣的角度去談討此議題恐怕是有問題的。
2018/10/31 | 黃柏彰
冷戰遺產逐年貶值,美國軍艦頻繁「路過」台灣海峽
若美國繼續常態化在台灣海峽的公海航行,中國的民族主義宣傳機器可能將此定調為「美國對中國地盤的挑釁」,台灣必須清楚知道台灣海峽在國際法上大多屬於公海的這一事實,才不會在未來掉入中國宣傳的陷阱。
2018/10/13 | 黎蝸藤
美國肆意「退群」雖不可取,但有違反國際法嗎?
退出國際條約的行為在政治上不可取,不等於美國真的違反了國際法,更不等於可以「洗白」中國不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行為。
2018/09/18 | 法夢
如果國際刑法不是「無牙老虎」,到底「牙」在哪裏?
國際法庭的司法管轄權往往是備受爭議的問題。國際法庭只有在國內法、國內法庭都無意或無能執行國家刑法的情況下,才會介入。
2018/09/17 | 法夢
如果國際刑法不是「無牙老虎」,到底「牙」在哪裏?
國際法庭的司法管轄權往往是備受爭議的問題。國際法庭只有在國內法、國內法庭都無意或無能執行國家刑法的情況下,才會介入。
2018/06/21 | 黎蝸藤
美軍無權穿越台灣海峽?對國際法的誤解與錯誤
台灣海峽至少22海里寬度的海域中,美國(及其他一切國家)有權進行各種形式的航行自由,不受任何約束。航空母艦不但有權通過台灣海峽,它還可以在此進行一切航行活動,包括進行軍事演練,也在合法範圍內。
2018/03/14 | 黎蝸藤
海南島跨海大橋蓋不成,就怪中國自己對國際法有兩套標準
中國在這個問題上如果採用雙重標準,就難免讓國際質疑。中國強調「世界是通的」,就不能「別人的地方是通的」,而「自己的地方就不能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