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0 | 黃柏彰
「兩岸和平協議」就如大雄和胖虎打勾勾約定和好,下課照樣被痛揍一頓
國際現實環境來說,中國在國際上違約那麼多次從沒受過多少制裁,聯合國更不可能有任何實際動作,中共決策者又豈會為了一張跟台灣簽訂過的紙而決定不武力犯台?
2019/02/10 | 精選書摘
《中華民國斷交史》:如果台灣最後一個邦交國都沒有,會發生什麼事?
「台灣」或中華民國,當今並未受到太多國家承認、或與他國建交,但我們也不太可能和國際社會脫節。然而,未與他國建立邦交關係,並非代表台灣就無法在國際上生存(甚至有論者認為,如果所有國家都跟我國斷交了,或許反而是台灣能夠脫離「中國色彩」進而重新與國際社會往來的機會)。
2019/01/31 | 讀者投書
台澎主權並不屬於中華民國政權:回應〈修憲或制憲?如何以法律的手段建國〉
陳怡凱副教授主張台灣人也可以透過對《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修憲、制憲來產生國際法上的建國效力。筆者以為,這種說法固然言之成理,但如果從台灣的法理狀態及國際法的角度進行檢視,從這樣的角度去談討此議題恐怕是有問題的。
2018/10/31 | 黃柏彰
冷戰遺產逐年貶值,美國軍艦頻繁「路過」台灣海峽
若美國繼續常態化在台灣海峽的公海航行,中國的民族主義宣傳機器可能將此定調為「美國對中國地盤的挑釁」,台灣必須清楚知道台灣海峽在國際法上大多屬於公海的這一事實,才不會在未來掉入中國宣傳的陷阱。
2018/10/13 | 黎蝸藤
美國肆意「退群」雖不可取,但有違反國際法嗎?
退出國際條約的行為在政治上不可取,不等於美國真的違反了國際法,更不等於可以「洗白」中國不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行為。
2018/09/18 | 法夢
如果國際刑法不是「無牙老虎」,到底「牙」在哪裏?
國際法庭的司法管轄權往往是備受爭議的問題。國際法庭只有在國內法、國內法庭都無意或無能執行國家刑法的情況下,才會介入。
2018/06/21 | 黎蝸藤
美軍無權穿越台灣海峽?對國際法的誤解與錯誤
台灣海峽至少22海里寬度的海域中,美國(及其他一切國家)有權進行各種形式的航行自由,不受任何約束。航空母艦不但有權通過台灣海峽,它還可以在此進行一切航行活動,包括進行軍事演練,也在合法範圍內。
2018/03/14 | 黎蝸藤
海南島跨海大橋蓋不成,就怪中國自己對國際法有兩套標準
中國在這個問題上如果採用雙重標準,就難免讓國際質疑。中國強調「世界是通的」,就不能「別人的地方是通的」,而「自己的地方就不能通」。
2017/11/08 | 法操FOLLAW
淺談國際法上的法源:什麼是條約——如何有效?怎麼適用?
新聞中,常常會看到國家間簽署文件的定性問題,例如宣言、合約算不算條約?還是只是參考用的歷史文件?核心問題意識在於該文件是否為條約而對當事國具有法律上拘束力。以下文章便帶讀者進行初步的了解。
2017/10/20 | 黎蝸藤
西方國家在獨立公投問題上「雙重標準」,這種指控能成立嗎?
近年幾個影響巨大的歐洲地區的公投,西方國家的普遍態度確實是支持一些公投(科索沃),反對一些公投(克里米亞、加泰隆尼亞),對某些公投(蘇格蘭)態度中立。但這並不意味著是雙重標準。
2017/09/26 | 黎蝸藤
釣魚島歷史的幾個迷思(下):日本何以得到釣魚島?
中國在19世紀「失去」釣魚島的歷史,讓人唏噓。中國長期不重視海疆,對島嶼的主權意識,從1907年東沙爭議才真正開始。
2017/09/21 | 黎蝸藤
釣魚島歷史的幾個迷思(中):釣魚島列嶼的名稱何以混亂不堪?
釣魚島命名如此複雜,當然可能引起混亂。於是有專家以名字混亂為中國在釣魚島上「不作爲」開脫。比如提出因爲名字混亂,中國不知道日本、美琉等占的是中國的島嶼,所以沒有抗議云云。但誇大這種混亂,為歷史上的中國的「疏忽」辯解,也說服力不足。
2017/07/23 | 黎蝸藤
中國軍艦進入日本領海的多重意義(下):只遵守「自己説了算的國際法」
進入日本領海事件,一方面反映了中國對海洋利益的追求(包括軍事和經濟利益),又反映了中國企圖利用國際法的解釋,去合理化這種追求。這是中國正在面臨海洋利益問題上角色轉換的矛盾。
2017/07/23 | 黎蝸藤
中國軍艦進入日本領海的多重意義(上):張冠李戴的「吐噶喇海峽」
如果日本政府的說法屬實,那麼中國並沒有行使對(假的)吐噶喇海峽的「海峽過境通行權」,而是行使了對真正的吐噶喇海峽的「通行權」。
2017/07/02 | 極憲焦點
從國際法角度來看,「中英聯合聲明」真的只是歷史文件而已嗎?
《中英聯合聲明》不是一個兩國各自抒發對香港想法的文件,而是一個拘束兩國的條約,並非「只是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
2017/06/08 | TIME
大國請放下手中的紙牌,結束致命的遊戲,保護學校免於受攻擊
我們呼籲英明的領袖,讓教育有機會打破暴力循環。2017年7月的20國高峰會是世界領導人證明其負責任和責任感的機會。作為實現永續發展目標的關鍵,他們必須重申對教育的承諾。
2017/02/23 | 精選書摘
轉型期特赦相較於我們對「寬恕」的一般看法,有何不同?
正義掌握在司法的手中,受憲法的標準所限制與正當化,而寬恕則掌握在政治的手中,可任意用來達成政治的目標,並明顯地在轉型期情況下被正當化,例如根據和平與和解為基礎的寬恕。
國際人權公約可不是只有廢死而已,快問快答帶你認識「兩公約」
如果說到兩公約就只有想到廢死,真的是把兩公約說小了,因為人權是很全面,而不是單只有廢除死刑這個項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