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12 | 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

未來可在新加坡開庭的國際海洋法法庭,與在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庭有什麼關係?

未來位於德國的國際海洋法法庭及轄下分庭,可在新加坡審理案件。談到東協國家與中國的南海主權爭議,離不開2016年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庭所作的判決,但該庭與國際海洋法法庭是互不隸屬的機構

2016/11/16 | Augustus Chan

「一面倒親中」不符利益:無論杜特蒂如何討厭美國,美菲關係必然不會中止

新任菲律賓總統杜特蒂雖然一百八十度扭轉菲律賓一向外交立場,但由其在太平洋航線的特殊位置和歷史上受美國巨大影響,加上美國在菲律賓有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由美轉中」顯然是不現實的。

2016/11/14 | 吳象元

新加坡的「小國」外交哲學:地理位置是優勢,更反對「強權即公理」

深切掌握身為小國必須掌握的原則——努力與各國維持關係卻又不是特定國的盟友,並且招攬最頂尖精英治國,確保經濟往來不間斷,這就是新加坡能夠夾在中美強權與東南亞各國之間依舊維持活力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