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張贊波眼中的「中國高速發展」
中國各省各地如火如荼地興建高速公路,中國紀錄片導演張贊波花了四年觀察高速公路的興建過程。其後出版了《「大路」:高速中國裡的低速人生》一書和紀錄片《大路朝天》。根據他的觀察,興建高速公路所面臨的問題,不單單只是交通問題。
2018/07/24 | 法操FOLLAW
土地徵收後的法律保障充足嗎?反思釋字第763號解釋
現行法《土地徵收條例》明文將區段徵收排除於收回權的適用之外,而釋字第763解釋又挑明不處理區段徵收的地主收回權問題。但綜觀近年來台灣社會上與土地徵收有關的重大爭議事件,其實絕大多數都涉及了區段徵收。
2018/07/18 | 羊正鈺
五年前的今天被強拆,大埔張藥房「同日」原地動土、把家蓋回來
新任內政部長徐國勇表示,張藥房重建象徵追求土地正義的第一步,也是台灣土地徵收的重要一課,未來不得草率侵害人民財產,避免悲劇重演。
2018/06/02 | Abby Huang
連科學園區都放棄徵收的「竹科3期徵收案」卻「改名復出」,恐成為另一大型開發案
這塊佔地453公頃的土地,竹科管理局已表態放棄徵收,但新竹縣政府仍執意要開發。當地農人擔憂,若真的變成住商混合區,不但影響附近農地水質,未來廢污水排放,會影響農業用水也可能影響大新竹20萬用戶飲水安全。加上新竹縣政府負債442億元,已無償債能力,為何還要再借142億元,去做開發?
2018/05/10 | 法操FOLLAW
土地徵收後未公告使用狀況,大法官認定違憲
人民在發完徵收補償金過後滿1年的5年內,如果土地沒有照原本徵收的目的使用,人民可以向政府申請收回土地。但在相關法規裡面,並沒有要求政府機關要通知當事人或公告土地使用的狀況,這是否有違反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以及正當法律程序的意旨?
2017/09/16 | 精選書摘
美國記者的上海故事:都更迫遷後,圍牆背後躺過兩具焦屍
麥琪里謀殺案發生在上海的關鍵時期。整座城市為了世界博覽會已準備好成為全球的焦點,然而就在城市中央,這座社區業已半毀又遭祝融肆虐,還有人慘死在開發商手下,上海實在無法承擔這種負面形象。
2017/08/14 | 讀者投書
毫無「程序正義」的南鐵地下化公聽會,何來「實質正義」?
作為台灣近年較有名的土地徵收爭議案件,南鐵案所遭遇的困境一如其他議題。人們多半無暇深究細節,卻容易被抹黑的言論和冠冕堂皇的官方新聞稿洗腦。
專訪內政部長葉俊榮:執政半年,土地徵收爭議怎麼解?
放眼未來二年內政部的施政重心,葉俊榮列舉幾項進行中的法案,如:將《人民團體法》轉型成《社會團體促進法》活化公民社會;修訂《住宅法》讓弱勢、年輕人免於高房價困擾。而另一個最有前瞻性的工作,葉俊榮則認為是國土計畫。
2016/10/23 | 精選書摘
「區段徵收」的本質:地方政府以「合作開發」之名行徵收之實
歐洲在二十世紀上半葉廢除「區段徵收」,主要理由是因為有「一般徵收」,便不需另訂「區段徵收」。但臺灣政府覺得「區段徵收」很好用,所以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在使用十九世紀的舊制度,說起來令人慚愧。
2016/10/22 | 精選書摘
「區段徵收」就是一種土地炒作,全世界只剩臺灣還在實施
地價稅大幅上漲的原因,是因為經歷抗爭之後,「土地徵收」和「市地重劃」的方法逐漸不能再使用了,地方政府沒有財源,只好走回課稅的正途。公共建設的費用本來就應由全民負擔,怎麼可以剝奪社會的弱勢族群,由他們承擔大部分人使用的公共建設?
2016/09/25 | Sid Weng
反迫遷團體重返凱道 蔡英文五點回應:大埔張藥房原地重建
反迫遷團體和自救會代表宣示,這次反迫遷的集結只是個開始,未來只要一方有難,自救會都會四方來援,「政府需要正視我們的居住權,不然我們還會再回到凱道,將會有更劇烈的行動」。
2016/09/09 | 關鍵77秒
【影片】北韓國慶核試,至今最強|中烏坎事件核心人物判刑|探索小行星 尋太陽系起源
美日韓各國,9號上午偵測到北韓發生芮氏規模5.3的「非自然」地震,北韓隨後出面宣稱核試成功;中國烏坎徵地事件的核心人物林祖鑾,因收賄罪遭判刑;美國太空總署發射史上第一艘無人小行星採樣探測器,希望解開太陽系形成以及地球生命起源的奧秘。
2016/09/07 | Nelly Wu
【反迫遷事件簿】從南鐵東移到果菜市場強拆,台南高雄還是當年的「民主聖地」嗎?
但是這些年來在台南和高雄的許多社運事件爆發,我們似乎只看見「相似」,甚至更加「粗暴」,讓人們開始質疑民進黨的人權、環境理念何在?
2016/09/07 | 讀者投書
高雄果菜市場迫遷:「少數服從多數」功利主義的荒謬
重「開發」輕「權益」的憾事,用塔位的補償來強索居民的家業。想要打造民主與人權的社會,我們要放下更多的自私,面對政府的壓迫,沒有人有退縮的權利。
2016/07/28 | Shih Yuan
延宕40年突面臨拆遷 高雄果菜市場居民「剁雞頭」誓護家園
自救會表示,在不斷陳情與抗爭下,至1973年,王玉雲市長與居民妥協,決議將徵收之土地「減半使用、半數發返」,但在果菜市場落成後,市府至今卻未完成土地發還,歷任市長提出各種利用此土地建設國宅、大樓等計畫,以及其它解決方案亦無一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