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改革

土地改革簡稱土改,是一種通常存在爭議的社會安排或改造,其目的是使政府能夠管理土地的占有和使用,多半實施於社會主義及第三世界國家(如東南亞、南亞、阿拉伯世界、非洲及拉丁美洲等地)。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2/22 | 精選書摘

霍布斯邦《革命萬歲》:在秘魯這個國家,農民的死活並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

就軍事政權而言,即便裝模作樣地推動土地改革也是頗不尋常的事情。其實任何拉丁美洲政府進行這樣的改革都頗不尋常——除非它是革命的一部分,不然就是在面臨劇烈的農民動亂或某種左派群眾運動的直接壓力之下才會發生。

2020/01/02 | 柳金財

中國又一次「土地改革」,地方政府仍無法跳脫「土地財政依賴症」陷阱

地方政府角色扮演兼具集買者/賣者、監管者/利益相關者於一身的「人格分裂」特性,模糊化制訂者、實施者和糾紛裁決者之間的角色分際,雖代表國家行使代理角色,但事實上卻擁有絕對的土地控制操縱權,土地徵收法律反而成為地方政府創收的「制度保障」。

2019/10/18 | 精選書摘

《海獅說歐洲趣史》:炒房團是怎樣把羅馬共和逼上絕路的?

歷史課本只有這樣說:「羅馬國內因土地兼併嚴重,造成平民要求土地改革。公元前二世紀後半期之後的一百餘年間,是羅馬共和內戰時期,促使軍事獨裁者興起。」

2019/05/25 | Amy Liu

【國際大風吹】趕白人下台,然後呢?曼德拉光環消退的南非

南非結束種族隔離,邁入民主化,至今已經四分之一世紀,但他們並沒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2019/05/20 | 羅元祺

「曼德拉光環」逐漸黯淡:南非執政黨25年來達成了種族和解嗎?

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自精神領袖曼德拉辭世後,政治能量快速遞減,最近的大選面臨多方挑戰。其中一大挑戰,在於從民主化以來就困擾南非社會的土地改革政策。

2019/05/20 | 羅元祺

逐漸黯淡的曼德拉光環:南非執政黨25年來跟白人和解了嗎?

曼德拉是南非告別種族隔離政策後首任的總統,一直是非洲民族議會最重要的精神領袖與神主牌。但隨著曼德拉在2013年辭世,由他所創造的政治能量正在快速遞減,因為年輕的一代幾乎已對曼德拉沒有任何情感上的寄託。

2019/02/27 | 精選書摘

《在風暴來臨之前》:羅馬護民官「罷免」同僚,只為了推動土地改革

在占據公有土地這麼多年之後,這些富有的地主已經將公有土地視為私人財產。提比略出現在公民大會上宣布他的意圖,要通過將公有土地從富人手中重新分配給窮人這條法案

2018/05/02 | 精選書摘

日本建立的地政系統,讓國民黨具備推動土地改革的能力

中國時代的國民黨,基本上並不具備實施台灣式土地改革所需的基礎行政能力。因此,即使它企圖實施台灣式的土地改革,也註定了將是糾紛不斷,窒礙難行。

2017/09/15 | 精選書摘

《Power錕是這樣煉成的》:台灣地方派系、財團和金權政治的身世

近年來大家對「財團」、「派系」產生反感,在台灣,「地方派系」與「財團」已經形成了某種程度的「複合體」,他們極大程度上承襲了傳統半封建地主的權力,他們的影響力更是穿透中央政府各單位,那麼地方派系的權力是怎麼產生,又該如何打破呢?

2016/12/21 | 精選書摘

他遊走法律邊緣擴充地產,卻被菲前總統稱作「農業改革的教父」?

丹丁老闆的消遣品味是標準的億萬富翁花花公子風格:復古豪華轎車、大型機車、賽馬、私人飛機,外加兩項菲律賓人的嗜好:槍和鬥雞。

2016/12/20 | 精選書摘

他遊走法律邊緣擴充地產,卻被菲前總統稱作「農業改革的教父」?

丹丁老闆的消遣品味是標準的億萬富翁花花公子風格:復古豪華轎車、大型機車、賽馬、私人飛機,外加兩項菲律賓人的嗜好:槍和鬥雞。

2016/12/20 | 精選書摘

他遊走法律邊緣擴充地產,卻被菲前總統稱作「農業改革的教父」?

丹丁老闆的消遣品味是標準的億萬富翁花花公子風格:復古豪華轎車、大型機車、賽馬、私人飛機,外加兩項菲律賓人的嗜好:槍和鬥雞。

2016/12/15 | 精選書摘

這個家族因反馬可仕而成菲律賓名人,卻從未履行賣地給佃農的承諾

當許寰哥家族龐大的地產正尋求免遭拆分,且得到允許之際,菲律賓顯然不會出現由人民力量領導的激進土地改革。

2016/12/05 | 精選書摘

沒有哪個亞洲國家統治者如菲律賓,為避免真正的「土改」而搞出那麼多花樣

1986年1月,也就是馬可仕逃亡前的一個月,政府出於絕望,開始將數千份土地改革「解放專利權」(Emancipation Patents),分發給那些甚至連土改申請程序都沒走完的農民

2016/09/24 | 精選轉載

這一座位在泰緬邊境的城鎮,是華人出走後回不去的家鄉

不管是什麼原因出走後的他們,特別的是,當陽既不是他們的祖籍,也不是他們現在這個家庭的安居地,但心中想的那個故鄉,還是曾經伴著他們度過一段歲月的老街子,新街子,大青樹腳,那個當陽。

2016/09/23 | 精選轉載

這一座位在泰緬邊境的城鎮,是華人出走後回不去的家鄉

不管是什麼原因出走後的他們,特別的是,當陽既不是他們的祖籍,也不是他們現在這個家庭的安居地,但心中想的那個故鄉,還是曾經伴著他們度過一段歲月的老街子,新街子,大青樹腳,那個當陽。

2016/09/23 | 精選轉載

這一座位在泰緬邊境的城鎮,是華人出走後回不去的家鄉

不管是什麼原因出走後的他們,特別的是,當陽既不是他們的祖籍,也不是他們現在這個家庭的安居地,但心中想的那個故鄉,還是曾經伴著他們度過一段歲月的老街子,新街子,大青樹腳,那個當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