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9/05 | 人本教育札記

你的篳路藍縷是我的顛沛流離:原住民族運動中的詩與歌,與未竟之志

從日據時期到國民政府遷台,生長在台灣的原住民一步步的被搶奪土地、身分、語言,被迫進到都市或平地從事3D(危險Dangerous,骯髒Dirty, 困難Difficult)的底層勞動工作,如今本文用詩與歌,帶你認識原住民在結構性脆弱下的無奈與哀愁。

2022/02/10 | 讀者投書

生活在「坤輿黑衣人」的暴力威脅下,那一夜我們陪苗栗龍昇村民守夜

2022年1月28日是坤輿掩埋場試營運的最後期限,外界預期會有較大衝突產生,因此號召關心土地議題的人士前往聲援,作者一行人也就進到了抗爭守夜的現場。在現場,作者感受到「抗爭對於村民而言已經不只是一時的激情,更已經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而龍昇村民早已選擇用最樂觀的心情,去面對最糟糕的處境。」

2019/07/15 | 讀者投書

回顧大觀事件三年抗爭路:待騰空的地上物──大觀社區拆遷前最後展覽

被冠上「惡意侵佔國有地」的大觀社區,尋遍所有體制內外的途徑,居民還是陷入退無可退的困局。在這個拆遷前的最後展覽,濃縮了大觀居民抗爭時所背負的污名和足跡。

2019/06/02 | 破土

「待騰空的地上物」最後展覽:大觀社區的汙名、抵抗與哀悼

退輔會堅持在大觀事件上「無行政疏失」,並指責住戶「違占國有地」、「無居住正當性」。而大觀自救會屢屢在抗爭後,遭受網民謾罵(「違法」、「不理性」、「暴力」等)。但是大觀社區仍選擇抵抗,並創造例外的行動。

2018/09/12 | 精選書摘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投入「反對高樓大廈運動」的韓國里長

身兼里長的姜守乭教授在調查後發現,他所居住的新安里原本並不是建造高樓大廈的預定地,在都市計畫中,其實是要將新安里打造成以低層建築為主的大學文化城,但建商卻盜用居民的名字製作假資料,將此處改成可以建造高樓大廈的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