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9/02 | TNL特稿

【對談】從貝魯特到大馬士革路上(下):帶著華人視角進到戰地現場,可以帶給讀者什麼?

閭丘露薇:我理解的非虛構寫作的價值,就在於雖然它可能沒有辦法達到新聞寫作具有的多層次,但是可以從很多細節的角度切入,其實是為我們瞭解整個事態提供了更多的補充。我一直跟我的學生和我以前的同行說,大家不要指望通過一篇報導就可以看到事件的真相,這是不可能的,大家都要從不同的角度切入。

2022/09/01 | TNL特稿

【對談】從貝魯特到大馬士革路上(上):敘利亞成為許多國家的代理戰場,背後是一整個戰火工業

陳映妤:我記得我和一位敘利亞青年在貝魯特聊天的時候,我說現在第三次世界大戰好像快要爆發了,然後這位敘利亞青年就跟我說:「是嗎?對我來說2011年的時候就已經爆發了。」從公民起義到現在,敘利亞成為很多國家的代理戰場,這裡的戰爭其實已經是一個很龐大的產業。

2022/08/16 | TNL特稿

【戴伯芬X顧玉玲對談】末代女礦工—張桂的生命敘事(下):寫作令我重新思考,可恨之人是否必有可憐之處

戴伯芬:有時我是一個場內的人,有時我是一個旁觀者。或許這樣可以保持客觀,也可以對家人衝突進行有距離的觀察。當然,這時候作者要保持理性,不能感性地站在其中一端,來表達自己對某一方的支持或反對。

2022/08/15 | TNL特稿

【戴伯芬X顧玉玲對談】末代女礦工—張桂的生命敘事(上):如何不做評價地讓這些女人的樣貌真實呈現?

戴伯芬:透過訪談,我才知道阿嬤是如此有韌性的女性;在幾乎活不下去的環境下,阿嬤還是走出自己的路。礦場是一個男多女少的環境,沒有男人保護的女性常常會受到男性騷擾。

2022/07/19 | TNL特稿

【對談】我的AI男友-真實或虛妄的愛(下):中國式的AI戀愛,跟國外的有什麼不同?

張潔平:我們今天很多的商品,尤其是網際網路產品,都是在聘用大量的人類學家來計算人類的情感,作為商業的動力。那變成說,我們作為一個記錄者,你怎麼去辨別出這個情感流動背後,一方面要深入到情感結構裡面,另一方面你必須得看到,它背後有一個更大的結構存在。

2022/07/18 | TNL特稿

【對談】我的AI男友-真實或虛妄的愛(上):20年前大家會覺得這是科幻小說,但現在它就是真實

陳楸帆:不管是你所投射的感情的對象是人、是物、是動物,或者是人造的算法,但這個過程中,你形成的感受的流動,投射與折射,在我自己的記憶和經驗中留下的印記是真實的。也有可能,這是我們存在的過程中,唯一真實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