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3 | 讀者投書
「不割席」是基於有共同想守護的事情,不是無底線默許暴力
當初出現「不割席」,我自覺是因為14年以來,大家有無盡的絕望感,伴隨住許多的不信任。這對於人類作為群體動物而言,完全是違反自然,也極其痛苦。在撕裂中,我們都渴望尋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割席」並非鐵板一樣的律令,而是基於我們都有共同的目標,共同想要守護的事情,是從心而發的祈許。但真正要如何體現?過程中,很多人都在思考、修正。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下):不是拍港獨或政治,而是人性
《地厚天高》的主題,你不需要認同梁天琦的政治理念也能感受到。有些觀眾看我的電影前,可能覺得自己跟梁天琦沒有關係,甚至很討厭他。看完電影後,或許會覺得梁天琦跟自己很相似。大家也是同樣的人,大家也是曾經有過理想。我的電影建立了這份連結。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上):拍紀錄片的矛盾,就像「人血饅頭」
梁天琦說他搞政治不開心,那時候我很震驚,因為他說這句時是他最受歡迎的一刻。之前我對政治人物的理解是,你受歡迎你可以贏得選舉。那為什麼他會不開心?當我發現梁天琦這一面向,跟我之前想拍一個很激情的作品,方向完全不同,所以我乾脆往比較憂鬱灰暗的方向去拍。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下):不是拍港獨或政治,而是人性
《地厚天高》的主題,你不需要認同梁天琦的政治理念也能感受到。有些觀眾看我的電影前,可能覺得自己跟梁天琦沒有關係,甚至很討厭他。看完電影後,或許會覺得梁天琦跟自己很相似。大家也是同樣的人,大家也是曾經有過理想。我的電影建立了這份連結。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上):拍紀錄片的矛盾,就像「人血饅頭」
梁天琦說他搞政治不開心,那時候我很震驚,因為他說這句時是他最受歡迎的一刻。之前我對政治人物的理解是,你受歡迎你可以贏得選舉。那為什麼他會不開心?當我發現梁天琦這一面向,跟我之前想拍一個很激情的作品,方向完全不同,所以我乾脆往比較憂鬱灰暗的方向去拍。
2018/03/15 | 陳娉婷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不再一定要贏,梁天琦的善良和脆弱
導演Nora拍下梁天琦的黑暗和脆弱,是他的秘密,亦是年輕政治犯湧現的時代真相。當梁選擇了做一個真誠老實的人,他無可避免成了被人民唾棄的失敗政客。
2018/03/13 | 陳娉婷
拍獨立電影,無錢又孤獨? 22歲女導演:我不怕捱
《地厚天高》導演Nora自小沉迷電影,升上大學後成為記者,拍攝政治題材的紀錄片,最近她畢業了,決定轉戰劇情片,不怕收入低,邊接散工、邊創作獨立短片。
2018/03/13 | 陳娉婷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不再一定要贏,梁天琦的善良和脆弱
導演Nora拍下梁天琦的黑暗和脆弱,是他的秘密,亦是年輕政治犯湧現的時代真相。當梁選擇了做一個真誠老實的人,他無可避免成了被人民唾棄的失敗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