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創生

地方創生(日語:地方創生/ちほうそうせい chihō sōsei */?)是日本政府為了修正東京一極集中、減緩地方人口減少、提升日本整體活力所提出的一系列政策總稱。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07 | 謝子涵

如何說服都市民眾移居地方?日本「移居交流促進中心」的角色與服務

從日本的移居政策沿革與案例,我們能看到中央部會因應社會經濟環境,協調訂定了移居政策的大方向與跨部會共識,接著由地方政府、相關執行單位與在地組織,進行後續的移居組織分工,台灣可以從中學習到什麼呢?

2021/05/03 | 精選書摘

《地方設計》:「和湖、和陸地、和人們」,將滋賀縣與世界連結在一起

地域品牌化的成功與否不易界定,但在滋賀的「和湖、和陸地、和人們。MUSUBU SHIGA」計畫中,至少如題的將縣內的縣民們成功地「連結」(MUSUBU)在一起。

2021/04/26 | 謝子涵

「Talem」是排灣族語的種植,也是「卡路風工坊」不斷循環的圓夢種子

卡路風工坊在三年內從一個投幣式卡拉OK空間,到樹屋小米教室再到廚房,接下來即將要開始轉型,藍保將用兩年的時間準備更貼近部落家園的地點,以及更完整的工藝教室。

2021/04/19 | 謝子涵

台東縣達仁鄉「點亮達人圓夢計畫」,如何支持返鄉圓夢者、移居者在這塊土地上扎根?

從每個月為地方產業創造100多萬業績的達仁鄉南田社區發展協會,到農友們日常交換商品的東隆商號,這些返鄉圓夢家、移居者,是如何在達仁這塊土地上扎根的呢?

2021/04/12 | 台灣觀光地方創生協會

島內散步執行長邱翊:連結夢想與產品服務的最重要關鍵,是尋找「How」

How是「可持續運作的支持系統」,是What與Why之間的路徑,包括策略、資源、組織文化、核心能力、市場分析、財務會計、管理工具等等,許多地方創生團隊,常常在做What、談論Why時,找不到自己的How。

2021/04/05 | 讀者投書

日職鯉魚隊因廣島原爆而團結,但「廣島模式」的精隨絕不只如此

鯉魚隊之所以能夠深植廣島民心,所靠的也不只是其象徵身分,近年來其經營策略也相當重要,一來讓看球的重點不只是勝敗,同時也透過地域交流活動與多樣商品行銷策略,讓鯉魚隊持續出現在居民的日常生活之中,讓球團與地方緊密結合。

2021/03/29 | 新社會政策雜誌

日本岩手縣311災後復興:圍繞「保障縣民追求幸福」的權利

311海嘯罹難者占全日本4分之1的岩手縣,希望藉由8年復興實現「守護生命,與海陸共生」的目標,計劃裡有明確指出3大原則:「確保安全」、「重建生活」和「生計的再生」。

2021/03/22 | 新社會政策雜誌

311十週年,福島如何靠「災後創生」讓縣民回家?

在建設復興面上,各式復興國宅、鐵道或道路等基礎建設也完成將近100%,而農業的生產額目前僅恢復到90%左右,產量最大的稻米和水蜜桃依舊受到輻射污染的流言影響,價位一直低於全國水準,即使如此,福島的農業加工品的水準依舊很高。

2021/03/15 | 林 承毅

「大學社會責任」在地方是真創生,還是來攪和的?

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劃多年來吸引116間大學、超過兩百件計劃的投入,看似立意良好,但這樣大學與社區就此交融一體的計畫,是否如此完美而真正創造共利共益關係?背後有沒有什麼困境?

2021/03/08 | 方格子vocus

跟「瀨戶內」學地方創生?我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以藝術振興地方,表面上成功地翻轉了小島的形象,成為了眾人口中成功的地方創生範例,也是我國政府仿效的對象,但是由財團主導的地方創生模式,到底有沒有隱憂呢?公益性的資本主義,在實際操作上又會出現什麼問題?

2021/03/01 | 謝子涵

一片葉子撐起一個部落:從傳統廚房走向食品加工廠,這個「部落企業」的故事

一般人「阿粨」的認識可能是外出擺攤的攤位,但現在在各大食品展、百貨賣場和網路,都可買到冷凍即食的阿粨粽子,從擺攤到HACCP認證的過程,背後其實是用一片葉子改變整個部落的創生故事。

2021/02/28 | 謝子涵

歡迎入境都蘭國(下):舉辦「生活節」拉開地方創生序幕,成就都蘭國A'tolan Style

都蘭的過去、現在以及未來,始終都有一群人不放棄找解方,在主體與商業平衡間繳出了都蘭生活節這一張處方箋,許多人也在「都蘭地方創生」的序幕之後,被土地黏下來了。

2021/02/27 | 謝子涵

歡迎入境都蘭國(上):從小書包到生活節,年輕人以部落家園為後盾的創生計畫

「都蘭國」的計畫,就像是從原民地方性的部落中,用「土地」與「人口」開始說起的創生故事,遠看可能會覺得跟其他文創品店很像,但若仔細觀察,每個都蘭國小的書包都有繡十字繡,都有部落媽媽的名字。

2021/02/22 | 讀者投書

流動的地方創生:日本推動「地域振興協力隊」10年之後,瞄準外籍人士下鄉

連過往最保護單一民族的日本的地方,已經準備要張開手臂迎接各路的外地人、外國人,流動的日本地方創生已經儼然成形,那麼台灣呢?

2021/02/15 | 讀者投書

都會創生、創生資料庫、樂齡返鄉:「地方創生元年」後的下一波議題與挑戰

參與創生的產業除了精緻的設計,更應該傳遞「在地文化的核心價值」,並且找出人才回鄉的誘因,其中包含樂齡的人力資源投入、都會與城鄉之間的資源共融,成功案例的典範移轉與扶持,讓地方創生邁入第三年之際,不再是理念的倡議,而是真正的付諸實現。

2021/02/12 | 讀者投書

地方創生仰賴非營利組織,「事主變公親」可說是台灣第三部門的危機

根據統計,台灣地方創生產業有90%的工作者,都曾經接受社區、非營利組織協助,可見「第三部門」的力量,話雖如此,這些非營利組織仍可能犯下把市場趨勢錯當公共性的問題,用商業思維承攬公權力也可能引發危機,而當創生關係到組織調整的時候,政府反而成為了「第三部門」的依附品。

2021/02/08 | 吳瑟致

基隆港市合一的願景在哪?從廟口到城市文化與區域發展戰略

基隆市全轄區都有創生資源投入的必要性,基隆在盤點整體地方發展的挑戰與契機時,必須結合宏觀的區域視野、微觀的地方特性,依附周邊城市同時又能強化發展的差異性,這是未來市長該有的願景與格調。

2021/02/01 | 方格子vocus

地方創生不是讓「外面的人」告訴你,你想要的「應該是」甚麼

要守護一個地方很簡單,就是把生活管理好、共識整理好,再去執行。所謂的共識不是別人告訴你你想要的「應該是」甚麼,而是在地人不諱言討論對地方最終的期待,以及每人願意付出的能量。這是一件艱難的事,所以需要這樣的人來引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