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TNL特稿
台灣地方創生的關鍵:打破新自由主義競爭迷思,以地方延續為目標
顧問公司就好比地方的補習班,補習不能取代真正的自主學習,而「地方創生要有競爭力」的說法就像是補習班式的話術,台灣有許多地方已經接近失能狀態,處理失常的學生,當然是要介入背後失能的家庭,只聚焦在「成績」根本沒意義。
2019/10/07 | TNL特稿
從社會脈絡看地方創生:為何鄉村卻不斷被夾娃娃機攻佔?
老街變成白天開張的夜市,販賣批發的外來商品,山坡地也開挖變成露營區或歐風別墅,大多因為台灣權力真空由派系填補、產業真空由觀光填補、腦力真空由顧問公司填補,方案永遠抄來抄去,結案後地方依舊原地踏步。
2019/10/03 | 眼底城事
跨世代對談:三位空間專業者如何看待萎縮城市、地方發展與公民參與?
這篇訪談的重點分別是萎縮城市、地方發展、公民參與。薛呈懿提到:雖然宜蘭一直被稱為民主聖地、社造先驅,但她認為在公共政策的討論上,宜蘭到了一個瓶頸,如何透過參與、公民討論、建立共識讓羅東真正改變,是更重要的事情。
日本加賀市「地域振興協力隊」,如何與地方公所相輔相成?
日本加賀市的地方創生方案,與地方鎮公所有非常密切的關連,從選才聘用制度到與參與者簽下的合約都值得我們仿效,團隊帶來哪些第一線的地方創生情報呢?
2019/09/23 | TNL特稿
那些在台灣做地方創生的人們(下):從老街、老店到老屋,把「老」拿掉還能有什麼可能?
地方創生政策下政府釋出了許多資源,但團隊而言應該要思考「怎麼用」,更重要的是,應該先要有想做的、即使沒有政府挹注也仍想執行的計畫才開始,而不是為了領取政府補助而生出迎合政策方向的計畫。
2019/09/16 | TNL特稿
那些在台灣做地方創生的人們(上):返鄉、留下、移居,取經日本的地方創生如何落地生根?
台東、雲林、基隆,三個為地方創生而深耕鄉里的故事,各有各的理由和目的,卻也都為周遭的人帶來了極大的改變。
日本加賀市「地域振興協力隊」,如何與大城市「搶人」?
加賀市從2016年開始利用協力隊制度,經過民間團體和公部門各自提案後,決定採用四個專案,其中的「山中溫泉東谷地區活性化支援業務」是做些什麼呢?
2019/09/03 | 李長潔
商店街的誕生、衰敗與復興:從「日本型流通革命」,我們可以學到什麼?
把商店街的誕生、衰敗與復興過程簡單地回顧一番,是為了當我們去到日本商店街時,除了吃東西買東西外,可以好好思考它們的困境與努力,用一種「社會—歷史」的詮釋去審視商店街的美好氛圍與社會意義。
2019/09/02 | 讀者投書
讓細膩的創生深入地方,日本政府做了些什麼?
台灣三級單位鄉鎮公所,和日本三級大不同,台灣無權管理中小學,也就是說在地方分層上,學校是和鄉鎮公所是同屬同層行政單位,鄉鎮公所是無整合之能力,日本的地方改革則打破了這個現象。
2019/08/26 | 讀者投書
在百年森林,日本用地方創生發起「把人留住」的實驗
位在岡山縣的高梁市人口現今只剩下三萬餘人。街上所遺留下的空屋,成了市役所推廣的目標,而他們的計畫,就是結合當地的百年林業。
2019/08/19 | 讀者投書
日本的大學、NPO、企業,如何在地方創生中連結?
日本的地方創生,除了地方自身的發起之外,同時也結合大學做為智庫,以及企業提供人力物力的資源,美作市荒廢的梯田復甦就是一個好例子。
2019/08/04 | 精選書摘
《地方消滅》:扭轉人口減少與「極點社會」,需建立「防衛與反轉線」
日本全國已有數百個地方的人口開始減少。人口減少的問題並不是將來的問題,而是現在進行式。此外,日本還有人口過度集中於都市圈的「極點社會」問題。
2019/08/04 | 精選書摘
《地方消滅》導讀:引起激辯的「地方消滅論」有哪些重點和不足?
暢銷書《地方消滅》是由產官學經歷豐富的增田寬也所著,其主要論點(簡稱地方消滅論)不僅震動了日本的輿論界,也在學術界引發了大量的討論。
2019/07/29 | 謝子涵
人才難尋就自己培養,日本政府成立「地方創生大學」
地方創生的第一線推動者,必須精通當地觀光資源、景點、自然、食文化、藝術、風俗習慣、藝能等,還要能以做品牌、網頁、網路社群等宣傳,專業的人才不足,日本因此創設了「地方創生大學」。
2019/07/15 | 雜談通信
地方稅讓日本小鎮「發大財」後,為何面臨退場危機?
2018年度,最會吸金的四個小鎮因為「地方稅」新政賺了311億新台幣,反使大都市的稅收不足,而日本政府也對這些「發大財」的鄉鎮發了紅牌......
2019/07/08 | 雜談通信
買名產救小鎮:立意良善的「故鄉稅」,為何成為日本的隱憂?
根據日本總務省的統計,實施「故鄉稅」 後各個地方政府中取得3億元以上的有兩百個,損失3億元稅收的地方政府也將近一百個,產生兩極化的極端狀況。
2019/07/01 | 雜談通信
從博報堂《拯救日本的地域品牌論》看建立「地方品牌」的重點
尋找地方魅力的過程可以讓地方特色最大化,其中「在地人」想要呈現的東西與「外來者」想要得到的東西也未必相同,必須時時檢視這個內外的需要關係,是否互相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