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03 | 讀者投書
「產學」與「科技」助攻,讓瀕臨消失的台南後壁、花蓮萬榮、台中外埔成功創生
在由大學所實行的地方創生計畫的成功案例中,大多著眼於提升在地居民的生活品質,使地方的人口不再流失——因為只有讓在地的機能提升、產業復興後,人口才會逐漸回流。
2020/01/27 | 林 承毅
日本介護保險制度如何透過「推廣體操」與「時間銀行」做地方創生?
大阪市保健醫療部高齢介護室兼地方創生局的逢坂小姐,注意到因為日本的社會老人照護系統發達,導致普遍性依賴高,自己復健或是達成康復的意識逐漸降低,因此結合社區而設計一系列讓年長者能夠主動保持活力的運動計畫。
2020/01/20 | 林 承毅
「INN THE PARK」再生計畫:從青少年小木屋,變成享譽世界的森林營地
靜岡縣的「少年之家」在1973年開始營運,尖峰住宿人次超過四萬,政府計算成本後原本考慮廢棄設施,但他們先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曾經使用過這個設施的四萬多人去了哪裡?
2020/01/13 | 林 承毅
在熱海創生:幾乎荒廢的溫泉街,在地人發起了一個「改造計畫」
想要在街區做些什麼事以前,透過基礎盤點確認清楚街區的問題所在,進而一步一步地去解決。熱海因為早期的繁榮,建物大量留存,將既有空間做適切的整理規劃,人流聚集了,生活安穩了,經濟也就回慢慢回穩。
2020/01/06 | 謝子涵
從東京看「地域力」(下):地域振興協力隊之父的三個故事
細看日本推地方創生成功的地方政府,有某些共通的特質:人才培育的內外網絡充足、自立心旺盛、執行力高、分權制度進步、區域經濟循環結構完備、有引導年輕人的力量進入系統、長輩不過問細節而是在背後做風險管理、不濫用國家政策資源、用數字做好現狀的分析。
2019/12/30 | 謝子涵
從東京看「地域力」(上):公務員該用什麼心態發展地方創生?
「地方創生不是一蹴可及。」地域振興協力隊之父椎川忍理事長一路走來的經驗告訴他,在面對地方議題時,若是沒有穩固的結構,那麽就會像是在沙上建塔般勢在必垮,即使是繞道,也要好好地打好基礎。
2019/12/23 | 讀者投書
為何台灣需要地方創生?「創」之前該先思考的事
地方創生就是鄉鎮的人口挖角計畫,目的在挖有創意且有意願來此居住的人一起共生,這些移住人口需要哪些協助與支持,如何使其共同參與在地事業活動、共構維繫發展的結盟體系為何等等,都是地方在規劃創生計畫時值得好好思考的核心課題。
2019/12/02 | 精選轉載
農村斜槓生活:用小商號和音樂節,串起富里的生活新想像
帶著熱情返鄉常常要「從零開始」,蹲點一段時間,才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模式,因此,過去在都市累積的經驗或學習專業,自然地成為富里返鄉青年在地方生存的重要武器。
2019/11/25 | 精選轉載
西林部落的「綠金」產業,重新連結山與原住民的關係
為了將生產的附加價值留在產地。花蓮西林部落的中壯年開始思考籌組「合作社」,自產自銷,但面對中盤商、產業亟待轉型,農民的心聲,能否被聽見?這個計畫又能否真正協助山蘇之農民瞭解合作事業?
2019/11/18 | 精選轉載
老紳士的地方創生之道:相信友善農業價值,為年輕人開一條回家的路
友善農業不只是一個產業,還是一種生活態度,在進行社區價值復興運動時若想走得長久,也考慮到想要返鄉的青年,為他們空出一個回家的位子。
2019/11/11 | 林 承毅
在人口萎縮的大阪市郊,房仲業者如何用「不動產」做地方創生?
在衰退中的大阪阿倍野區,當地的仲介啟動了一系列的地方創生工作,除了活化既存建築物,更用引入多元店鋪的方式減緩商店街的衰退速度——因為咖啡店已經太多了。
2019/11/04 | 讀者投書
從合樸市集到樹合苑,科技新貴的農食教育與地方創生之路
一個年輕人如果想要靠農食創業移居地方,大概需要有三年的準備期。這三年期間請你不要辭掉工作。斜槓,是年輕人回鄉創生地方,可以採行的方式。
2019/10/28 | 讀者投書
搖滾歌手變身養雞職人,開辦「農人祭」傳遞農業新價值
結合音樂活動,讓「搖滾雞」自然的接觸到他所設定的對話族群,「搖滾雞」用好的東西去引導消費者購買產品時,也能支持企業持續生產,陳健福用行動證明,音樂與農業其實可以產生美好結合。
2019/10/21 | 讀者投書
台灣地方創生的兩大動力:「女力」與「新農」
雖然台灣面臨人口老化、少子化的嚴苛考驗,農村的地方特色文化傳承正逐漸消失,但觀察日本與多處國發會優先推動的134個鄉鎮,從不同角度深入觀察台灣農村與地方生活,仍發現創生農村的機會點。
2019/10/14 | TNL特稿
台灣地方創生的關鍵:打破新自由主義競爭迷思,以地方延續為目標
顧問公司就好比地方的補習班,補習不能取代真正的自主學習,而「地方創生要有競爭力」的說法就像是補習班式的話術,台灣有許多地方已經接近失能狀態,處理失常的學生,當然是要介入背後失能的家庭,只聚焦在「成績」根本沒意義。
2019/10/07 | TNL特稿
從社會脈絡看地方創生:為何鄉村卻不斷被夾娃娃機攻佔?
老街變成白天開張的夜市,販賣批發的外來商品,山坡地也開挖變成露營區或歐風別墅,大多因為台灣權力真空由派系填補、產業真空由觀光填補、腦力真空由顧問公司填補,方案永遠抄來抄去,結案後地方依舊原地踏步。
日本加賀市「地域振興協力隊」,如何與地方公所相輔相成?
日本加賀市的地方創生方案,與地方鎮公所有非常密切的關連,從選才聘用制度到與參與者簽下的合約都值得我們仿效,團隊帶來哪些第一線的地方創生情報呢?
2019/09/23 | TNL特稿
那些在台灣做地方創生的人們(下):從老街、老店到老屋,把「老」拿掉還能有什麼可能?
地方創生政策下政府釋出了許多資源,但團隊而言應該要思考「怎麼用」,更重要的是,應該先要有想做的、即使沒有政府挹注也仍想執行的計畫才開始,而不是為了領取政府補助而生出迎合政策方向的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