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3 | 讀者投書
網紅罵志願役廢物告不成?誰說一定要用《刑法》
網紅陳沂發表「大部分志願役都是垃圾」的言論後,軍方若要以《刑法》中的「公然侮辱」提告恐怕未果,然而一般民眾於戰時觸犯特定法條,其實能以適用現役軍人的《陸海空軍刑法》起訴,只是我們現在真的處於「戰時」嗎?
2018/08/03 | 精選轉載
塑膠袋使用放題:日本為何拒簽G7限塑海洋憲章?
如果你有去過一次日本,對於日本使用塑膠袋的頻率應該會感到吃驚。但日本到底為什麼會拒絕簽署G7工業國提出的限塑海洋憲章?日本提出的理由,真的有說服力嗎?
2018/06/27 | Abby Huang
花蓮「環保公園」的真相:是一百萬噸運也運不走、恐坍塌入海的「垃圾山」
花蓮市公所指出,掩埋場底層的垃圾因為太多將不再開挖,原打算就地植草,卻發現垃圾量太大,且塑膠袋居多,覆土量恐怕不足以讓植被生長。
資源回收進焚化爐爭議:台灣回收率58%,垃圾處理的天才?
目前臺灣依「食品器具容器包裝衛生標準」規定,塑膠回收材料不得使用於食品容器具及包裝之製作,也就是說目前我國所有的塑膠食品容器都是使用新的塑料製成。但國外在環保訴求及回收技術許可下,已經開始發展塑膠廢棄物再製技術,許多食品塑膠容器已混入一定比例塑膠二次料。
2018/05/12 | 李秉芳
香港、蘭嶼攜手造船「逆黑潮而划」,橫跨100公里壯舉為的是「垃圾」
一個香港的龍舟教練到台東花了一年的時間造了一艘船,號召划手們橫渡太平洋黑潮100公里蘭嶼,在那裡等著的則是另一個為環境付出不遺餘力熱血傻瓜。
淨灘很好,但我們更應該讓「資源」不用進入「回收」的循環
最近這幾年興起許多環保、淨灘活動,提醒人們環境漸趨惡化,我們要愛護地球做環保,然而,如果垃圾產生的量沒有改變,依照目前的狀況,無論怎麼清都比不上垃圾堆積的速度,幾百萬年都清不完。
孟加拉的時尚環保 VS 塑膠王國台灣
孟加拉這個貧窮、常淹水、人又多的國家,為什麼努力不懈地要讓塑膠袋消失?現在去首都達卡消費購物的人,已經拿不到塑膠袋,而是會提個素面棉袋、有美麗設計的紙袋或不織布回家。孟加拉是如何做到的?
2018/04/10 | Lisa Liu
墾丁「出火」灑滿爆米花,再美的台灣也會被商機弄死
於是一雙雙腳離開了,離開了曾經遊客如織的墾丁,當看到本應熱鬧卻空蕩的現場、當看到曾經繁華卻荒蕪的破敗感,當看到美景被破壞,誰還會想踏進去呢?
2018/03/26 | 徐樂
在台東嘉蘭部落,一條令人難過的「垃圾瀑布」
如果上游的棲地都因山崩被破壞了,小溪流又被到滿垃圾,而下游又處處可見蟹籠和撈捕的人,如此又何盼眾生一切無恙?
2018/02/24 | 書傳媒
我們相信垃圾,也相信構想:時尚潮包FREITAG如何將廢物變好物
《概念思考模式》將創意發展的流程分為三階段:醞釀、覺醒、行動。作者認為,在創意發想的醞釀階段,必須先思考願景。書中以近年走紅於時尚潮人圈的瑞士品牌FREITAG為例,他們以二手貨車防水布及回收材料,如廢棄的自行車內胎,來製造包包和配件。
2018/02/14 | Abby Huang
【感謝有他們】過年垃圾清運時間看這裡:全台哪裡、什麼時間可以倒垃圾?
明天就是除夕,家家戶戶都在把握最後時間打掃,各縣市政府也陸續春節期間清運垃圾的時間。
禁用一次袋後塑膠袋銷量反提升,澳洲將檢討限塑政策
澳洲禁止使用一次性的薄塑膠袋後,根據調查發現消費者改買較厚的塑膠多次袋,且仍用後就丟,專家建議應考慮擴大禁用更厚的塑膠袋。
2018/01/28 | Lo
【圖輯】走吧,到另一座城市的垃圾堆找食物:被遺忘的葉門內戰悲歌
「我們吃的、喝的,都是那些被扔掉的食物。我們還會盡量收集魚、肉、馬鈴薯和麵粉,嘗試著自己做點吃的東西。」
2018/01/02 | 食力
資源回收業的噩夢:堅不可摧的品客包裝桶,和毫無回收價值的黑色塑料托盤
品客包裝桶因為成分太多元,機器逐一區分的難度太高,致使回收操作難以施行;超市常見承裝肉類的黑色塑料盤,則為了能讓肉類看起來更鮮紅而在托盤中加入黑色顏料,但卻也使得托盤變得無回收價值。
2017/11/18 | 羊正鈺
尖石鄉「山地管制」30年走入歷史,但司馬庫斯卻成了垃圾瀑布?
雖然司馬庫斯成為不少國外遊客來台觀光必遊的勝地。不過最近有外國遊客經過當地,竟見到山坡上居然被堆滿垃圾,簡直像一座垃圾山瀑布。
2017/09/28 | 精選轉載
【插畫】中秋節烤個肉,能製造多少一次性垃圾?
想像一桌烤肉估計能製造106件垃圾,全台若有30,000攤烤肉,一夕之間就能製造超過300萬件一次性使用的垃圾。一年一度當然難得,但讓我們也別忘了,跨年、新年、聖誕節這些可能造成大量消耗的節日也都是一年一度。
2017/06/27 | Abby Huang
雲林垃圾危機:斗六4樓高「垃圾山」飄惡臭,29日起停收公家垃圾
雲林斗六市今年從3月開始,垃圾面臨「只進不出」的窘境,加上雲林縣環保局核予斗六市公所垃圾轉出量為「0」,導致原本臨時垃圾轉運站的囤積量暴增,目前該處堆置量已形同一座垃圾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