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6 | 方格子vocus
「他們的年代:台灣建築的記憶花園」:一場台灣建築集合再造的饗宴
理想鄉系列的八棟建築形成了一個社區,而延續理想鄉的概念,作者繼續組合重疊台灣建築,從社區擴張成一個城市。
2020/06/03 | 漫遊藝術史
評「韓湘寧個展」:以圖像凝結記憶,向觀者敍說一個個關於旅途中的城市故事
1939年出生的韓湘寧,到今年已是生理年齡80歲。從一般的地球眼光來看,這無疑是個長者。然而,他的生活與生命形態卻始終是年輕的。他常年穿梭在台灣台北三峽、中國雲南大理與美國紐約之間,地理距離從來不曾限制他的肉體移動。地理區域的轉換,帶給他的是創作題材的養分。
2020/05/29 | 港台電視31
零距離科學:小地球,大建築
現在地球上有七成人口住在大城市裡,這些城市大多在緣海地區,海平面上升令颶風吹襲時大量海水湧上陸地,帶來破壞。會出現這種情況,其中一個原因是城市欠缺疏水設施的規劃,而各國的建築師都在提出新設計來解決問題。
2020/05/22 | 精選轉載
纏綿,只因我們都寂寞——淺談成人漫畫家幾花丹色
孤獨是一種值得自豪的態度,但寂寞是一場不請自來的絕症。無論是幾花丹色筆下的人物,還是現實中的你和我,都無可避免要面對這個問題。
2020/04/05 | 眼底城事
圖解「景觀都市主義」:開放空間和綠地系統才是規劃焦點,而非建築
在景觀都市主義下,景觀從被動的花花草草,轉化成對於城市公共生活有積極性的主體。例如,工業空間(碼頭、工廠)或是都市嫌惡設施(機場、掩埋場)反而能成為都市大型綠地的來源。
慎防奈米級「超細懸浮微粒」,學界首次發現空污與腦癌有關
空氣污染這類環境風險強度不大,其危險性來自於極高比例人口暴露在空氣污染中。將小風險乘以很大的人數時,病例就變得很多。在大城市中,這可能是必須被關注的數字,尤其這些腫瘤通常會致命。
2019/11/22 | 眼底城事
葉石濤《葫蘆巷春夢》的台南隱喻:異化、惡臭與情慾交織的現代化地景
本文將以葉石濤的短篇小說《葫蘆巷春夢》為例,分析文本的環境描述中關於台南的特徵與意義。葉石濤透過小說角色下班後的異常心境,逼近現代人在工作與休閒的分離之後的異化景象。
2019/10/23 | 精選書摘
《走路的科學》:「宜行城市」帶有通透、流動的品質,行走其間乃一大樂事
一個宜行的城市是,當你踏出家門或旅館大廳時,生活所需的一切設施幾乎都在最多幾分鐘的步行範圍內。如果天氣允許,你可以走路往返當地餐廳或學校。高度宜行的都市讓你盡可能以雙腳來從事日常的所有活動,而非必須仰賴開車。
2019/10/08 | 林兆榮
今日嘅交通唔方便,其實源於平日都無選擇
九十年代後期,政府「以鐵路為骨幹」的交通政策,取消大量巴士路線以將乘客轉移至鐵路。一如紅色小巴,到無鐵時分,你就發現你根本好多地方都去唔到。
2019/07/22 | Project Syndicate
失真的非洲GDP:哪個數據才是有意義的參考指標?
非洲大量經濟活動發生在非正式部門,這一事實進一步削弱了GDP統計數字的可靠性。在奈及利亞,非正式經濟貢獻了50%-65%的總經濟產出。無法計量如此大量經濟活動的指標根本不可能成為投資決策的可靠基礎。
2019/06/01 | 精選書摘
奧罕帕慕克《伊斯坦堡》:我哄騙自己,西方旅人的敘述是我自己的回憶
二十世紀初以前,伊斯坦堡人本身很少寫他們的城市。街道,氛圍,氣味,日常生活的豐富多彩等等活生生、呼吸著的城市,只能藉由文學表達,而數個世紀以來,這座城市賜予的文學靈感唯有西方作家以文字表達。
2019/05/29 | Project Syndicate
二線城市的重要性,是像磁鐵一樣把人才和資金都牢牢吸在非洲
非洲城市表現欠佳是對非洲大陸城市規劃一種令人擔憂的警示,尤其考慮到非洲的都市化正在快速發展。但還有另一個關鍵趨勢遭到了忽視:那就是非洲二線城市的重要性日益增加。
2019/05/22 | 邱秉瑜
《城市的勝利》書評:城市如何維持繁榮,在競爭中邁向勝利?
都市讓人脫貧入富,是國家經濟發展的原動力。窮鄉僻壤的民眾,最快的脫貧方式,並非留下來等待家鄉邁向富裕,而是直接往城市移居。
2019/04/04 | 蕭家怡
「逼爆」以外,澳門旅遊發展更需要關注的事
「逼爆」、客源單一,這些當然是澳門旅遊發展現在面對的問題,但再問下去,澳門是否沒有本錢去發展更多元的旅遊?
2019/02/24 | 精選書摘
《空間物種》:鄉下並不存在,只是個幻象
鄉下是他方異域。不該是如此,然而就是這樣;應該可以不是這樣吧,但向來是如此,也將一直這樣下去;無論想改變什麼都已太遲了。
動物園:冒牌的「自然世界」
人類在這三百年間與自然世界產生割裂,卻也懷念着前人與自然打交道的古代經驗。如果人類社群與自然打交道是基本需要的話,那麼人類只好找一個替代品——文化世界之中創造一個虛擬的自然。
動物園:冒牌的「自然世界」
人類在這三百年間與自然世界產生割裂,卻也懷念着前人與自然打交道的古代經驗。若果人類社群與自然打交道是基本需要的話,那麼人類只好找一個替代品——文化世界之中創造一個虛擬的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