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規劃

城市規劃(英語:Urban Planning)又稱都市規劃、都市計畫,是處理都市及其鄰近區域的工程建設、經濟、社會、土地利用配置以及對未來發展預測的專門學問或技術。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7/20 | 楊先驊

都市規劃看新北(三):從原住民到新移民,今日樹林和我高中時的記憶很不一樣

我依然懷念上課上到一半可以聽到學校後方傳來火車汽笛聲的日子,但倘若城市可以兼容並蓄的容納各種文化,成為都市風景的一部分,何嘗不是壞事,且也契合的反應了樹林作為鐵道城市的都市意象。

2022/03/18 | 本土研究社

精簡後的城市規劃發展程序如何「架空公眾」?

今次將六大條例一併修例,除了想快刀斬亂麻一炮過處理,同時可以攝入唔少政府一直想削走的條例。

2022/03/05 | 本土研究社

爭奪多年,違規富臨龍堡店終於執笠?

富臨龍堡店上次向城規會申請續期時(2019年10月)都預視到呢間富臨要結業,因為城規會已經講到明係最後一次續期。只係2020年因為「疫情關係」先酌情續期至2021年(sympathetic consideration)。

2022/02/02 | 眼底城事

多樣性活力的台南街道空間,就是一種最直接、也最自然生成的社會性基礎設施

「新創店家悄悄移入,與在地住一輩子的老人家比鄰,居民的曬衣桿旁是店家的小招牌,店家擺放的桌椅旁擱著居民曬乾的柚子皮。』新創小店帶來的活力、外來文化與在地高度契合,是走訪台南街道就能發現的一大特色。

2022/01/11 | 港台電視31

城市大改造:數十年無規劃迅速擴張,東京急需的第三次全面重建

過去一個世紀,東京經歷兩次重建,分別是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以及二次大戰遭空襲後;然而近數十年無規劃的增長,大廈、高速公路及鐵路迅速擴張,東京急需作出第三次全面重建。

2021/12/22 | 本土研究社

無法「豚」圓:不應視為「害蟲」——昔日野豬管理的檔案啟示

參考港英政府有關野豬管理的解密檔案,不難發現港英政府當年對處理人豬衝突的思維,與今天特區官員有顯著差別,可以預期政策效果亦有天淵之別。

2021/09/02 | 本土研究社

林鄭要精簡城規程序,是要精簡什麼?

林鄭要求「壓縮城規發展程序」,此時我會需要思考,這個「谷催加速」趨勢會對政府部門、對於城市發展的把關及引導角色帶來什麼的負面影響?

2021/07/12 | 本土研究社

解剖「囤地線」:以鐵路為骨幹,撐起了誰的未來?

如果不斷為人詬病的「鐵路+物業」叫做「以地養鐵」,北環線這種助長囤地利益的土地規劃明顯就是「以鐵養地」,鎖起了沿線數百公頃解決土地問題的真正潛力,亦令更理想規劃模式無法實現。

2021/06/14 | 李梓成

天價的音樂噴泉,應該播甚麼音樂?

「應該播甚麼音樂」並非是以自己的審美偏好出發,如果我說應該播貝多芬,馬上就會有人跳出來問:「為何不播放莫札特?一首中國作曲家作品也沒有,是否不愛國?」我想帶出的是樂曲內容須符合周遭環境,才能令這音樂噴泉稍增內涵。

2021/01/08 | 蕭家怡

澳門主教山:叢林不割下,如何建造繁華?

我們都不是要拒絕文明和進化,只是眼前所見的文明和進化都太局限,而這種一味把發展掛在嘴邊。

2020/09/14 | 精選書摘

《明日田園城市》:中永和、中興新村、花園新城?「橘逾淮為枳」的台灣田園城市

在仔細研究中興新村的敷地計畫和相關文獻之後,不難發現它和霍華德的田園城市理念,還是有相當大的落差,只是因緣際會和陰錯陽差地被冠上「台灣花園城市」的稱號。

2020/06/29 | 眼底城事

人行道所串起的日常生活網絡,才是新加坡城市規劃最重要的DNA

新加坡人普遍沒有使用雨傘,因為他們靠著有遮棚的人行道就可以行動自如,甚至我也逐漸揚棄帶傘的習慣,因為出門都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我從市區回到家的路線都有遮蔽的路徑。

2020/02/21 | 方格子vocus

為何輕軌在先進國家大受歡迎?新竹大眾運輸規劃的新想像

到60歲以後,是否還能保證自己「有能力開車及騎車」?如果沒有良好的大眾運輸環境,屆時只能被關在家裡。而良好的大眾運輸環境,讓人能夠暢行於城市裡,且無須麻煩他人。這就是大眾運輸的遠見。

2019/08/23 | 眼底城事

澳門獨立媒體《論盡》:繁華主流之外的公民之聲

在外地人眼中,繁榮富庶的澳門是令人羨慕的,而獨立媒體《論盡》則揭露了許多官商勾結的土地戲法,並檢討發展大旗下失衡的城市規劃。

2019/03/21 | 本土研究社

港人蒙在鼓裡,國家機密洩露:東大嶼人工島有條隱藏高鐵?

地圖揭露未來計劃會有另一條高鐵線由深圳前海出發,穿過屯門、大嶼山,直插東大嶼人工島地圖上叫「高鐵支線」——呢份政府發展藍圖若然唔係今次離奇洩露,恐怕完全將香港人蒙在鼓裡。

2019/02/24 | 精選書摘

《空間物種》導讀:寫在書末/寫在書本空間之外

讀《空間物種》的日常空間,便經常從培瑞克那時代再比照今天的空間使用是否有所改變。有時,會慶幸眼前的新局面,許多方面確實已顯得更自由更有彈性,而有些原本只是當時的想像或期許的未來,如今也已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