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7 | 讀者投書
讓受壓迫者共同發聲:大觀社區作為「抗爭-藝術」的實踐場
面臨迫遷的板橋大觀社區,就像是一個被世界遺棄的惡地,但是比地面上的任何一處都有人味。人們忙進忙出,是為了即將舉行的最後展覽「待騰空的地上物」進行佈展。他們希望讓活水注入意志消沈的社區,讓要塞高築的社區有對外交通的機會。
拳擊培力課程的性別觀察:肉身化女權的青少女培力計畫
我們認為,「培力」不只是讓女性在意識上覺醒,也需要將「被動接受規訓」的身體轉化成為「主動反擊防禦」的身體,這個轉化過程必然會連結到過去印刻於身體上的苦痛記憶,因此也會出現恐懼生氣或難過的情緒。
智能障礙、性/別歧視以及隔離式機構共謀下的集體性侵
機構內一再出現性侵事件,不該僅被簡化為人為疏失,更是社會歧視與文化偏見對智能障礙女性造成的集體性侵。此種集中管理的團體機構服務模式,並非如大眾想像的那般「安全」,社會集體對智能障礙者的隔離政策與障礙人權漠視,都成為類似危險事件的「沉默共謀者」。
2016/11/09 | Mata Taiwan
土地還給原住民族,小英政府為何該學學加拿大?
本文作為《Mata‧Taiwan》原住民族自治專題的首篇文章,將先就當前土地返還爭議指出其中盲點為何,並將當前困境連結到原住民族自治該如何規劃的議題,綜合學者見解分析討論。同時透過國際原住民族自治案例比較,提供臺灣借鏡。
2016/09/30 | 張迪皓
不到最後一刻,絕不奏哀樂:台灣工會組織的難處
企業工會作為一個事業單位的工會,最珍貴的就是各種不同身分的人,異中求同的過程,在每一次角力中、在有限資源下,人們掙扎求生、不至於腐化。即使沒有驚天動地的大鳴大放,且讓我們向頹圮的荒蕪致敬。
2015/07/05 | Mata Taiwan
慕谷慕魚限制步行背後的意義:部落自治意識凝聚慢又艱辛,卻是必要走的路
只要部落的人還在,部落堅持的文化價值還在;重點不是建築物死的外殼,重點是裡面的人的能量聚集起來,這是我們花了10年時間的經驗學來的。
很多人的夢想是開咖啡店,她的夢想是開一間可以修補這世界不完美的咖啡店
「Lightened」翻譯成中文有「被點亮」的意思,Annie期待,這世界需要的幫助一點一點被The Lightened點亮;而The Lightened這間小店則需要被更多消費者來點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