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2 | Abby Huang
植入人類基因的猴子變聰明了嗎?中國科學家「基因轉換」又惹議
繼深圳生物學者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後,再有中國生物實驗引發爭議,中國科學將人類基因植入猴腦中,以研究大腦發育及智力的進程。
2019/03/03 | 好痛痛
運動與飲食習慣,如何影響你的肌肉「基因表現」?
好好鍛鍊身體,基因加強的表現可以在不運動後持續存在;而放縱的飲食,也會讓你的基因表現變差,就算調整回健康的飲食習慣,基因表現也會比較慢恢復。
朱家安:人是否有義務孝順父母?
如果你認為人不該「盲目孝順」,那或許就有理由想想看,孝順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上。是因為血緣?是為了要還「父母債」?是感恩的一種表現?還是因為你覺得這樣做很重要?
2019/01/01 | 王輝斌
回復被打亂的社交時鐘:躁鬱症的「社交節奏」治療
躁鬱症病患的生理時鐘是非常紊亂的,這篇文章主要是想從上一篇文章延伸,要跟大家介紹「社交節律(social rhythm)」,以及其應用「社交節奏治療(social rhythm therapy)」。
2018/12/22 | 讀者投書
人類將不再天然純潔?中國「基因編輯嬰兒」的多層次倫理學爭議
有時候,基因改造的生物風險可能在第一代中沒有表現出來,但在第二代或第三代中表現,這加大了風險。如果基因繼續擴散,問題就超越了兩個女嬰的個人層次,是整個人類社會的事。
《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對基因的認知是科學史上最有力也是最危險的觀念
基因確實造就個人之間的差異,可是卻非身分的決定性因素,我們還有很多有關基因的知識要學,現在知道的可能連皮毛都算不上,在後基因體時代,我們正在學著如何解讀和編寫我們自己。
2018/09/10 | 時報出版
《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書評:基因與家族病史,你我無法逃避的命運
辛達塔.穆克吉(Siddhartha Mukherjee)不是普通人,這位醫師兼癌症學者,靠著講述癌症的前作《萬病之王》榮獲普立茲獎,而且書賣得很好,可謂叫好又叫座,才榮獲無限寫作權,帶給讀者一本如此豐富的書。
2018/09/04 | 王輝斌
時間從我們的眼睛進入到大腦:人們如何發覺「生理時鐘」的存在?
這篇文章,希望能以時間作為縱軸,跟大家說一個生理時鐘研究領域的故事。聽完之後,你也能對這個領域是如何誕生並發展成為一門學問,有更清楚的認識。
2018/08/22 | 精選書摘
《餐桌上的味覺練習》:五人中就有一人是無法感受苦味的「味盲者」
無法感受到苦味的人,約占總人口20~25%,這些人被稱為「味盲者」(Nontaster)。根據味盲者基因調查顯示,發現位於第七染色體、控制T2R38受體的基因中,有三種胺基酸異常。
地球上最後一塊處女地:萬那杜的居民祖先來自台灣?
從文明特徵以及在大洋洲相關文明發現的時間序列來看,整個拉匹達文明可能源自於臺灣早期的原住民,在距今5,000~6,000年前,經海路逐步擴散到大洋洲的諸島。
2018/06/20 | TIME
荷爾蒙療法:讓更多乳癌患者免於不必要的化療之苦
美國臨床腫瘤學會近期年會中的一篇演講,以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一項研究都指出,許多女性早期癌症患者可能不需要進行化療。他們的研究結果表明,通常為期五年荷爾蒙療法對女性患者已經足夠。
當鱈魚祖先搞丟了免疫系統中的MHC Class II蛋白
當大西洋鱈魚的基因體丟失的MHC第二型蛋白體的基因,是否意味著鱈魚對細菌的入侵完全不具抵抗能力?當然,現今種的鱈魚對於細菌性病原仍然具有抵抗能力,其原因引發了科學家們的好奇。
《孟德爾之夢》是一本必讀的好書,連遺傳學博士都覺得十分有趣
探索「基因」真身的過程,並不僅是個生物學家的盛事,許多化學家及物理學家也參了一腳,甚至扮演關鍵角色,分子遺傳學可說是跨領域合作打造出來的!
2018/04/08 | 精選轉載
【插畫】討厭香菜不是你的錯
香菜的英文「coriander」是源字希臘文的「korion」,意思就是「蟲」的意思。
熬夜再補眠就好?打亂生理時鐘可能增加細胞癌化風險
熬夜會打亂身體內建的生理時鐘,讓癌細胞有更多機會增生作亂。另外,睡前使用3C產品也會干擾生理時鐘,讓你無法睡得安穩。
2018/02/03 | TIME
成為朋友不是偶然,你們的基因可能比別人更相似
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發表的一篇新研究顯示,你和你朋友可能比想像中有更多共同點,你們的基因也可能更相近。
2018/01/29 | 財訊
新癌症戰爭:後基因解碼時代,化療將成過去式?
基因圖譜大揭祕10多年後,「精準醫學」紀元來臨,四種趨勢突飛猛進的新醫療改變了傳統醫療作法;只是許多新發明代價不菲,各界也關切醫療體系是否負擔得起。
2018/01/16 | Roxas 楊大輝
人要嘛被基因控制,要嘛被模因控制——除非你「反思」
人要嘛被基因控制,要嘛被模因控制,所以在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可以說,人類並不自由。但請注意,我說的是大部分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