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2 | 明日科學編輯群

科學家發現除了「脫靶效應」,CRISPR基因編輯還有另一個隱憂

尼亞坎的研究團隊則展示了另外一種可能──縱使編輯在目標基因上成功了,但同時也可能改變其他部分的基因。

2020/05/13 | 精選書摘

《2030世界未來報告書》:從基改蚊子到腦機介面,四項在2020年正式展開的生技革命

再更深入來說,2020年可能會發展到不需要腦機介面和神經調節器之間的「線」,即不用外部的監控,電子也將能自行在大腦裡運作,而為了降低副作用,只在需要的時候對電子進行刺激即可。

2020/02/20 | 《科學月刊》

如何拿捏科學研究的道德尺度? 談CRISPR/Cas9技術用於人體的適當性

人類胚胎的研究一直是生命科學研究上道德的邊緣地帶,爭議的觀點有很多,除了部分宗教裡對於「人」形成的見解之外,更廣泛的關注在於胚胎是否應視為人而賦予其等同於人的權利。

2019/12/30 | 李修慧

基因編輯寶寶案,賀建奎一審被判3年有期徒刑、300萬人民幣

2018年11月,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宣布,他們透過基因編輯技術促成號稱抗愛滋嬰兒誕生,引發生殖醫學道德爭議。賀建奎今日因非法行醫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罰金300萬元人民幣。並遭到廣東省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列入「黑名單」,終生禁止從事人類輔助生殖技術服務工作。

2019/11/29 | TIME

「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可能帶來光明的未來,但也仍有許多挑戰

我們需要能夠遵循的規則,而不是終止這項技術的應用。制定規則的過程能讓社會進行對話,這是很重要的,因為現在與未來,都還是會有很多人有興趣想要編輯人類生殖細胞。

2019/11/07 | TIME

比爾蓋茲對「全球健康」的未來發展,做出充滿希望的預言

蓋茲表示對衛生創新進行投資,是改善全球衛生、縮小衛生不平等之間的差距,以及減少全球貧窮的關鍵。

2019/07/19 | TIME

這兩種療程第一次向人們展示了「愛滋病可能是一種可被治癒的疾病」

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有望將愛滋病毒從受到感染的基因組中移除的新方法。該研究在29隻白老鼠身上使用ARVs療程,並配合基因編輯技術,來將愛滋病毒從受感染的細胞中移除。

2019/05/16 |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

訪問CRISPR專家︰在人體應用「基因神剪」,我們要考慮甚麼?

中研院生物化學研究所助研究員凌嘉鴻站在 CRISPR 研究最前線,非常孰悉這把「基因編輯神剪」的優缺點,比起拿來改造人類,他更想把這把剪刀改得更安全。

2019/05/15 |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

CRISPR宛如「科技魔戒」,但人體基因編輯真的安全毫無副作用嗎?

中研院生物化學研究所助研究員凌嘉鴻,站在 CRISPR 研究最前線,非常孰悉這把剪刀的優缺點,比起拿起 CRISPR 神剪改造人類,他更想把這把剪刀改得更安全。

2019/05/13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用科技治療疾病是一回事,改造人類是另一回事

就演化生物學的角度來看,沒有任何一個人類的性狀符合所謂完美,我們永遠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每一種性狀的好壞優劣,端看身處何種環境。

2019/04/12 | Abby Huang

植入人類基因的猴子變聰明了嗎?中國科學家「基因轉換」又惹議

繼深圳生物學者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後,再有中國生物實驗引發爭議,中國科學將人類基因植入猴腦中,以研究大腦發育及智力的進程。

2019/04/09 | 精選書摘

《上帝的手術刀》︰「基因治療」與「基因編輯」的邏輯有什麼不同?

從某種程度來說,傳統基因治療就像在瀕危建築打加鋼筋、裝防震樑,只要可以延長它的使用壽命就行;而基因編輯就像是要修葺故宮三大殿,需要嚴格按照原樣「修舊如舊」,還需要把建築中糟朽不堪的零件取出修繕甚至替換,再原封不動地安裝回去,目標是讓整座建築精確地恢復原有的機能。

2019/04/09 | 精選書摘

《上帝的手術刀》︰我們應否畫出一條紅線約束科學發展?

倫理不是可以「任人打扮的小女孩」。有些價值觀範疇的「紅線」,確實是包括科學研究在內的人類活動所需要遵循的。舉例來說,有一條底線我想讀者們應該不會反對:科學研究的底線,是不傷害其他人類個體。但是單就基因編輯和基因治療的問題上,如何界定「其他人類個體」,又如何定義「不傷害」,並沒有那麼容易!

2019/04/07 | 精選書摘

《上帝的手術刀》:「基因治療」與「基因編輯」的邏輯有什麼不同?

從某種程度來說,傳統基因治療就像在瀕危建築打加鋼筋、裝防震樑,只要可以延長它的使用壽命就行;而基因編輯就像是要修葺故宮三大殿,需要嚴格按照原樣「修舊如舊」,還需要把建築中糟朽不堪的零件取出修繕甚至替換,再原封不動地安裝回去,目標是讓整座建築精確地恢復原有的機能。

2019/04/07 | 精選書摘

《上帝的手術刀》:我們是否該畫出一條紅線來約束科學發展?

倫理不是可以「任人打扮的小女孩」。有些價值觀範疇的「紅線」,確實是包括科學研究在內的人類活動所需要遵循的。舉例來說,有一條底線我想讀者們應該不會反對:科學研究的底線,是不傷害其他人類個體。但是單就基因編輯和基因治療的問題上,如何界定「其他人類個體」,又如何定義「不傷害」,並沒有那麼容易!

2018/12/22 | 讀者投書

人類將不再天然純潔?中國「基因編輯嬰兒」的多層次倫理學爭議

有時候,基因改造的生物風險可能在第一代中沒有表現出來,但在第二代或第三代中表現,這加大了風險。如果基因繼續擴散,問題就超越了兩個女嬰的個人層次,是整個人類社會的事。

2018/12/18 | TIME

中國科學家繞過研究倫理時,也誕生了世界首批非自願「基因編輯嬰兒」

雖然這對雙胞胎的身份現在仍然受到保護,但她們不太可能長期保持匿名。在賀建奎繞過禁止實驗的道德準則時,他不僅違反了應具備的科學探究基本原則,而且還永遠改變了社會對這兩位女孩的看法,並擅自做了她們非自願所做出的決定——成為世界上第一批CRISPR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