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2 | Abby Huang
植入人類基因的猴子變聰明了嗎?中國科學家「基因轉換」又惹議
繼深圳生物學者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後,再有中國生物實驗引發爭議,中國科學將人類基因植入猴腦中,以研究大腦發育及智力的進程。
誘騙工蟻「暗殺蟻后」的紅火蟻防治奇招
王忠信副研究員積極尋找超級基因上面、決定蟻后氣味以及工蟻辨識氣味的關鍵基因,希望能開發出更有效的防治餌藥,誘騙工蟻暗殺自己的蟻后。
2019/03/03 | 好痛痛
運動與飲食習慣,如何影響你的肌肉「基因表現」?
好好鍛鍊身體,基因加強的表現可以在不運動後持續存在;而放縱的飲食,也會讓你的基因表現變差,就算調整回健康的飲食習慣,基因表現也會比較慢恢復。
2018/11/26 | 周雪君
【全球首例】中國宣稱一對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誕生 引發科學界爭議
中國科學家宣稱以基因編輯技術,修改一對胚胎的基因,參加計劃的母親成功誕下一對終生免除愛滋病風險的嬰兒。事件引發科學界爭議。
2019/07/07 | 吳佳鴻醫師
為什麼會有「小時候可以吃,長大才過敏」的情況?
為什麼有些人以前小時候吃東西沒事,但長大成年之後,可能30歲、40歲、50歲甚至更老,卻反而對那樣食物過敏了?
2019/05/16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症」八大迷思:得這種病會產生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汙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症患者就愈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症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的了解和接納,我們能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朱家安:人是否有義務孝順父母?
如果你認為人不該「盲目孝順」,那或許就有理由想想看,孝順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上。是因為血緣?是為了要還「父母債」?是感恩的一種表現?還是因為你覺得這樣做很重要?
2019/04/26 | TIME
我們終於了解「在外太空待一年」對太空人產生的身體影響
最後結果好壞參半,在某些方面史考特的身體狀況比預期中還好,但其他方面則不盡人意。毋庸置疑的是,太空旅行帶給人類身體的負擔極大,在我們想開始前往月球或火星生活前,還有待學習及訓練。
挑戰人類研究道德邊界的「異種嵌合體」
大鼠-小鼠嵌合體試驗的成功,暗示著後續的龐大商機。人類的幹細胞能否也能與體型或血緣相近的動物胚胎,形成異種嵌合體,作為生產可供人類移植時器官供應的一種方式呢?
2019/08/08 | 精選書摘
《死亡的臉》:長壽的最佳保證,是選擇正確的父親與母親
科學的舞臺上出現過非常多的老化因素,我猜想它們應該都有某種程度的確實性。換句話說,老化很可能是這些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還要再加上另一個重要因素,我們每個人不同的個人構成要素。
朱家安:人是否有義務孝順父母?
如果你認為人不該「盲目孝順」,那或許就有理由想想看,孝順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上。是因為血緣?是為了要還「父母債」?是感恩的一種表現?還是因為你覺得這樣做很重要?
薩波斯基《行為》:有時幫他、有時捅他──為什麼我們老做一些自己也不明白的行為?
《行為:暴力、競爭、利他,人類行為背後的生物學》在很多人類最好和最糟的行為上,並沒有試圖給我們教科書式的簡單答案,而是讓我們勤於思考。雖然真的很厚重,可是卻真是本不可多得的好書,讀了這本書勝讀十幾本書,是CP值很高的投資,非常划算!
2018/12/22 | 讀者投書
人類將不再天然純潔?中國「基因編輯嬰兒」的多層次倫理學爭議
有時候,基因改造的生物風險可能在第一代中沒有表現出來,但在第二代或第三代中表現,這加大了風險。如果基因繼續擴散,問題就超越了兩個女嬰的個人層次,是整個人類社會的事。
2018/09/04 | 王輝斌
時間從我們的眼睛進入到大腦:人們如何發覺「生理時鐘」的存在?
這篇文章,希望能以時間作為縱軸,跟大家說一個生理時鐘研究領域的故事。聽完之後,你也能對這個領域是如何誕生並發展成為一門學問,有更清楚的認識。
2019/01/01 | 王輝斌
回復被打亂的社交時鐘:躁鬱症的「社交節奏」治療
躁鬱症病患的生理時鐘是非常紊亂的,這篇文章主要是想從上一篇文章延伸,要跟大家介紹「社交節律(social rhythm)」,以及其應用「社交節奏治療(social rhythm therapy)」。
《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對基因的認知是科學史上最有力也是最危險的觀念
基因確實造就個人之間的差異,可是卻非身分的決定性因素,我們還有很多有關基因的知識要學,現在知道的可能連皮毛都算不上,在後基因體時代,我們正在學著如何解讀和編寫我們自己。
2019/09/15 | TIME
一項有望幫助「預測乳癌復發」的新型血液檢測
這項被稱為TARDIS(Targeted Digital Sequencing)的技術,在檢測乳癌細胞釋放到血液中的DNA方面之靈敏度,比其他類似的液態生物檢體還要高出了100倍。
《上帝的手術刀》:用科技治療疾病是一回事,但改造人類又是另一回事
我們以為有完美的人類性狀,可是卻忽略了人的絕大多數性狀都是常態分佈,極端值不見得就一定好,除非是該極端值造成了生理或發育的缺陷影響了生活品質,否則談不上好壞良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