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5 | 精選轉載
【插畫】年輕人活不下去,是因為台灣吸血比輸血的人多
對於某些既得利益的階級而言,他們不會看到年輕人的辛苦,只會認為他們努力不足,房租不降,年輕人租不起我的房,那是你們自己不夠努力。
2019/08/14 | Roy Ngerng
【圖表】基本工資馬拉松:為什麼台灣落後了南韓?
曾經,台灣的最低基本工資高於南韓了26年之久,但是,就在2004年,南韓的基本月薪一路攀升並且大幅超車。
2019/08/14 | 李修慧
2020年基本工資拍板:基本月薪調漲700元,時薪增加8塊錢
勞動部14日召開會議,確定明年的基本工資,最後決議基本月薪調漲到2萬3800元,基本時薪調升至158元。
2019/05/21 | 劉彥甫
黃背心運動全球擴散,召喚50年前「六八運動」精神
六八運動源自於歐美自戰後爆發嬰兒潮:人數大幅成長的青年與勞工,面臨種種僵局。隨美國反戰運動與越戰的對峙,年輕人始認為學運是改革社會的方法之一。
2019/05/21 | 劉彥甫
黃背心運動全球擴散,重新召喚50年前的「六八運動」精神
六八運動源自於歐美自戰後爆發嬰兒潮,人數大幅成長的青年與勞工,面臨著教育制度僵化、畢業即失業、約聘雇勞工大幅增加、勞資關係不協調等僵局。隨著美國反戰運動與越戰的雙方對峙,年輕人開始認為學運是改革社會的方法之一。
2019/04/08 | 讀者投書
「台灣經濟很差所以去中國顧肚子」,這樣的主張有什麼問題?
韓國瑜市長前往中國拚經濟,依照前述,基本上開放中資或是在貨物以及服務類型的交易上「無限制的」依賴中國市場,都是在經濟戰略上犯了極大錯誤,過去的台灣經濟已經被出賣以及耽誤了,現在作為一個陸委會主委出來阻止,是為了救經濟而不是耽誤經濟,錯誤在哪?
2019/03/15 | Project Syndicate
民粹主義提出了正確的問題,卻沒拿出正確的答案
隨著專業人士拖家帶口逃向成功的中上階層社區,日益增加的生活和房產成本逐漸將其他人拒之門外。這些市場需求正在催生出一種精英體制,但這種體系是世襲的,只有成功人士的孩子才更可能取得成功。
2019年基本工資調升之後,對我會有什麼影響?
2019年起,基本工資在月薪和時薪的部分皆有調漲,哪些人會受影響?加班費該怎麼算?勞保的繳納又會不會增加?
2018/12/19 | TNL 編輯
秤斤論兩的新興生意:這些緬甸賣髮人靠秀髮擺脫貧窮
在小乘佛教盛行的緬甸,長髮被視為是美麗的標誌,不過,在這裡頭髮能夠被加工跟重新包裝,向消費者以數百美金出售,而且還能製成假髮、跟其他延伸商品。
2018/12/10 | 周 海威
4萬以下薪資不得「面議」,會讓求職變得更困難嗎?
有些業者開始要求求職者面把包包放在外面,並且把合約條款簽完就直接收走,合約表面上寫月薪4萬,但實際卻內含勞健保及勞退及其他科間,就是這樣的修法,促使這種事情再度發生。
2018/12/01 | 李秉芳
「最低工資法」草案出爐:消費者指數上漲,最低工資也要提高
現行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僅是法規命令,且勞資雙方定調基本工資多淪為「喊價」模式,結果也常常雙方都不滿意,未來立法之後將讓最低工資的討論更明確且有強制性。
2018/11/28 | Project Syndicate
對北韓不斷取得重大成就,文在寅支持度為何持續下滑?
文在寅並沒有盡力解決這些影響到韓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而是專注於再分配。他的主要經濟政策「收入驅動的增長」旨在通過提高最低工資,讓低收入家庭獲得更多錢,從而提振國內消費。
2018/11/28 | Project Syndicate
對北韓不斷取得重大成就,文在寅的支持度為何持續下滑?
文在寅並沒有盡力解決這些影響到韓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而是專注於再分配。他的主要經濟政策「收入驅動的增長」旨在通過提高最低工資,讓低收入家庭獲得更多錢,從而提振國內消費。
2018/08/21 | 新公民議會
漲基本工資是讓人人都有錢,還是增加失業率?
台灣餐飲業等服務業的員工,幾乎是領基本工資,隨著調薪幅度增加,許多人力為大宗的業者多改為減少人力使用,轉而增購自動點餐機、自動售票機等,寧願將業務縮減,也不願意聘用勞工——台灣低薪真正的問題是產業沒有轉型。
2018/08/17 | 羊正鈺
當蔡英文說「22K將走入歷史」,基本工資調漲到底影響了誰?
全國工業總會常務理事何語受訪指出,調高基本工資會增加年輕人失業率,此外也會衝擊服務業、旅館業、超商超市等,「衝擊服務業一定會調高物價」,只是多少而已。
2018/07/26 | 羊正鈺
6都「租屋工時」算給你看:不吃不喝工作逾85小時,才住得起台北「雅房」
調查發現,台北市領基本工資時薪140元的勞工,需要不吃不喝工作超過321.4小時,才能租得起租金中位數每月4萬5000元整層住宅的房屋。
2018/07/16 | 當代評論
解決低薪困境,臺馬政府分別怎麼做:「低薪,是一種政治選擇,而我們可以有其他選擇」
臺灣和馬來西亞長期以來壓抑薪資的成長,不僅導致勞工的生活受到衝擊,低薪更影響了經濟成長,衝擊國內的購買力。最低工資作為一項政府介入工資最有效的政策工具,近年來越來越受到各國的關注,兩國政府皆應體認提高薪資對於經濟發展的正面意義,具體落實提出的最低工資政治承諾。
緬甸調漲每日基本工資,最低月薪80美元仍落後他國
緬甸今年5月起調漲基本工資至每日NTD105,根據2015年制定的《基本工資法》,政府每兩年需重新制定基本工資,國際勞工組織認為,此政策有效縮減貧富差距及男女薪資比,然而當地中小企業卻擔心將重挫出口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