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21 | 精選書摘
《啟蒙運動(下)》:科學與宗教在18世紀看似緊張,仍不及百年後的生死鬥
大部分啟蒙思想家認為,神學解釋之不可取,最主要還是因為它是錯的,而科學家在這方面提供了豐富的證據。
2019/11/21 | 李秉芳
安定力量10席不分區納入「蜂蜜檸檬」吳蕚洋,進國會落實愛家公投結果
安定力量內部評估,現階段衝破3%政黨票不是問題,將持續以家庭價值、教育議題尋求支持,特別是民風相對保守的東部、中南部地區。
2019/11/20 | 精選書摘
《啟蒙運動(上)》:討厭中世紀雖是時代風尚,啟蒙思想家仍有火上加油的效果
十八世紀基督教徒的普遍態度,並未能給啟蒙思想家提供任何線索去認識中世紀某些有價值的一面。艾迪生就說過,「那是一個黑暗和迷信的時代」,他的此一說法和他那個時代大多數人所抱持的意見可說大同小異。
2019/11/06 | 精選書摘
《哲學家陪你看電影》:從《V怪客》談媒體與德希達的「宗教式回歸」
電影中,V怪客揭露的就是政府要遮蔽的,而政府所揭露的一切其實正是要遮蔽那些無法公開的。因此這便是德希達要告訴我們的,科技和媒體暗地裡(卻是明確和清晰地)還是與宗教-政府勾結在一起,這種裙帶的資本主義關係使得國族主義更加擴大,而不是使人更開放的接觸到國際。
2019/11/04 | 精選書摘
《貓狗撿史》:以宗教之名的屠貓行為,促成了黑死病的爆發
從上古時期說到當代文明社會,神話到古今帝王名人,埃及到歐洲,中國到日本……認識喵星人、汪星人的歷史,就能了解貓狗的習性從何而來,同時也認識了人類文明發展的歷史。
過去30年來,基督教如何走入公領域,持續開闢性別議題新戰場?
從台灣公民參與及社會轉型的歷程來看,基督教走向公共議題的過程未必需要全盤否定。首先,基督教的黑盒子打開了,大眾對於基督教的關注程度前無僅有,教會內部的積習與觀念逐一被攤在陽光下檢視。
《原教一族》——為何美國基督徒會支持特朗普這種人
Netflix推出的紀實影集《原教一族》(The Family)把藏身於歷屆美國總統背後的「國師」Douglas Coe的事蹟呈現於世,揭露美國政治精英背後的宗教勢力。
《驅魔使者》:為何好人無好報?
為何上帝不聽好人的禱告?為何好人無好報?因為正直善良的人才會這樣迎難而上。
《睡王子的快樂傳說》:現代聖愚拉撒路
謙卑、忍耐、順服、慷慨的美德,會否成為權勢壓榨與欺哄別人的工具?若美德助長不公義,是否仍是美德?
2019/09/08 | 精選書摘
《什麼是道德案例?》:在基督教之前西方的「決疑論」
透過決疑論的努力,我們首先將會了解道德案例是既真實又虛構的:案例無論如何都是被建構的,它從日常實踐中汲取事實,或是引用神話故事。
2019/07/15 | 精選書摘
《加勒比海諸國史》:基督教霸權宰制下,黑人宗教成為離經叛道的巫術
黑人宗教具有社會責任,提供黑奴聚會之機會,發揮整合族群、鞏固團體之功能,並成為解救苦難的心靈良藥。除了冀望藉巫術化解苦難、緬懷非洲親人之外,儀式的背後蘊藏黑奴反抗殖民當局之重大意義。
2019/07/03 | 讀者投書
《以恩寵之名》:「寬恕」如何勒索教會中的性侵受害者
利用教會權力關係的性犯罪者,就是意識到「寬恕」在基督教價值體系中的位置,而故意操弄迫使人們接受他的濫權。這也正是為什麼每個體制都確實會出現利用權力不對等的性犯罪,但是在教會裡特別容易用這種操作手法,讓受害者有苦難言,自繳器械。
2019/07/03 | 讀者投書
《感謝上帝》:「寬恕」如何勒索教會中的性侵受害者
和其他角色不同,伊曼紐是一位天主教徒,是一位即使遭遇此事仍然信仰天主教的信徒。因此他必須要面對是否要「寬恕」的抉擇,也只有伊曼紐才必須要承擔教會無形施加於他需要寬恕的壓力。
2019/06/26 | 精選書摘
《海賊王的時代》: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排他,最終演變成兩個帝國的衝突
中世紀的基督教世界與伊斯蘭世界都覺得自己較他人優越,也因此爭奪地中海的霸權,而在這樣的爭戰之中,海盜行為也被正當化。
《使徒保羅》:留守還是逃走?面對暴政之雙重兩難
《中英聯合聲明》之後,香港的教會在掙扎著:不少人移民海外,逃離暴政;有些教會則發起「香港是我家」運動,鼓勵信徒留港。這種兩難處境,到今天似乎再度出現了。誰可以給予指引呢?
2019/06/25 | TIME
一本聖經各自表述:為何猶太教、基督教對聖經詮釋天差地遠?
猶太教與基督教在聖經有很大部分的重疊,聖經是如此豐富多元,它支持了兩種截然不同,甚至更多樣的詮釋。
2019/06/25 | TIME
一本聖經各自表述:為何猶太教與基督教對聖經的詮釋天差地遠?
猶太教與基督教在聖經有很大部分的重疊,且兩個宗教皆無法撇開這本經典。然而我們卻無法從聖經中讀出我們實際上看到的信仰實踐,也無法從這些信仰中預測聖經的內容。
2019/06/10 | 精選書摘
《光與黑暗的一千年》:歐洲大飢荒時,教會竟花錢以藝術恐嚇人民
那時最冷酷無情的暴君也懼怕上帝的憤怒,從而聽命於教宗;世俗的統治者為了維持自己的生活方或,臣服於僅需透過聖禮即可得到永恆救贖的權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