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8 | 傅紀鋼
他不接受世界,這世界也不接受他——《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
如果胡波還活著,看到《大象席地而坐》得金馬獎後的眾人反應,絕對會更加深這世界爛到谷底的感覺,並用他一貫對人的惡劣態度大諘特諘。另一方面,胡波則會被喜愛「溫良恭儉讓」、認為藝術家要有該有樣子的人討厭,再被一些盲目崇拜,又不見得是知音的專家與文青,過度吹捧其言行,當成神來拜。
2016/07/06 | 沈 伯丞
【台北電影節】荒原裡的罪與罰——埃米爾拜加津的《折翼少年殘酷記事》
導演讓巴洛克式繪畫的劇場性,在螢幕上重新演繹。然而,正是在這個高度視覺詩意的構圖中,讓觀者忽然轉想看見原來那古典詩意的美來自於「匱乏」。缺電讓哈薩克的夜晚美得猶如古典油畫,但卻也投射了哈薩克文明、經濟的荒蕪與破敗。
2016/04/16 | 放映週報
《路邊野餐》:在地美學的跨時空幻遊
接續在「城市世代」後興起的一批「80後」導演,有些也不再聚焦城市,落腳到遺世獨立的小鎮、農村、或少數民族聚落,說出奇特乃至荒誕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