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9 | 方瑋晨
媒體黨政軍條款「大躍進」的幾個可能修正方向
德國哲學家哈伯瑪斯曾云:「當我們倒掉骯髒的洗澡水時,千萬不要把嬰兒給一起倒掉了,要留下嬰兒。」廣電三法的修法過程爭,若只為解決邊際性案例而將原則拋棄,無疑捨本逐末,解決一個問題後,可能又帶來更多的問題。
2018/02/27 | TNL 編輯
因為哪些「前車之鑑」,公平會約談衛生紙業者以防「聯合漲價」
公平會針對「衛生紙搶購」表示,根據目前在媒體上看到的訊息,以及公平會所掌握狀況,這個案件「絕對可能已經觸犯聯合行為」。
2017/10/11 | 李修慧
被南韓、中國罰完後,高通又被公平會裁罰史上最高234億元
從2005年開始,無線通訊晶片巨擘「高通」公司先後被南韓和中國裁罰鉅額的壟斷罰鍰,此外,高通也被Ericsson、Nokia等其他手機業者聯合向歐盟檢舉
2017/06/18 | 洪大倫
關於「壟斷」的一點反思:你痛恨的是財團壟斷,還是痛恨自己不是那個人?
讀歷史我常常會想起呂世浩老師說的:「不要脫離人性」,而這個觀念也同樣適用在我看在商業的這件事情上。因此我常常都會想,多數人批評壟斷,我想最主要原因是你討厭那個能吃的腦滿腸肥的人不是你,或者你討厭的是自己沒有從中分一杯羹。
2017/04/21 | 精選轉載
年輕人真正該警戒的敵人:跨國資本大平台的「數位殖民」
直白的說,台灣現在的廣告媒體業,已經完全被歐美綁到無法動彈,而大家最愛玩的手遊跟正妹直播,背後也是中國資金早已根深蒂固。每年都是天文數字流出去、國力不斷降低,多數人卻是根本無感,不是嗎?
2016/11/15 | 徐家健
經濟學家如何看「反壟斷法」?
作者就托利森(Bob Tollison)逝世分享他生前論述的「反壟斷法」。
2016/10/20 | 李修慧
菜價遲遲不跌,農委會將請農產行銷公司進口蔬果
「臺灣農業國際開發公司」是蔡英文新政見之一,為10月掛牌成立的公辦民營農產行銷公司,期望將臺灣優質農產品行銷到東南亞,未來也將進行風災時的蔬果進口。
2016/09/15 | 精選轉載
台電幫俘虜政府,不是只想保住鐵飯碗而已,而是有真金白銀在裡面
台電的歷史,正是壟斷國營事業,俘虜原委會、經濟部和全國人民,並讓台電幫自肥的一頁血淚史。了解台電的問題,就了解台灣經濟問題的一大半了。
打不贏就加入他:優步中國與滴滴合併的戰略意義
滴滴獨佔中國市場之後勢必要加快進軍海外的步伐,勢必與優步產生利益衝突。在合併底下,滴滴與優步的大戰或許才剛剛開始。
2016/04/20 | 楊之瑜
TNL晨間速食新聞》F1老闆說女性不適合開賽車/Google等著收歐盟74億罰單/前任高階主管加入雅虎併購小隊
歐盟對壟斷總是感冒,Google的Android手機系統中綁住自家YouTube與地圖服務造成競爭優勢,讓歐洲當地其他業者在起跑點上就輸了。歐盟預計今日起訴,罰金上看74億美元。另一方面,向來做自己的F1方程式賽車老闆在公開場合很直白說出他對女性看法:不適合開F1但適合當F1主管。雅虎併購案最新發展:前任主管夥同私募基金想要做什麼?
台灣電視台就好比光華商場:看起來很多不同的店面,其實背後老闆都一樣
台灣在電視系統業壟斷了播放通路的狀況下,他們可以坐著收消費者每月支付的系統,卻不用負責製作節目,而實際製作節目的頻道商卻拿不到足夠的錢製作好節目。
2015/09/05 | Sid Weng
柯P開放一卡通圖利財團?藍營痛批「喪權辱市」
台北市政府發言人林鶴明也回應說,開放多卡通是交通部既定政策,北捷於郝龍斌市長時代獲中央補助預算,延至今年9月開放亦已延後3年。
2015/08/16 | 食物知情權
誰掌控了食物供應就能控制世界,淺談「種子壟斷」所造成的全球危機
政策制訂者經常只著眼於大國角力的層面思考如何促進競爭力,卻忽略了農民自主性跟糧食和環境可持續性的重要關係。
2015/08/02 | 讀者投書
「課綱微調」是假議題─真正的問題是教育部根本不該擁有「審查大權」
只要教育部不負責辦統測、學測、聯考這些隨便什麼名字的全國聯合升學考試,也不能審查教科書內容,就算教育部編了個課綱還明訂不准寫「霧社事件」,會有人去衝撞教育部抗議嗎?
2015/07/12 | CITYZINE城市誌
「國寶級白目」馮光遠談文創:我第一個不信任的就是政府
馮光遠一再提問:主其事者到底懂不懂「文創」這兩個字?總是停留在個別、分散的作品或產品討論,而這些在文化整體只佔很小的比重。他認為,搞文創要先把基礎架構做好,才知道哪些方面需要加強,最後再來談投資和發展。
2015/05/31 | 破土 New Bloom
社會主義在世界政壇蔚為潮流,但你真的認識社會主義嗎?
馬克思和恩格斯後來結論:真正持有生產力的社會多數(勞動階級)必須要沒收、充公和控制資本階級所壟斷的生產資料,才有辦法建立一個無私產、無剝削、無迫害的社會。勞動階級必須先奪下已經被資本家控制的國家機構,進而運用以勞動階級主導的國家機構的政治力量來沒收被壟斷的生產資料。對於馬克思來說,一個勞動階級主導政府下的社會才是真正有意義的「社會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