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種

外來種,有時也稱為引入種,是指原來在當地沒有自然分布,經由人為無意或有意引進的物種。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21 | 《科學月刊》

在台灣迅速繁衍的外來種,鐮刀客「埃及聖䴉」的美麗與哀愁

目前埃及聖䴉的族群數量難以估計,相較於當初只有少數幾隻個體的情況下,政府需投入的移除成本大幅增加,甚至在一年內若沒有減少一定數量,隔年牠們可能又會迅速繁殖回來,導致移除政策毫無效果。

2020/12/17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外來種「綠鬣蜥」大舉入侵,把牠們作成料理吃會有什麼問題?

科學化的在正確的時間點,有方法的移除對族群成長貢獻最大的體型及性別;時刻追蹤繁殖及族群動向,且一切符合動物安樂人道規範、槍砲彈藥管制條例和社會秩序維護法,才是專業的入侵種處理。

2020/12/11 | 廣編企劃

【餐豐露宿】釣魚也能做生態保育?一日溪釣之清除外來魚種

【餐豐露宿】第三集,不只重現如同電影《大河戀》的溪釣場景,也跟著溪流生態專家左承偉一同運用毛鉤釣法,讓釣魚不只為了吃,更肩負清除外來魚種、保護生態平衡的使命。

2020/07/27 | TNL 編輯

神秘種子「不請自來」:英美出現大量來自中國、偽裝成耳環的種子包裹

除了美國多州出現來路不明的中國種子包裹,在英國也有人收到來自中國與馬來西亞,包裝外寫著「花瓣」和「耳釘」的種子包裹。

2020/04/11 | 環境資訊中心

「毒梟」艾斯科巴的河馬,意外恢復哥倫比亞萬年前部分生態系功能

雖然引入外來物種可能為生態帶來負面效益,但研究人員發現有些現代外來種竟復育了部分生態系統,讓當地環境回到人類造成大型哺乳類大規模滅絕前的狀態。

2019/08/27 | 環境資訊中心

外來種「侵台」如何解?日本也曾犯過一樣的錯

日本和台灣都是島國,許多生物是特有種,當外來種入侵響特有種時,起出若要移除還算容易,但到建立族群量之後,想根除就會變得很困難。

2019/08/08 | 《科學月刊》

今夏最火紅的外來種:秋行軍蟲為台灣農業帶來的挑戰

筆者認為,秋行軍蟲是否可能在台灣立足尚待觀察,然而對於這種新興入侵昆蟲的可能危害,需要比較謹慎地看待。

2019/06/20 | TNL特稿

秋行軍蟲為何可怕?真有可能隨著「西南氣流」入侵嗎?

為什麼秋行軍蟲如此可怕?到底怎麼來的?對台灣會有什麼影響?之後我們該怎麼做?網路上流穿的各種資訊是真是假?就讓這篇文章來一一替你解惑。

2019/05/29 | 野生動物追思會

俗稱「大笨鳥」的黑冠麻鷺,真的是校園生態「沉靜殺手」嗎?

對於黑冠麻鷺到底為什麼會快速擴散,也還沒有人提出任何確定且能獲得公認的理由。當然有人說是因為動保意識擴張;但也有人說近年因為都市種植草地,不經意帶來外來種蚯蚓,所以導致黑冠麻鷺的擴張。但沒有人能肯定到底是為什麼,也很有可能是因為一個物種的族群消長,本來就很難簡單歸因到任何一件事。

2019/01/20 | 讀者投書

當螞蟻變成「寵物」,走私的防檢漏洞也隨之大開

當螞蟻逐漸變成「寵物」,許多玩家多在網路上交易外來種螞蟻,雖知屬非法走私進口,但卻無法源依循,也難以追溯物種源頭,形成後續管理上的法律漏洞,讓外來種螞蟻買賣雙方有機可趁,更可能造成生態浩劫。

2017/11/08 | GeogDaily地理眼

人類世下的生態焦慮症:我們渴望什麼樣的自然?

若人類的影響力已經成為一種強大的「營力」,使得地質年代進入人類世,那麼生態保育跟人類世之間的關聯又是什麼?而對於外來種入侵我們該如何因應?我們又為何會對外來種入侵感到恐慌?

2017/05/25 | 精選轉載

不該存在的綠色大蜥蜴:對外來種「欲除之而後快」的反思

移除外來種的議題既複雜又殘酷,每一次都在考驗著人們的智慧。我們在對生物懷抱著深深愧疚的同時,仍然必須堅持做出理性、對環境最有幫助的選擇。

2017/05/25 | 精選轉載

不該存在的綠色大蜥蜴:對外來種「欲除之而後快」的反思

移除外來種的議題既複雜又殘酷,每一次都在考驗著人們的智慧。我們在對生物懷抱著深深愧疚的同時,仍然必須堅持做出理性、對環境最有幫助的選擇。

2016/09/02 | 台灣動物新聞網

怕蛇所以斬蛇?人殺死蛇的數量和蛇殺死人的數量,絕對不成正比

人類不是蛇的食物,牠們會出現在人的視線範圍內,是因為生活區域有所重疊,住在近郊的民眾如果想防蛇,應避免居家環境潮溼雜亂,若是抓到了蛇,也應帶去人煙較稀少的地方野放,不該隨便傷害牠。

2016/08/08 | 台灣動物新聞網

外來種政府管不著 水族館不當繁殖販賣蜜袋鼯「不違法」

一位保育工作者指出,現階段,政府無心力針對「生產端」一一管理,至少也應在後端進入市場的部分統一規範,要求所有的活體動物販售都須持有營業登記證,並施予幾個小時的相關訓練,讓消費者與執法單位有最基本的依據。

2015/08/14 | Sid Weng

澳洲懸賞2300萬捕這條鯉魚 「賞金獵人」躍躍欲試

這些鯉魚「氾濫成災」,吃光了所有水草,把本土魚種推到了滅絕的邊緣。在澳洲南部地區,鯉魚已經佔據了當地85%以上的水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