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

外籍家庭傭工(香港人普遍稱之為「姐姐」),指負責於僱主家中打理家務的外籍僱員,一般來自菲律賓、印尼等國家或地區,以女性為主。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17/07/27 | 一蚊健

明白台灣印尼漁工的血淚,就能了解香港印傭被層層剝削:《血淚漁場》書介

來港當傭工也好,到台灣當漁工也好,印尼人出國打工,無非期望賺錢改善家庭生活。

2017/07/22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香港媽媽探訪菲律賓外傭村「丈夫外遇是海外工作的一部份,我只能接受」

獨守空房的男人既成為憐憫對象,但同時也是備受監察的人。出軌的流言很多,常常由通訊科技推波助瀾,傳進兩地夫婦的耳朵裡,令越洋信任變得非常困難。

2017/07/17 | Alvin

赴沙特打工22年沒領過薪金 印尼傭工終獲支付34萬

印尼政府為改善印尼傭工的處境,自2015年起禁止派遣新的傭工赴21個中東國家工作。

2017/06/28 | 周雪君

美國務院指香港打擊人口販賣不力列第二級觀察 中國降到第三級

明報引述港府發言人說,強烈反對報告對香港的評級,認為報告對香港的評論有錯誤地方,其結論是不公平及偏頗的,強調港府在打擊人口販賣方面有做好工作。

2017/05/22 | 精選轉載

性別模糊的界限——外傭與香港家庭的角力

普遍香港家庭期望外傭清心寡慾,亦會視外傭的性向、愛慾為問題的根源。諷刺的是,家庭本來就是一個由愛和慾建立的地方,卻要前來照顧的人不提、不講、不能有愛和慾。

2017/05/17 | 陳娉婷

【附相片集】菲傭攝影師拍下香港「孤獨」的一面:「這是我的內心倒影」

菲傭Leeh Ann Hidalgo為了養家,甘願放棄教職來港做女傭,但到埗後,她受盡歧視、失去自由,至重拾攝影後,她才找到渠道抒發情緒,拍攝的對象大多是在香港孤獨的身影。

2017/05/11 | 周雪君

報告指香港逾1300外傭沒有房間,部分睡在:廁所、廚櫃、倉庫、屋頂等地方

研究指每10個外傭,便有一個沒有獲僱主按照標準合約所訂明的條件提供床鋪,14%表示沒有隨時使用廁所的權利。

2017/05/03 | 林立青

馮滬祥性侵案的啟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只是有些人更加平等

因為馮滬祥事件未來絕對會成為批判中華民國司法制度及相關體制的最好教材,同時也是這個時代的人權指標。以後看到一個法官就問一次,畢竟我們真的不懂啊!為什麼有權有勢者欺凌女性和弱勢者如此容易,又如此受到保護呢?因為他們比我們更平等嗎?

2017/03/21 | 吳象元

印尼:會持續送家庭傭工到海外,但要確保受到「人道」對待

每年有數千名印尼女子前往香港、新加坡、台灣和馬來西亞從事幫傭工作,儘管傳出廣泛虐待案例和接近奴隸的生活條件,他們仍因高薪願意前往。

2017/03/10 | 陳娉婷

【附相片集】菲傭攝影師拍下香港「孤獨」的一面:「這是我的內心倒影」

菲傭Leeh Ann Hidalgo為了養家,甘願放棄教職來港做女傭,但到埗後,她受盡歧視、失去自由,至重拾攝影後,她才找到渠道抒發情緒,拍攝的對象大多是在香港孤獨的身影。

2017/01/25 | 芭樂人類學

香港菲籍家務工吃飯學問:接受「我不是你的家人」,才能有相對平等關係

當一名外籍家務傭工最難的是什麼?也許還不是和家人的分離。而是必須全面的棄守自己的自主權 (autonomy)。把勞力、喜惡、時間全部交出去。在這種困境中,唯每日晚餐那一點點的時間,有機會想起來自己是誰。

2017/01/24 | 芭樂人類學

菲傭吃飯的學問:接受「我不是你的家人」,才能有相對平等關係

當一名外籍家務傭工最難的是什麼?也許還不是和家人的分離。而是必須全面的棄守自己的自主權 (autonomy)。把勞力、喜惡、時間全部交出去。在這種困境中,唯每日晚餐那一點點的時間,有機會想起來自己是誰。

2017/01/24 | 芭樂人類學

香港菲籍家務工吃飯的學問:接受「我不是你的家人」,才能有相對平等關係

當一名外籍家務傭工最難的是什麼?也許還不是和家人的分離。而是必須全面的棄守自己的自主權 (autonomy)。把勞力、喜惡、時間全部交出去。在這種困境中,唯每日晚餐那一點點的時間,有機會想起來自己是誰。

2016/10/14 | 半本 Semi-

那些“Yes, mom”背後的故事

外傭所承受的不單是對一座陌生城市的不安,而是種「因為愛家,必須離家」的殘忍。

2016/07/01 | 智經研究中心

外傭姐姐以外的選擇—au pair(互惠生)

互惠生在歐美較流行,讓在職父母聘請來自海外的年輕人寄住家中,肩負照顧孩子的責任。港爸、港媽甚至港府或可作為參考。

2016/06/10 | 藝趣談 Art Uncovered

尊嚴何價? 藝術家以陶瓷作品 反思與外傭關係

龍悅程陶瓷作品,不僅是複製家庭清潔用品的外觀,更同時反思香港人與外傭之間的關係。

2016/06/07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不少「現代奴隸」就在身邊,但我們未必察覺得到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定義,強迫勞動是指以透過暴力、威脅、扣留身份證明文件、強迫負債等方法,強迫他人勞動。在香港,很多外傭均處於強迫勞動的狀態。

2016/05/31 | 讀者投書

為何韓國人會想留在香港?先從韓國最嚴重的「職業歧視」說起

一位韓國年輕人Mr.Oh表示,韓國人較難追求自己想要的事物,因為他們太在意別人是否把自己當作成功人士,讓韓國有著世界上最糟糕的職業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