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2 | 李修慧
是解決缺工還是「開放移民」?日本將修法新增「外籍藍領簽證」
這次修法增設2種「特定技能」居留資格,只要通過測驗且擁有熟練技能,日本政府將給予「特定技能2號」居留資格,這項居留資格每1到3年可更新一次,不限次數,可攜家帶眷。
2018/10/16 | 鄭揚宜
丁守中的潛台詞:不只把原住民當人,我還把你們當工人
馬英九把原住民當人,丁守中只把原住民當工人。要指責他們「歧視」很容易,但應該要把這現象放在族群、政治、經濟當中來看。跟「外勞」比起來,我們原住民的身體更加好棒棒。看起來似乎有道理,我們好像真的跑得沒有原住民快、跳得沒有原住民高,但這完全就是倒果為因的解釋。
2018/10/14 | 羊正鈺
「原住民身體更好,未來營造工程10%給他們」丁守中的原民政策是否歧視?
媒體追問「身體好、更棒」一言是否有歧視意味?丁守中則回應,這是原住民議員跟社團提出的意見,「讓原住民參與基本建設,為何要用外勞呢?我們有這麼多好的勞動力,為什麼不用?」
2018/08/17 | 羊正鈺
當蔡英文說「22K將走入歷史」,基本工資調漲到底影響了誰?
全國工業總會常務理事何語受訪指出,調高基本工資會增加年輕人失業率,此外也會衝擊服務業、旅館業、超商超市等,「衝擊服務業一定會調高物價」,只是多少而已。
2018/04/30 | 李修慧
敬鵬「安檢都合格」卻造成7人死亡,監委申請自動調查、桃市開罰500萬勒令停工
敬鵬工廠大火後,混雜著廠內強酸及強鹼的消防廢水,未經處理透過排水溝進入鄰近的大坑崁溪,29日,有民眾發現流經鎮南橋下的大坑崁溪有魚屍浮出。
2017/12/14 | 羊正鈺
6名移工喪生蘆竹員工宿舍大火:沒有職災補償、月繳5000元住違建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發言人陳秀蓮表示,移工沒有選擇,環境再惡劣也必須要居住,而就算被發現雇主提供的居住環境不好,地方主管機關也只是告誡,沒有罰則。
2017/11/19 | nagee
【插畫】台灣社會輿論眼中的階級
警察執法沒有階級差異,那為什麼這三個案例執法反應差這麼多?
2017/10/18 | Lo
嘉義水上綑綁棄屍案,涉案移工辯稱「這是印尼喪禮習俗」
兩名印尼外勞告訴警方,綑綁屍體是印尼當地習俗,原本警方還不相信,經求證在台印尼籍通譯,死者遭綑綁手腳、覆蓋紗籠確實是印尼喪禮習俗。
2017/09/30 | 小花媽
阮國非只是想來台灣工作買條水牛,他罪該致死嗎?
很多粉蝨們實際接觸過外籍移工,或是在對方的國家打拚著,也都知道,他們跟我們一樣,都很善良,也很邪惡。每個社會本來就有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問題,但不是台灣社會可以合理化的將移工都當成隱性罪犯的理由。
2017/09/06 | 幹幹貓
【插畫】台灣最美麗的風景要看人種
金髮碧眼的「老外」和皮膚黑黑的「外勞」,台灣人看「外國人」的雙重標準什麼時候才會改正?
2017/09/04 | Abby Huang
朝逃逸移工連開九槍致死,警察錯了嗎?
新竹警察8月逮捕一名逃逸移工時,在衝突中朝該名移工連開九槍致死。究竟是單一員警執法不當,還是員警訓練、配置的問題?
2017/08/21 | 李修慧
移工團體舉辦「模擬公投」:外勞不是公民,但也應享有基本權利
舉辦模擬移工政策公投,並不是要求讓移工成為公民,而是刺激台灣社會思考如何讓「非公民」也享有基本的政治權利。
2017/08/18 | 羊正鈺
「台灣人沒教養、坐在車站大廳像外勞?」金鼎獎主持人發言惹議
「這知識不是武器。知識不是讓你去說,我比你懂更多一點,我比你更瞭解這個世界,更徹底、更正確。不是這樣的。」
2017/08/18 | 拉裘立蓓爾
【插畫】有人不把歧視掛嘴邊就不會說話
第41屆金鼎獎日前舉辦頒獎典禮日前盛大舉行,由知名出版社發行人郝廣才擔任主持人,接在林全後發言的他還請部長留步,接著批評前瞻建設輕軌計畫,表示「沒讀書的話,蓋再多的軌道,只是把傻瓜運來運去,要運去哪裡啊?」
2017/08/17 | 精選轉載
軌道建設載不讀書的傻瓜?愛書菁英的傲慢與冷酷更令人生厭
你可以質疑政府政策,可以認為文化建設優先於軌道建設,但不可以說不讀書的人是傻瓜,更不該說軌道載運你所謂的傻瓜沒有意義。
2017/05/12 | 林立青
當移工女孩碰到職場性騷擾,但我們的法律似乎只為台灣人服務
法律對於人的定義不同,給予的待遇也不同,依據國籍和身分、職業、出身各有不同。對於掌握司法理解者,任何相關從業人員均給予機會並且寬容及救濟。對於遲疑不定,不知如何應對者,我們的司法為了結案,為了銷案,績效永遠朝著最底層無助者做出取捨,或者自然淘汰。
2017/05/03 | 林立青
馮滬祥性侵案的啟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只是有些人更加平等
因為馮滬祥事件未來絕對會成為批判中華民國司法制度及相關體制的最好教材,同時也是這個時代的人權指標。以後看到一個法官就問一次,畢竟我們真的不懂啊!為什麼有權有勢者欺凌女性和弱勢者如此容易,又如此受到保護呢?因為他們比我們更平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