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27 | 精選書摘
《何苦去旅行》:朋友可以稀釋陌生環境中的孤寂嗎?
在杰德、泰德、亞德里恩及他們的其他朋友之間,我是邊緣人——名實相符地被晾在旁邊。雖然我因工作關係略微認識亞德里恩,但尚未到稱兄道弟的地步,因此我常坐在這幫人隔壁的桌子,希望能聽到一段我能加入的談話。偶爾,我能插嘴;但通常,我插不上話。我感覺,這些人永遠不會成為我真正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