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26 | 《思想坦克》

「中國」國民黨內的「本土派」,該何去何從?

國民黨本土派基本上是打不倒的,國民黨的車輪旗固然有號召力,但很多地方的家族派系,其實是靠著盤根錯結的地方交換系統以及「尋租空間」而產生,所以就算國民黨黨中央陷入混亂,地方組織還是可以有效運作,尋租的力道也難以削弱。

2019/12/06 | 菜市場政治學

先來慢到攏相同:為了政治動員的台灣「四大族群」論述

本文紀錄王甫昌研究員族群概念史演講,對他來說,他生長在台灣、是台灣人,研究台灣理所當然,不用什麼證成,對台灣史來說,每個人其實也都在參與創造與建構的過程之中。

2019/10/08 | 讀者投書

我是外省第三代高中生,以下是我對民主與統獨的看法

從前的人有他歷史上的作為,我們不能將前人的功過加諸在這一代的人身上,但現在我們有了資訊開放和公民自由的基礎,可以給予他應有的評價,並明瞭一切的來龍去脈,吸取錯誤的教訓,用更客觀的角度取代盲目崇拜辱罵——仇恨不能解決問題,但理性可以。

2018/04/12 | GeogDaily地理眼

北京腔國語以外的台灣:身為外省第三代的國家認同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國家認同的歷程,無論你是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台灣人、原住民、新住民,或是那些生下來就以台灣稱呼自己的世代,我們能夠從頭說出一遍自己的國家認同如何走到此,我想那都是屬於這塊土地上重要的故事。

2018/02/28 | 讀者投書

讀英文報紙的老太太,眷戀著被外省人掌握、再也回不去的老上海

外省來的「上海人」越來越多,使得這座城市的居民,對城市本身的文化底蘊越來越不熟悉,也讓上海的固有文化在都市文明發展過程中,消失的越來越快。

2017/11/16 | 蔡孟凱

讓時間擺脫家國大義:《快雪時晴》的政治正確、不正確

今日,臺灣的外省族群(或其後代)多半不再以中土移民/遺民自居,社會輿論急於脫離國民政府留下的文化陰影,對於一點點民國遺緒的杯弓蛇影都顯得風聲鶴唳,十年前看來「政治太正確」的《快雪時晴》,現在看起來,竟也有那麼一分「政治不正確」了。

2016/10/22 | 趙慶華

【文評三四五】夢境的自縛與破繭:讀一部「非典型」眷村小說《浮水錄》

閱讀《浮水錄》中這些「台灣太太」周旋在柴米油鹽間的東家長西家短,不免生出一絲「原來妳們在這裡」的釋然與欣慰,終於有人(願意)走進「妳們」的世界,細細銘刻那些在語言、文化衝擊、乃至家國政治紛擾中流動的歡樂與悲哀。

2016/06/15 | 讀者投書

辱罵老榮民的影片令人憤怒,但平時被操作的對立又何嘗不是種撕裂?

我們可以感到憤怒,但不必追殺、不必獵巫,因為我們的社會一直存在著撕裂。洪女士的作為,不過就是將自己的意識形態、國家認同,想要強冠在他人身上。其實和李艷秋女士、蔡正元先生、郁慕明主席的發言是無異的。

2015/07/27 | 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

讓我難以保持理性評論的電影:《風中家族》

王童導演在《風中家族》中細膩地陳述國共內戰、撤退來台、建設興起、族群融合、白色恐怖、西風東漸、情感憂愁。他並以外省人的角度發出嘆息,這或許就是使我不能理性的原因;也提醒了我們:歷史或許會被遺忘,但事實依舊不會改變。

2015/07/27 | 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

讓我難以保持理性評論的電影:《風中家族》

王童導演在《風中家族》中細膩地陳述國共內戰、撤退來台、建設興起、族群融合、白色恐怖、西風東漸、情感憂愁。他並以外省人的角度發出嘆息,這或許就是使我不能理性的原因;也提醒了我們:歷史或許會被遺忘,但事實依舊不會改變。

2015/07/04 | 新公民議會

2016大選台灣11個主要政黨統獨理念分析

現在台灣政壇呈現百家爭鳴的情況,無論是泛獨派台灣陣營或是泛統派中國陣營,都呈現大黨支持度無法爬升,且小黨林立的情況。當然還沒真正選舉投票前,是誰沒穿褲子我們很難先事先預知。但我們可以就各黨的統獨核心理念來做一下分析,讓我們在投票時投給自己想要的政黨。

2015/05/02 | Zou Chi

「你知道40000人死了28天後是什麼樣子嗎......」

我們從來沒有意識那些曾經出現在自己身上的事是如何發生,當這些事被寫成故事、印成了白紙黑字,那些經歷幻化成一面鏡子,我們才在鏡子裡驚覺,原來路是這樣走了過來。

2015/03/27 | 前六八九覺醒聯盟

為什麼湯德章紀念公園裡曾高聳著孫文銅像?國民黨不願告訴你的台南228真相

3月10日,全台灣宣布戒嚴,11日取消處理委員會。從高雄登陸的軍隊進入台南,民選市長的結果也被推翻,軍隊逮捕了處理委員會成員,包含湯德章、韓石泉、黃百祿。兩天後,湯德章被押上卡車繞市街一圈後,在現在民生綠園處,以叛亂罪名當眾槍決。據當事人描述,槍決前湯德章以日語高喊台灣人萬歲,過了許久才倒下。不只如此,軍方甚至不讓其親人收屍,讓湯德章暴屍公園數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