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09 | 精選書摘
《我喜歡思奔,和陳昇的歌》:大時代下的小人物,陳昇筆下的「悲劇意識」
陳昇的音樂之所以感人,是因為他的創作可以超越意識形態的是與非,去挖掘人性中更為深層的東西——人性的善與惡。有時聽陳昇的台語歌,真有要學台語的衝動,因為我想要擁有他歌曲中的每個音符、每個詞。
失落的脈絡:從歷史建築與「老」觀光潮談起
從近代火車旅行興起以來,觀光即逐漸脫離身體性,轉向視覺展示性的消費,快速而表層性的瀏覽、拍照成為觀光行為的主軸。或許有導遊述說著不必然有根據的片段故事,或許遊客在觀光導覽中讀到隻字片語,論述與脈絡逐漸從觀光消費中退場,拍照、打卡顯示「到此一遊」的目的,遠勝於理解這個地方的歷史。
2017/02/27 | 精選書摘
管仁健:先別談二二八了,你聽過三八大屠殺嗎?
這種官民衝突,根本不必放假紀念。大家真正應該關心的重點,是三月八日老蔣藉著「平亂」為名,派軍上萬人分南北二路抵台「亂殺」的惡行。
2016/12/22 | 傅紀鋼
從捷運「滅絕本省人」男子揮刀事件,看台灣社會的族群衝突
種種社群的利益與觀念衝突,從來就沒有好好對話過。每個群體總是以自己的優勢,用看似和平的手段,壓制非我族類的聲音。只要真正的溝通沒有開始,人民的思想沒有真正交流,吳姓男子這樣的衝突只會一直增加,越來越多。
2016/08/31 | Jessie Yang
埃及星空下的兩岸交流:當你說「你是台灣人」,我們會感到不舒服
我們在熄滅的營火旁靜靜的望向星空。經過了這幾週,我們討論的重點似乎不再是關於兩岸政治和文化,而是自我省思和尊重。
反歧視需要更多的教育和溝通,而非透過立法來阻止
反歧視法最明顯的兩個問題是,一個他挑戰了言論自由,而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在官僚制度下,要由誰來認定是不是歧視?
少年殺人了,而楊德昌卻感覺每個人都是兇手:談《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白色恐怖成為被視為特權階級的外省族群難以言說難以被理解的歷史創痛,直到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完整呈現外省族群的特殊處境與多樣面貌,才解構「外省人=殖民者」的刻板印象。
2016/02/27 | 精選轉載
這個事件就還沒有真正結束,二二八依然拖著它長長的香菸尾韻縈繞在這個國家
究責不是為了報復,是把過去的不堪公開清楚的陳列起來,不容許任何人掩蓋或扭曲,以對今天我們細心保護的自由價值與立場做出堅決的表態。
2016/01/03 | 新公民議會
一個眷村子弟的奮鬥故事,讓我始終對榮民與其後代「涙投國民黨」的行為感到不解
即令已遭受超過一甲子的不公平待遇後,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孤獨的榮民和底層的眷村子弟,在統帥已逝、精神已失下,依然還在高喊含涙、含血、含恨票投中國國民黨?
讓我難以保持理性評論的電影:《風中家族》
王童導演在《風中家族》中細膩地陳述國共內戰、撤退來台、建設興起、族群融合、白色恐怖、西風東漸、情感憂愁。他並以外省人的角度發出嘆息,這或許就是使我不能理性的原因;也提醒了我們:歷史或許會被遺忘,但事實依舊不會改變。
2015/02/28 | 羊正鈺
不要只知道放假...8分鐘影片讓你搞清楚228事件
「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議題,絕對不是簡單幾分鐘就可以讓我們清楚來龍去脈,臺灣吧的故事,一直是在影片結束後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