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5/01/06 | 你知我知
來到偏鄉的「台北老師」最後終於懂了:「原來他們不需要同情,而是嚴厲的幫助。」
一年前,他跟所有人一樣帶著同情前來,聽見學校師長直接的訓話還會不捨,覺得怎麼對孩子說話那麼直接。一年之後,「原來他們不需要同情,而是嚴厲的幫助,」他說,「他們都知道自己有問題,更需要有人告訴他們要擔起什麼責任、怎麼擔起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