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外籍看護與長者的生命敘說(下):語言不通又要朝夕相處,如何產生情感連結?
語言不通,即便是每天朝夕相處,彼此對待都是出自善意的情況下,還是有許多溝通不良的地方。累積久了,也許就造成不必要的誤解。「我們這門實作課的目的,是讓阿嬤和阿瑛彼此多認識一些。但我發現擔任的橋樑角色很重要,因為她們彼此不太認識彼此,也不太知道彼此的需求。」盈慧說。
外籍看護與長者的生命敘說(上):不是一紙雇用契約,而是「互為主體」的生命故事
透過大學師生與通譯作為中介的這場「生命敘說」課程實驗,看似彼此各自表述,實際上開啟了一道跨越族群與文化的溝通之門。
2018/06/06 | 愛長照
申請「居家服務」該避免的四大爭議與須遵守的七大原則
外籍看護是全天候待命、全方位服務;居家服務則是特定時段、支持性服務。林金立強調,在有限的社福資源、與有限的家庭預算下,使用者對於居家服務要有正確的認知:「阿美」主要提供的是案主「最需要的服務」,而非「完全滿足的服務」。
2018/05/03 | 李秉芳
監院調查:過去六年來每年百名外籍移工遭性侵 求助困難下恐怕不只這些人
監察院調查報告指出,台灣過去六年來,每年有超過百起的移工遭受性侵害通報,許多都是雇主對家庭看護工。
2018/04/12 | 愛長照
長照2.0重大變革,「新新制」上路後的三種現象與九大重點
當我努力K完長照給付「新新制」在去年聖誕節出爐的「草案版」,與而後的「公告版」,以及聆聽完整場的說明會後,我認為有三種現象,是未來值得特別關注的,以下一一說明。
2018/02/17 | 愛長照
社工師對照護資源的省思:奶奶離世後,讓我再一次思考「家」的意義
奶奶離世後,讓我再一次思考「家」的意義,也開始在照護資源這條路上有了更深的省思。
2018/01/07 | 李修慧
上千名移工遊行抗議:基本工資排除移工,只會讓台灣勞工更慘
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今日登場,這次主題是「看見非公民」,訴求移工也能共同參與「跟他們有關」的政策。
2017/10/02 | 精選書摘
眼見家庭的窘迫、子女的無奈,許多長輩選擇冰凍所有感情與世界
眼見家庭的窘迫,子女的無奈,許多長輩選擇默默接受,無言承擔。假裝哀莫心死的塵封,冰凍他的所有感情與世界。
2017/09/11 | 愛長照
少子化甚至無子化的未來,政府如何替病患和家屬尋找長照支持系統?
失智症不是老年人的專利,青壯年罹患失智症對家庭影響更巨大。特別在醫療資源相對不足的偏鄉地區,主要照顧者,除了面臨經濟與照顧的雙重壓力,失智症個管師陳令軒表示,少子化衝擊,加上支持系統的缺乏,無疑讓整體狀況雪上加霜。
2017/05/04 | 讀者投書
長照2.0資源從哪來?減少照護需求才是治本之道
在人口持續老化的現代,只一味增加照護投入,是治標不治本的政策。即便目前能維持資源供需平衡,隨著失能者增加,照護需求終究會超過我們所能供給的。在推動長照之外,我們更應想想,如何促進長者的健康,預防失能的發生。
「長照2.0」的三個案例:沒有自主生活的選擇、一天只能換兩次尿片、機構不是人住的地方
以下分享三位障礙者在臺灣社會如何為了和多數臺灣公民一樣,可以自主生活在社區,融入社區的故事。期待受到當前政府積極推展長照2.0的重視,包括今年底身權公約審查的參考。
2017/02/24 | 羊正鈺
金馬影帝陳松勇獨居又怕開刀「醒不來」,要留200萬遺產給「印尼女兒」
陳松勇沒有家人跟親戚,自虧獨居老人,身邊只有照顧他3年的印尼看護Yule,2人培養出父女情,他說:「以前看護叫我阿伯,我讓她叫我阿爸。」
2017/01/15 | 非常木蘭
平凡生命中的奇蹟:以愛克服身障丈夫與文化差異的吉絲卡
時常接受媒體採訪的吉絲卡,可說是豐田村最紅的新住民。然而鎂光燈背後,吉絲卡一家的生活十分困頓。身為唯一經濟支柱,必須為一家三口生計打拼。
2016/09/22 | 銀享全球
執父母之手,非外勞不可?
以本地人力的培育而言,29個學校目前已設有老人照顧相關科系共計35個。這幾年下來,共有9萬多人受過培訓,而考取照顧服務員執照者也有兩萬六千多人,但真正進入職場就業者卻不到8,000人。
2016/09/13 | MY83 保險網
殘廢險、殘廢扶助險傻傻分不清楚?一張表告訴你兩者的保障差異
殘廢險與殘廢扶助險名稱類似,所以對保險不熟悉的保戶常搞混兩者的功能,但兩者商品的功能不盡相同,看看MY83的整理比較後,才能買對所需的保障。
2016/05/31 | 公醫時代
小英的長照願景,還沒有說完的難題
龐大的老人 失能者照護需求快速增加,印尼計畫減少勞動力輸出讓情況更加嚴峻。回歸個別家庭、依賴簡單便宜的外籍勞動力不是長久之計,必須建立政府總體規劃的人力政策。可預見的是,照護不再是24小時全天候、也必須在個人領域做出些犧牲。願意為長照政策付出多少資源?是個我們要自問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