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4 | BabyHome
婚姻邁入成熟期,「七年之癢」如何解?
一般說來,夫妻雙方若聽到對方回家,應該都是感到高興,若像本個案中所述,一聽到老公回家竟然會感到壓力,這便顯示這對夫妻的婚姻中已有裂縫產生,但是如何弭平裂縫,便有許多做法。
2018/09/28 | 精選書摘
《當愛變成了情感操縱》:在第一個寶寶出生之後「情感出軌」
本書是作者的自述,赤裸裸呈現每一個讓她心碎的發現、每一個摧毀生活的謊言,以及這場淪為情感操縱的婚姻塵埃落定後她所走的每一步——迷失、恐慌、接受心理諮商、重新尋回自己,最終從孩子身上體驗到一種更純粹、更深遠、更真實的愛。
2018/09/07 | 賴佩霞律師
因對方外遇而離婚,能夠主張損害賠償嗎?
無過失的夫妻一方若遭逢他方有外遇的情形,若向法院訴請裁判離婚時,除了一般常見因配偶權遭受侵害的非財產上損害賠償外,尚有《民法》第1056條的規定可以同時引用,提醒大家在引用上別忘了同時主張第1056條的規定喔。
2018/09/02 | 精選書摘
《第三者的誕生》:數位時代揭露外遇,感覺有如萬箭穿心
我想應該可以說,今天大部分婚外情都是透過科技而被揭發的。現在的揭發,還會以生動的圖像呈現,有時還可即時看見其發生。吉蓮去查看科斯塔的電腦還算是有意圖的行為,另外還有一些情況卻是由科技自動傳送,在無意間發現。
2018/06/01 | 讀者投書
三個男人間的糾葛愛意,《大叔的愛》會如何收尾?
《大叔的愛》除了在網路上沸騰、演員們的演技備受肯定,連角色的同款上衣和托特包都賣到缺貨,這不但反映了BL商機的蓬勃,還有社會對同志態度的改善。然而浪漫愛劇本以及對男同志陽光印象的形塑,指出了社會中價值選擇的偏好,收視率的落差也再次呈現了同志所面臨的困境了。
2018/05/13 | 讀者投書
《我係何式凝》:否定「唯一」的伴侶,卻肯定「終極」的情人
筆者為何式凝對愛情的投入而深受感動,卻想指出,談論多元情慾時,可以更宏觀地看處理婚外情論述背後的性別不平等,以及多元關係當中的矛盾。
2018/01/10 | 洪曉嫻
情人一定要是性伴侶嗎?
我想我們要把性和愛情分開來看,又或者是這樣說,我們日常有著不同伴兒,如果我深愛的人的性需要和我有落差,我們能不能接受他/她們可以有其他的性事伴兒?
2018/01/10 | 潘寬
請停止對群交趴批判的雙重標準與「蕩婦羞辱」
不久之前沸沸揚揚的數名男女「群交趴」事件,我們不禁要問,雙方合意的行為不是身體自主權的展現嗎?若以道德標準指責,那為何多數都只批判女性?請停止這種不合理的雙重標準以及「蕩婦羞辱」吧。
2017/11/20 | TIME
外遇是人之常情,但不該成為你的藉口
沛瑞爾新書真正的價值或許在於邀請大家停止批判他人的婚姻問題。我們該對感情上的不忠少點大驚小怪,多多讚揚那些出軌,卻決定再次回到正軌、邁向終點的人。
2017/10/09 | 法操FOLLAW
「追訴權」、「消滅時效」是什麼?事情過了28年還可以提告嗎?
新竹一名男子與小三及私生子走在路上,竟被正宮兒子的同學撞見。兒子立即向母親爆料,經過徵信社調查後,母親憤而提告。但因為已經過了「追訴權」時效,所以檢方只能以不起訴處分。但「私生子」的存在,明明就已是通姦罪的鐵證,為什麼還不能告?「追訴權」時效是什麼?做錯事只要撐得夠久,不被抓到,就不用被處罰嗎?
2017/08/27 | 精選書摘
社會學者談外遇:我覺得莫名其妙,為什麼性關係的對象只能有一個人呢?
我將結婚定義為:「將自己身體一輩子的性使用權,讓渡給一位特定異性」。為什麼人會承諾這種做不到的約定呢?我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
2017/08/20 | Hyatt Pan
政客亦凡人:華人的「高道德期盼」反映我們對永恆婚姻的嚮往
華人根深蒂固地希望「最好是一個沒有慾望的人來領導我們」,而這也反映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問多數女生:「官員貪污跟外遇哪一個嚴重?」多數女生會說:「外遇比較嚴重。」因為外遇是「讓外面的女生進來,讓自家的資源流出去!」這對女生來說完全就是超級吃虧的危機啊。
2017/08/17 | 珮姬
午後的慾望:《晝顏》是外遇問題還是婚姻問題
但在現代,婚姻只是用以承諾愛的形式罷了。甚至愛需不需要透過婚姻來體現,都是打個大問號。現代女性就算沒有婚姻也能自主生存,男性也不再非得傳宗接代不可,婚姻的本意既已改變,外遇的意義,是不是也得重新討論呢?
2017/07/21 | 林冠任
羅致政外遇風波:政治人物最怕「德不配位」,無法挑起社會期待
很多政治人物,都想能夠不斷的往上爬,可是很多人的高度,到了一個階段以後就始終難以再往上爬。除了個人的魅力,再來就是個人能不能肩負起社會的期待,通常能夠挑起大位,在選舉上一路往上衝的,都是可以挑起社會期待的那種人。
2017/06/21 | 珮姬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外遇縱然不堪也是真愛
關於醜聞的電影,拍起來總是有些令人尷尬之處,更何況是現實上的導演和女主角正如戲中一樣地婚外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