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1/11/19 | 辣台妹聊性別

「限制女性勞工夜間工作」並不是性別平等與進步,而是「新母性主義」的轉型

原本僵固的女性夜工禁止條款無法適當處理這樣的議題,但用「性別平等」之名廢除之,反而限縮了討論空間;由憲法解釋達成的結論,再加上大法官即刻失效的決定,也等同錯失了民主的論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