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31 | 讀者投書
從反送中運動看「衝定唔衝」的種種考慮
其實「和理非」及「勇武」只是抗爭手段不同,兩種行動的意義均在於通過擴大抗爭力量、增加管治成本來換取掌權者的讓步。然而不論和平集會還是勇武抗爭,兩種行為本質上並不會直接帶來意義,果效完全在於這兩種抗爭行為能否帶來巨大的政治餘波。
2017/07/20 | 王陽翎
【議會淪陷】除了總辭,民主派議員還可以做甚麼?
即使你或許不贊成非建制派魯莽總辭,也大可提出有理有據的建言甚或批評,讓我們把香港政治得失回歸就事論事,探索更多可能性。
2017/04/18 | 辨法論政
特赦=大和解?
想用特赦去達到良好管治的願景必須建基於真相和承認錯誤之上,而不是一種和稀泥式,「今次我地就打和啦,SUPER!」般幼稚幻想之上。
2017/03/27 | 王陽翎
給薯粉及黃絲:這才是林鄭的「大和解」,與我們理解完全不一樣
特首選舉後翌日,部分參與佔中人士即遭警方起訴,然而跟林鄭月娥口中的「大和解」不是矛盾嗎?她說的到底是意思?作者對此提出不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