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0 | 精選書摘
《大夢兩千天》:為什麼人天生懼怕蛇,對更危險的汽車卻沒有類似的恐懼感?
榮格認為是數千年人類生存史中不斷重複「刻印」在心靈上所致,其實應是自然淘汰過程確立的儀式促成的。後代繼承的不是蛇本身的原型意象,而是看見似蛇的特徵——長長的、彎曲的、滑動的、有毒牙的、有分叉舌尖的——就體認到危險的原型稟性。
2019/02/10 | 精選書摘
《大夢兩千天》:睡眠時不能防禦、覓食、繁衍,為何動物仍需要睡眠與做夢?
假如睡眠和做夢沒有極重要的生物性功能可執行,這兩件事可就是自然界最笨的安排,無謂浪費的時間最多。睡眠中的動物不能防禦掠食者的襲擊,不能覓食,不能繁衍後代,不能保護自己的領域和子女。可是,生物界經歷一億三千萬年的進化改變之後,極多的物種依舊保留睡眠與做夢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