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約旦大學畢業生:卡車司機的小費,比我的薪水還多
近幾年來,約旦的大學學費飆升,但是這並無法保證在畢業後換得到一個前景美好的未來;大學畢業生在現實世界中沮喪,也對這個國家與自我感到失望。
2018/04/22 | 李修慧
大學校長:到中國交流形式多元,很難訂出明確的「合格標準」
除了學校外,各學院或各系也可能跟中國大學簽備忘錄,一簽就是三、五年,教師在備忘錄框架下進行長期交流,這樣是否算常態、是否違反兼職規定,教育部應該說清楚。
2018/04/08 | 英語島
六個選擇大學主修的迷思,你中了幾個?
紐約時報不久前指出選擇大學主修的迷思,看看你中了幾個。
2018/04/05 | TIME
是時候告訴你的孩子:沒考上一流大學,不代表只有二流人生
我一直問學校教職員,為什麼他們不告訴學生大學的真相——他們上哪所大學對人生真的沒有那麼大的差異。
「等妳不用帶小孩的時候再來上課吧」——巴拉圭大學生媽媽的漫漫上學路
巴拉圭女性將其超過一半的時間貢獻給家庭勞動,時數遠遠超過男性的兩倍、花在家庭勞動的時間甚至超過將近四倍,這樣的男女差距遠甚於阿根廷與烏拉圭等鄰近國家。
2018/03/28 | 王偉雄
《影響孩子一生的慢思妙答》推薦序
《影響孩子一生的慢思妙答》原作者有豐富哲學教學經驗,這本書寫得生動有趣,以哲學問題為主導,刺激讀者思考。這本書也介紹了很多哲學家的思想和學說,令讀者對哲學史有初步認識。
2018/03/24 | 讀者投書
一個身心障礙大學生,寫給障礙生學弟妹的一封信
你準備好迎接大學的洗禮了嗎?在這之後的一切一定會和你想的不一樣。但年輕人,你雖然是身心障礙者,雖然會有著更多的衝擊,但相信我,你比自己以為的還能夠做得更多。
2018/03/13 | 讀者投書
偏離教育價值的身障甄試:作為身障生進大學的管道,合適嗎?
高等教育應該是使我們成為一個「有知」的人,擁有可以覺察社會,覺察世界能力的人,透過適性的教育幫助我們本身融於其中;而身障甄試,作為身心障礙學生進入大學學術殿堂的門檻,真的合適嗎?
2018/03/09 | 讀者投書
日本爸爸想對高中女兒說:對未來迷惘嗎?其實可以不要唸大學
高中畢業後,為了決定自己將來的路,首先一定要決定自己希望的職業種類與方向性,並規劃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每一步與如何讓自己快速成功。
2018/03/05 | 精選轉載
美國私校不是富人專屬,七萬美元學費是給最有錢或最笨的人
每個學校都有些特異性,給起獎學金來,也會有些意外之喜,要多看、多投,不要給七萬學費嚇到而不敢看這些學校。美國這麼大,機會這麼多,有辦法進史丹佛,而不想付那個學費,還有很多其它的選擇。
2018/02/28 | 讀者投書
巧遇英國史上規模最大高教罷工,我該跨過封鎖線找教授meeting嗎?
居住在本地的學生或許樂意以長期罷課作為運動的手段,但國際學生而言,考量到高昂的學費、住宿費及生活費,參與運動的成本實在太高。
2018/02/21 | 羊正鈺
英國65間大學教師因「退休金縮水」罷工14天,百萬人無課可上
一般在4至6月是英國夏季學期的下半期,也是期末考試季,學生隨時因授課和考試取消而被逼延遲畢業,甚至連畢業禮也有可能要取消。
2018/01/27 | 李修慧
民進黨團撤案不再擋「管爺」當校長了, 柯建銘:台大也是國家給錢的
台大師生昨晚設立連署網頁,抗議政治力介入台大校長遴選,截至今天傍晚6:00為止,已有超過1,000名台大教職員工、學生、校友響應連署,還包含孫震、李嗣涔兩位台大前校長。
2018/01/26 | TNL特稿
六神磊磊:大學考不上,無非我這樣
在有的年代,每個人只有一次機會,那就是投胎,投錯了你就完蛋了;在有的年代,人有三次機會,投胎、考大學和結婚,辦砸了你就完蛋了。我相信我們的時代多少更好一點點,人不會那麼容易完蛋,至少有多一點機會。
2018/01/21 | 羊正鈺
低薪、年改再加上學費凍漲,教育部推國立大學「法人化」打國際盃
淡江大學校長張家宜認為,台灣的大學被學費綁住,很難給高薪資延攬人才,觀察淡江的外籍教師,配偶都是台灣人,全部都會講中文,這是他們唯一會留在台灣的原因。
2018/01/16 | 荷事生非
出國唸書怎麼選學校和科系?荷蘭留學網站幫你線上媒合
每個人想出國唸書的理由不盡相同,在出國前最好能做好規劃,讓自己投入的「時間」與「資源」,在未來發揮最大的效用,而不是曇花一現的「消費」。
2018/01/12 | 精選書摘
為什麼決定赴美念大學?成功申請MIT心法分享
像MIT這種美國頂尖大學,即便是SAT考到接近滿分的人,也只有約七分之一的錄取率;然而卻曾有申請者的自傳,讓入審會感動落淚,進而無視SAT分數直接錄取。可見成也自傳,敗也自傳。那麼這份自傳到底要怎麼寫,才能博得入審會的青睞呢?
2018/01/07 | 區家麟
許多事,機會只得一次,例如流浪
大學時與學長的一段簡短談話,當時只道是尋常,他的人生軌迹卻悄悄拐彎走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