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5 | 李修慧
中大校長要求「外來人士」離開,在中大「備戰」的示威者有多少是學生?
黑衣人和學生也透過中大廣大的校地練習扔擲燃燒瓶,該名行政人員表示,他們在操場上,兩人一組面對面,相隔幾十公尺,用一瓶瓶礦泉水練習扔擲。此外,他們也在校園內露天空地上,大規模的燃燒瓶。
怎能奢望回到過去?
有時我會想,當一切都結束,無論是好的結局還是壞的,我們可以如何適應。大概5年前大家都有這樣的鬱悶,所以運動失敗後大家經歷了好長一段失落的時間。我們又可以如何呢?真能若無其事過多5年嗎?
2019/11/14 | Lo's Psychology
由中大衝突看心理學補償機制
自卑感沒錯可以用警察權力來補償,但請把權力應用於無差別攻擊市民的721白衣人身上,而不是學生,這樣我相信每位市民都會感到警察是在幫助人民,而不是和人民對立。
2019/11/14 | Abby Huang
校園已成戰場:赴港台生1021人,目前已有528人回到台灣
教育部高教司則表示,一般大學有所謂的轉學規定,在港台生能循一般轉學程序回台,除此之外教育部目前正在討論專案轉學,預計最快月底公布。
2019/11/13 | 德尼思化
從書院精神到學術自由:為何超齡的紅衛兵要舉槍入侵中文大學?
暴政當道,眼見政治問題不能用經濟解決,隨即轉而以武力方法解決:解決不了問題,唯有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有什麼目標比得上攻佔「香港暴徒中文大學」更具象徵意義?
2019/11/12 | 陳婉容
中大人,懇請你們與師弟妹站在一起
從來精英大學生都走在社會改革前線。韓國有延世大學,日本有東京大學,香港也有中文大學。我們是精英,同時也是underdog,是香港高等學府的反抗精神所在。中大人,我懇請你們,找個自己適合的位置,與中大師弟妹站在一起。
2019/11/12 | 譚蕙芸
身為中大老師及舊生,我目睹防暴警察攻入大學校園
11月11日之前,防暴警察不敢大搖大擺進入校園,更不會在校園範圍發射武器,或進行拘捕,這天,一切都被打破了。
編劇、填詞人陳心遙談創作與前景
在創作過程中,一些看似沒有用的東西,可能其實最有用。Saville笑言:「我是我,我是這樣去思考、創作,一些人類學的思維,已經潛移默化地在其中啦。」
2019/10/21 | 何良懋
細數香港國粹派前世今生,親共政府修例一役全露底
了解這些國粹派由來以及培育模式,可掌握主導香港政壇的精英「產地來源」特點,有助拆解香港親共政治勢力版圖的密碼。
2019/10/02 | Abby Huang
維持「種族多元」哈佛遭控給亞裔學生低分,法院判決:招生作業「不完美」但未違憲
反對者認為,哈佛大學的「個人評分」系統不利於亞裔美國人,但對非裔與西班牙裔的學生有利,這些學生的考試分數相較於亞裔美國學生來得低。
2019/09/25 | TIME
美國頂尖名校的抉擇:提供窮人往上爬的機會,還是菁英私相授受的場所?
大學不是一個「選賢與能」的地方,而是菁英私相授受的場所。這樣的觀點不僅反映、更助長了民粹主義者對菁英更廣泛的反叛。美國總統川普所屬的共和黨中,有近五分之三的人認為大學對美國有害。
當實驗教育走進大學,如何證明「我可以畢業了」?
當「實驗教育」走進大專院校的場域,跟國民教育不同的是,大學生沒有「聯考」,多數人要面對的是出社會之後的就業市場,所以,到底這些學生如何證明自己「可以畢業了」,而又是由誰來決定呢?
2019/09/10 | 余海峯 David
只要學生「聽話」的教育,不會帶來進步
身為家長或者老師,如果你真心希望人類社會有良好教育的話,應該支持及鼓勵學生提出反對聲音、去做一些上一代人沒有做過的事。這才是進步的來源。
2019/09/09 | 李修慧
事故死亡率達9成,教育部希望「減少大學生騎機車頻率」惹議
2018年,有137位大學生交通死亡,其中128人是死於機車擦撞或自撞,等於因交通事故死亡的大學生中,有93.43%是因為機車事故。但大學生機車的死亡比例,是否真的比其他族群高?
2019/08/19 | 讀者投書
日本的大學、NPO、企業,如何在地方創生中連結?
日本的地方創生,除了地方自身的發起之外,同時也結合大學做為智庫,以及企業提供人力物力的資源,美作市荒廢的梯田復甦就是一個好例子。
我們為什麼不取消大一分系制度,讓學生自主自在地學習?
我在演講中主張建立大學一年級不分系的制度,以解決高中進入大學的招生方式爭議;我相信如此做,還可以改進目前大一學生普遍學習動力不足的現象。
2019/07/24 | 精選書摘
《失控的數據》:每個人都應該上大學?績效評量制度的缺失與後果
學生在沒有具備相應能力的情況下進入大學的後果就是,入學後沒有取得學位的學生人數日益增長,這個嚴重的現象對於選擇上大學的學生來說,也造成了損失——學費、生活費,以及因為上大學而放棄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