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1/18 | 羊正鈺
交大校長:政府該鼓勵大學製造「產學落差」,別讓教授「小確幸」過頭了
「學界應該要走在產業的前面,如果沒有,這個國家前途何在?」他說政府不能要求所有大學解決產學落差,而是要鼓勵最好的大學製造「學產落差」。
專訪蘇文鈺:大學教授的那些「緊箍咒」
蘇文鈺說,就算是從生物多樣性的角度來看,這也是很危險的,如果全台灣的大學教授都「長得一樣」,同一種教授就只會教出同一種學生,最後台灣的社會怎麼會多元呢?
書店「麥當勞化」之後:有了「溫羅汀」成功先例,可否幫我們找回閒逛者的書香夢
從台大、師大附近小書店、牯嶺街舊書攤到火車站前重慶南路書店街,這種風塵僕僕的集體記憶,叫做「逛書店」。
那一天,他們衝進了國會──「安保抗爭」:日本二戰後規模最大的社會運動
民主不是教科書上的定義,而是不斷追求的過程,需要用行動一次又一次地定義,是一場永久的革命。它必須一直是進行式,而不能變成完成式。
2014/06/27 | Yen Shen-Horn
同學你們暑假要幹嘛?聽聽大學老師給你的4個建議
沒有人會知道你當下做的什麼事對未來會有什麼影響,所以如果真的為了某個目的去做某件事,當其結果與預期不符的時候,經常是讓你大失所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