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

大學是提供教學和研究條件,授權頒發學位的高等教育機構。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2/11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大專院校自殺防治的難題:為何「導師」難以參與輔導工作?

許多導師便容易覺得自己功能無法發揮,面對到學生有情緒困擾時又覺得很慌張,所以將期待放到諮商中心的身上,或者委託系助教處理,但諮商中心還是會期待導師發揮功能,雙方在這樣的情形下不斷拉扯。

2020/11/23 | 精選書摘

《帶本哲學書上街去》:中大這座象牙塔——教育為何物

政治中立作為一種教育理念,只是維持開放的討論空間、保衛學術自由的一種手段,若然政治中立淪為一種噤聲的藉口,實在是本末倒置的。

2020/11/14 | TNL 編輯

台大接連發生憾事,管中閔啟動3層關懷措施,師生自組「互挺團」

14日台大校長管中閔於多起校園意外後首度現身。管中閔談到,校方已啟動3層關懷措施,對事件目睹學生、當事人身邊同學交由專業心理輔導人員執行創傷關懷,對校內高關懷學生啟動心理諮商,也發動全校導師接觸負責導生,做好心理防護網。

2020/09/16 | 蕭雲

【12港人送中】港大生臨走前向對象表白,遺憾女生當時未明白

Z媽說郭一直陷於糾結,既自知身負暴動罪嫌,不忍牽累情之所鍾;卻唯恐雙方情誼只是出於對方憐憫,總要尋個水落石出。

2020/08/15 | Louis Lo

【圖輯】31歲取得高中文憑,96歲大學第一名畢業,但老先生不太喜歡視訊教學

帕蒂爾諾住在位於西西里巴勒摩市的公寓,於93歲時註冊為巴勒摩大學(University of Palermo)歷史與哲學系的學生,從小就喜歡讀書,但他從來沒有機會好好學習。

2020/06/04 | Abby Huang

當夢幻職缺成為「海嘯第一排」,29萬青年大軍如何迎接「疫情下的畢業季」?

教育部預估今年將有近29萬名大專應屆畢業生,將在疫情風暴中步入職場,而就業市場的縮減,影響的不只是畢業生,也包括正失業的人,雙方都在競爭工作機會。

2020/04/27 | 讀者投書

《i世代報告》書評:緩慢成長的玻璃心世代,卻也是最注重安全的一代

《i世代報告》作者Twenge指出,i世代花越多時間在螢幕上,就變得越憂鬱;他們沒有變得早熟,而是更緩慢地長大;他們不是爛草莓,反而比上一代在工作上更加務實。但是,長時間上網導致憂鬱這個論點,也受到一些批評。

2019/12/10 | 廣編企劃

大學生學習從不同的角度蹲點台灣,用行動與創意服務偏鄉與部落

「蹲點‧台灣」活動由中華電信基金會和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共同主辦,至今第十一年,每年邀請大學青年以15至20天期間,至台灣鄉鎮、部落蹲點進行「一手服務、一手記錄」,至今已有超過40校80系500多位大學生投入,為自己也為全台70多個鄉鎮角落帶來改變的契機。

2019/11/15 | 李修慧

台灣至少7所大學願意收「港漂」學生:有的學費全免、還有的招攬香港老師

出了發出公告表示願意接收在港台生回台就讀,清大、中山大學、東華大學更具誠意,清大特別設立專線解答相關疑問,中山大學則表示,除了學生,也歡迎香港老師來台,東華大學則祭出「相關學雜費與住宿費全免」的優惠。

2019/11/14 | Lo's Psychology

由中大衝突看心理學補償機制

自卑感沒錯可以用警察權力來補償,但請把權力應用於無差別攻擊市民的721白衣人身上,而不是學生,這樣我相信每位市民都會感到警察是在幫助人民,而不是和人民對立。

2019/11/12 | 陳婉容

中大人,懇請你們與師弟妹站在一起

從來精英大學生都走在社會改革前線。韓國有延世大學,日本有東京大學,香港也有中文大學。我們是精英,同時也是underdog,是香港高等學府的反抗精神所在。中大人,我懇請你們,找個自己適合的位置,與中大師弟妹站在一起。

2019/11/12 | 譚蕙芸

身為中大老師及舊生,我目睹防暴警察攻入大學校園

11月11日之前,防暴警察不敢大搖大擺進入校園,更不會在校園範圍發射武器,或進行拘捕,這天,一切都被打破了。

2019/11/07 | 區家麟

中大畢業禮上,校長段崇智爆肚的一番話

段崇智願意略為放下身段,已得學生體諒,贏得一些掌聲。五個月來,林鄭政府無中生有,縱容警暴,觸發仇恨撕裂;大學校長們予人地位崇高的感覺,理應可以做得更多。

2019/09/09 | 李修慧

事故死亡率達9成,教育部希望「減少大學生騎機車頻率」惹議

2018年,有137位大學生交通死亡,其中128人是死於機車擦撞或自撞,等於因交通事故死亡的大學生中,有93.43%是因為機車事故。但大學生機車的死亡比例,是否真的比其他族群高?

2019/08/29 | 蕭家怡

O Camp,是咁的

O Camp 是否真如大家在媒體影像中所言,只有瘋狂玩樂?我覺得不是,起碼我經歷過的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