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RBG:不恐龍大法官》:性別歧視真實存在,我們要一件件打破它
如今已85歲的她,人稱「惡名昭彰的RBG」,仍持續對大法官的決定發表異議:他是保守派難以對付,但卻不得不敬佩的強大對手,也讓自由派支持者感到堅定、並擁抱著她這樣的「惡名」。有溫柔、有堅定,甚至使人又愛又恨——她精湛的倡議策略,是他為什麼會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大法官、如此令人敬佩的原因。
2019/03/06 | 法操FOLLAW
《法律女王》金斯伯格:美國憲法裡沒有「女人」,但也沒有「自由」
「女性為什麼要來佔據男性的名額?」這是女主角進入哈佛大學法學院時,法學院院長詢問女新生的話(當時500位新生中,僅有9位女性)。而法學院院長無理的提問,其實剛好反映了社會上對於女性的態度。
2019/01/23 | 李秉芳
保守派逆轉成功,美國最高法院5:4通過川普的「跨性別者從軍」禁令
2018年11月,美國司法部為避免案件審理造成長時間拖延,繞過上訴法院、直接提請最高法院就地方法院的臨時禁令作出裁決,高院隨後受理此案,因為加急審理、未就此案聽取辯論。
2019/01/09 | 法操FOLLAW
《憲法訴訟法》三讀通過:憲法解釋法庭化與新制的兩大疑慮
立法院三讀通過《憲法訴訟法》修法,將為我國憲法解釋制度帶來新紀元。《憲法訴訟法》的前身就是現行《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而本次修法的核心精神,就是使得我國《憲法》審查制度更趨向法庭化。然而具體審查伴隨著兩大問題:第四審疑慮以及大法官負擔過重。
川普的聯邦法官,如何「知法玩法」拆解歐巴馬健保?
川普政府與保守派友人,一步步拆解「破壞美國價值」的歐巴馬健保,看看美國當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組成,他們的機會之窗已經開啟,屆時那些獲得救贖、受到傷害的,分別會是誰呢?
2018/12/19 | Abby Huang
釋憲進入新時代:除了人民可以提「個案」釋憲外,一張表看懂《憲法訴訟法》改了什麼
在立法院25年來六進六出的憲法訴訟法,終於在昨(18)日三讀通過,除了聲請釋憲門檻下修,也增加了具名投票的規定。
2018/10/20 | 黎蝸藤
美國大法官提名碰上#MeToo,民主黨展現醜陋的選舉操作
民主黨打出Metoo牌,原本的用意除了阻擋卡瓦諾之外,還有動員選民在期中選舉站出來的動機。但這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刺激民主黨選民,也可以刺激共和黨選民。根據民意調查,民主黨搞砸了。
2018/10/17 | TIME
陸文斯基曾是我的實習生:為何指控卡瓦諾的女性帶給我希望?
隨著政治對手一再利用性醜聞來打擊男性,權利流轉也一次又一次上演,而爭議焦點永遠在於男性行為如何反映為人,從來不在於涉及的女性是否受到傷害。
2018/10/13 | TIME
為什麼福特記不起「當晚怎麼回家的」,卻肯定卡瓦諾就是侵犯她的人?
派屈克・雷希參議員又問她當晚記得最清楚的事情是什麼,福特說,「海馬迴無法消除笑聲的記憶,我記得他們喧鬧的笑聲,還有他們是如何把快樂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2018/10/08 | TIME
美國大學如何教導學生正視「不存在的偏見」?
直到現在,以沉默來適當表示不贊同的概念已經深植校園以及先進機構。如果川普仍用同樣糟糕的方式擅自定義和懲罰「仇恨言論」的權力,大家可能會更了解這種前車之鑑所帶來的危險。
2018/10/05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當#MeToo碰上政治惡鬥:美國大法官提名之戰
左右未來數十年美國重大司法爭議的大法官人選,捲入性侵和誠信疑雲,在#MeToo運動發酵的時代,成為兩大黨惡鬥最前線。
2018/09/29 | 李秉芳
美參議院「有條件通過」大法官提名,FBI將調查36年前的性侵案
司法委員會有條件通過卡瓦諾的提名案後,川普一反常態地冷靜,他說指控卡瓦諾曾性侵未遂的女教授福特是「非常可信的證人」、「非常優異的女性」,但又說自己「一點都沒想過」要撤換提名。
2018/09/05 | 李秉芳
拒和槍擊案受害家長握手,川普提名的大法官聽證會遭杯葛
民主黨人對川普上任以來提名的第二位大法官堅定反對,他們認為卡瓦諾的保守派立場,包括在婦女墮胎權及婚姻平權等議題上,會成為推動保守派議程的重要推手。
2018/07/10 | 李秉芳
川普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是誰?他在擁槍、墮胎、平權和環保都「偏右」
外界認為,如果卡瓦納成功進入最高法院,將會影響墮胎、槍枝權利、平權行動、宗教自由與環境保護等議題,可能會把分化的最高法院駛向偏右立場。
2018/07/02 | 羅元祺
大法官任命角力戰:川普將把最高法院打造為「保守派俱樂部」?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甘迺迪退休,看似川普從天而降的大禮,其實是共和黨的兩面刃。此次任命案將牽動年底期中選舉,以及未來數十年美國政治的走向,讓超然獨立的最高法院,成為兩黨權鬥的犧牲品。
2018/06/28 | 羊正鈺
曾寫下「同婚最美判詞」的大法官要退休了,30年來他總是關鍵第5人
德州農工大學法學教授潘羅茲就告訴法新社:「甘迺迪法官可能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法官。」「他雖然只有一票,但他的票,可以說改變了大部分的案子。」
2018/05/30 | 新公民議會
既然聲請釋憲了,年改正當性就讓大法官決定吧
一切的對立與抗爭,均應在憲法及15位大法官組成的憲法法庭護衛下一槌定音,若合憲就回家,若違憲就調整,讓紛爭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