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4 | 讀者投書
韓國瑜執政後三大藝文活動「取消」,高雄逐漸走回「文化沙漠」污名
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從身為候選人的選舉時期,直到擔任直轄市地方首長的今日,始終未將「高雄」這個城市放置於一個欲好好建設的定位上,對於文化政策面上的不重視,更是完全展現了韓市長無心於市政的最佳例證。
2019/12/04 | 方格子vocus
逼走「大港」迎來「不廢」,韓國瑜對音樂產業的無知正在傷害文化
任何產業要能夠持續發展,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健康的消費市場,就當這麼多的音樂人持續地為台灣的音樂市場努力時,卻遇到了韓國瑜跟他的高雄市府團隊,他們只花了不到一年,就把大港開唱的售票體系變回了免費,一切從零開始。
2019/11/29 | 鹹派
2019火球祭賽後總結:專訪四組創作人,在「音樂祭毀滅元年」向滅火器致敬
2018年之後音樂祭出現了市場機制許多音樂祭都自然淘汰,但是第一屆大虧本的火球祭不但延續,在無數困難後還以更高規格的姿態完美演出。滅火器在樂團、創作的堅持有目共睹,對創作圈的投注與耕耘更是眾所周知,這也是火球祭的底蘊和溫度。
2019/11/13 | 鹹派
大港開唱的再生?凝聚各種自我認同的「火球祭」
在大港開唱,覺醒音樂祭都暫時熄燈的這個時間點,睽違一年又再舉辦的火球祭變得格外吸睛。火球祭的主辦滅火器樂團有非常鮮明的政治立場與搖滾姿態,讓台灣至今還有一場富含靈魂的音樂祭。
2019/10/15 | 蔡孟凱
大港開唱停辦:藝術若不能討論政治,那乾脆作歌頌兩蔣演樣板戲吧
社會永遠會需要藝術,同時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要求藝術不談政治、不碰議題、不談理念,正如我們沒有權利封上任何一個人的嘴或筆。
2019/09/21 | 公務門小三
高雄市府和議員都說「支持」大港開唱,為何大港還是不唱?
不是標案名稱內含團體名字的就叫「量身訂做」,更何況大港開唱是補助案不是標案,那些說大港開唱拿政府補助為何還要售票的人應該想想,難道政府補助Gogoro你就可以免費騎回家嗎?
2019/09/12 | 李修慧
被高雄政府「找麻煩」?大港開唱改口:說「停辦」太沉重,明年先休息
高雄市文化局表示,自2010年起,持續補助大港開唱的經費,鄭重澄清絕無「查水錶」。但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文創發展中心也證實,政風單位針對民代或外界質疑,曾循相關局處調閱大港開唱相關資料。
2019/06/12 | 鹹派
在「覺醒」前回顧「大港開唱」:你還有在喘氣喔?來自南部樂迷的親切問候
大港開唱、春吶以及覺醒為台灣的三大音樂祭,其發展脈絡、表演形式上都有所不同。在六月底「覺醒」即將開場之前,讓我們再一次回顧「大港」。許多樂團在音樂祭中有許多更新的嘗試,樂迷或許也為自己開發除了音樂季之外更多的聆聽方式及可能。
2019/05/15 | 鹹派
春吶走進來,高雄發大財?高雄市政府如何賠錢又摧毀獨立音樂場景(上)
當人們說我要去春天吶喊的時候,其實並不僅是表達自己要去一個名為「春天吶喊」的表演場合,絕大多數的人是在陳述,他要在春假這段期間前往南部墾丁的狂歡盛宴。
2019/03/22 | 鹹派
【2019年大港開唱】早鳥、鐵鳥,眾鳥雲集,朝聖大團也該來看點小團
對於已經是指標性音樂祭的大港開唱,獨立樂迷自然有不能不到的黏著度,樂迷有兩種,一種是朝聖型態,在兩天之內一口氣看到許多樂團,並看到一定要到音樂祭現場才能看到。一種則是同學會心態,大港開唱至今已經是第11屆,許多人從學生聽到結婚生子,每年就是在這場音樂祭中相見。
2018/04/12 | 吳易真
【人生。大港】已被船鳴聲制約,期待明年再進港
要說大港開唱是全台灣最「唱秋」的音樂季,真的一點也不為過。大港到底多「袂」多厲害?有如進香團的「二日樂迷」已被大船進港的船鳴聲給制約,明年,我依舊期待大港開唱!
2018/03/20 | 游千慧
【人生。大港】觸動靈魂的台語音樂人
爵士、大港、清唱、眼淚、時代、靈魂歌⋯重聽蔡振南的演唱,彷彿也漸漸了解,大港十周年之所以找他為封面人物的理由了——他是基層之聲的代表、一個時代精神的象徵,在音樂群魔亂舞的現代,他的存在即具有震攝與迴返的力量。
2018/03/15 | 大港開唱
【人生。大港】大港開唱爆卦
完售!第十屆大港開唱的票券依舊在活動開始前便早早銷售一空,創下連續三年全面完售的傳奇話題⋯在第十屆這個值得慶賀的時刻,外界對於大港始終有著許多好奇,也流傳著不少鄉野故事,自己的八卦自己爆,大港團隊決定組成謠言終止隊,娓娓道出不為人知的大港秘辛。
2018/03/13 | 鹹派
【人生。大港】要聽大港開唱,也要大港開吃!
大港開唱十周年盛會不容錯過,音樂要聽、活動要玩、美食當然也要吃個過癮,大港周邊美味食記,本篇讓你看得到也吃得到,所有願望一次滿足!
2018/03/04 | 鹹派
【人生。大港】台灣話與京片子都來大港開唱吧
回顧台灣音樂史,音樂的創作是不可能脫離政治而自由,或者說人本來就不可能脫離政治而自由做任何創作。流行歌曲本來就是描寫社會背景、個人心境及意志、或者作為運動的一個載具⋯關於台語創作的低迷和覺醒的歷史進程中,或是中國樂隊的互斥及接受矛盾情懷之間,對台 灣音樂史進行了解合該是一個不會損失的舉動。台灣話與京片子,都來大港開唱吧!
2017/06/24 | TNL 編輯
來自南方的怪物:專訪火燒島樂團
「我們不歌頌歷史,我們寫當下的生活。」火燒島的歌詞總是直白地描寫出年輕世代對台灣種種現況的不滿與反擊,咆哮著這一世代的血淚革命。
2017/04/09 | Ricardo
【Ricardo專欄】汽鳴聲中的音樂祭何去何從:側記2017大港開唱
這十幾年來,在音樂產業整體下滑及網路科技數位音樂的雙重夾擊下,演唱會與音樂祭似乎成了流行音樂世界最後的解藥。隨著近年大量的音樂祭活動興起,新舊、大小音樂祭想要分食這塊逐漸縮小的餅,卻沒人能扛起養成音樂聆聽族群的的苦工,年輕族群的聆聽習慣與上個世代的閱聽族群,早已走向不同的道路。
2017/03/25 | 邵容謙
朝聖音樂祭的不歸路:專訪街聲總監小樹
音樂祭這種活動有很古老的歷史,曾經人們利用音樂祭來酬神,像是台灣民俗中的野台戲那樣,古時候的音樂祭祭祀目的遠大於娛樂。到了今日,我們不再需要以神知名享受這些美好的事物,但去一趟音樂祭仍然像是一趟朝聖活動。